瑞格尔侯爵酒庄的跨世纪品鉴会

 
9月,西班牙著名的瑞格尔侯爵酒庄(Marques de Riscal)邀请我和他们一起,进行一场“时空之旅”,探索现代里奥哈葡萄酒的起源。这场品鉴会是在一个午后举行的,我和记者们与酒庄亲切的工作人员们一起,品鉴了从1862年起的29个年份葡萄酒。
 
这场品鉴会绝对是2022年全球最令人惊叹的品鉴会之一,一共有19世纪的9款年份酒(来自受葡萄根瘤蚜侵袭之前未经嫁接的葡萄藤),20世纪70年代之前的15款葡萄酒以及酒庄最近创建的Baron de Chirel珍藏系列的5款年份酒。
 
 
我曾经很担心,酒庄花了这么多钱让我飞到西班牙,在他们著名的酒店里招待我,可如果他们的葡萄酒品质不高,我可能很难客观地去给出评论。好在,这并不是瑞格尔侯爵酒庄第一次举办这样的品鉴会,他们所选择的年份酒款,是他们已经知道会表现得很好的酒,所以我的担忧是多余的。
 
这次的品鉴会是为了突出瑞格尔侯爵酒庄一款令人兴奋的,名为Tapias的新酒发布会。这款葡萄酒是由产自单一葡萄园,已有50多年树龄的丹魄酿制而成。Tapias的第一个年份是在10月的波尔多葡萄酒交易市场上发布的,通过波尔多的贸易体系来销售里奥哈的葡萄酒并不常见,但瑞格尔侯爵酒庄和波尔多葡萄酒贸易之间有着长期的联系。
 
 
1858年,卡米洛·赫尔塔多·德·阿梅萨侯爵(Don Guillermo Hurtado de Amézaga)创建瑞格尔侯爵酒庄时,他刚刚从波尔多那段自我放逐的时期中归来并且亲眼目睹了当地葡萄酒的酿制过程。回到西班牙后,他着手再现他在波尔多见过的那种酒庄,并且聘请了来自梅多克的酿酒师,阑珊酒庄(Chateau Lanessan)的吉恩·皮诺(Jean Pineau)来酿酒。他从波尔多引进了包括赤霞珠在内的葡萄藤,还购买了橡木桶,开始了革命性的橡木桶酿酒法。皮诺在瑞格尔侯爵酒庄酿造出第一个年份是1862年,主要用赤霞珠酿造,可能还加入了一定比例的格拉西亚诺(Graciano)。
 
19世纪70年代,根瘤蚜虫病席卷波尔多,使当地的酿酒业遭到了破坏。卡米洛侯爵此前与该地区商人的密切合作在此时得到了回报,因为在根瘤蚜虫病到里奥哈之前的20年里,他们就向波尔多出口了大量的葡萄酒。瑞格尔侯爵酒庄与波尔多历史悠久的绯杰酒庄(Barton & Guestier)有密切的合作,还在那里有自己的仓库。因此,在10世纪的最后20年,对于酒标的规定还不那么严格的时候,有不少来自瑞格尔侯爵酒庄的葡萄酒是以波尔多酒的价格出售。
 
但不幸的是,1989年,根瘤蚜虫病也席卷了里奥哈,并且迅速摧毁了该产区的葡萄园,而此时,波尔多已经重新种植抗性砧木,让葡萄酒生产回归到正轨。好在里奥哈的生产商可以借鉴波尔多的经验,很快开始重新种植葡萄藤,嫁接到抗病的美国砧木上。
 
 
令人惊讶的是,这场品鉴会上竟然有几瓶历史悠久的1862年份第一批黑诗南(Pineau)葡萄酒。瑞格尔侯爵酒庄通过储存这类第一批革命性的葡萄酒,开始了他们如图书馆般的酒窖。在为这次活动开了2瓶酒后,他们的酒窖中还剩下6瓶,这些都是现代里奥哈的第一批样本,如今依然保存在他们的酒窖里。
 
每一个年份的葡萄酒都储藏在酒庄的酒窖里,位于厚厚的砂岩墙内。如今,在酒庄内收藏着来自160个年份,超过142000瓶葡萄酒。值得庆幸的是,无论是自然灾害、内战还是政治冲突,都没有对这些收藏品造成任何破坏。酒庄用软木塞将这些葡萄酒密封,定期检查葡萄酒的年份,如果发现任何一瓶葡萄酒出现橡木塞的问题,整个年份都会重新封装——这是在监管委员会代表的监督下完成的。
 
如果有必要的话,工作人员会在打开的酒瓶内装满同一个年份的葡萄酒。然后在塞上新的软木塞之前,会在顶部的空间充满氮气。
 
 
酒窖里那些较老的葡萄酒,甚至早于特级珍藏(Gran Reserva)法规创立的时间,但由于它们在橡木桶中陈年了3-4年,这些酒的风格与现代的特级珍藏酒款很接近。这些葡萄酒都是特意在橡木桶里经过了长时间的陈年,以求在装瓶前有足够的稳定性。
 
在品鉴这些葡萄酒时,每瓶酒都是在品鉴室内开瓶,以确保在取出旧的软木塞过程中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工作人员使用烧红的火钳,通过热冲击将瓶子的颈部折断,折断的部分要低于软木塞的高度。酒瓶在静置后,确保沉淀物已经沉淀,葡萄酒可以直接倒出来。这些葡萄酒实在太脆弱了,无法承受醒酒过程中可能带来的,与氧气的大面积接触。
 
 
那么这些葡萄酒尝起来到底是什么滋味呢?在后半部分的文章中,你可以看到我的酒评。
 
第一组葡萄酒是使用受葡萄根瘤蚜虫病侵袭之前的葡萄藤果实来酿造的,这些酒款与许多优质的强化葡萄酒有相似之处——酒液呈茶色,有复杂的咸鲜味,酒体结构丝滑,整体均衡,这些都是我在优质雪利酒、老年份的茶色波特酒或是马德拉酒中所追求的品质。
 
在较年轻的葡萄酒中,这些特征可以通过一些技术来实现,比如在比较温暖的温度下进行桶陈,或者将玻璃酒瓶储存在有日光照射的地方——这些做法都是有意将葡萄酒加热到不同的程度,来加快葡萄酒的发展。然而,这些特征本应是从葡萄酒进入橡木桶陈年后才开始的,在厌氧的条件下,在瓶中、凉爽黑暗的酒窖里,长时间的老化过程中,葡萄酒会发展得非常缓慢。
 
 
令人惊讶的是,所有这些葡萄酒都保留了它们的结构,单宁如丝绸般顺滑,并且都有不错的酒体。
 
很可能是葡萄酒良好的酸度和低pH值(3.4-3.77)有助于储存。酒精含量从1862年的9.1%到1863年的11.5%不等,按照现在的标准来看,这些红葡萄酒的酒精含量相当低。
 

1862年份
94分
这款酒拥有中等强度的酒体,酒液是充满活力的黄褐色。香气浓郁且复杂,带有皮革味以及一丝无花果和培根/伊比利亚火腿的香味,还带有烟熏和咖啡的气息。口感干爽紧致,带有肉味,喝起来很丝滑,酒体适中,所有葡萄酒的元素都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除了美妙的口感外,这款酒还有些焦糖的味道。酒体平衡,余韵悠长。
 
1863年份
93分
这款酒有中等的淡茶色,散发着蜜饯皮、巧克力的味道,还带有烟草叶气息。口感中等偏饱满,有令人垂涎欲滴的新鲜感,在口中非常丝滑,有浓郁的葡萄干味,还有轻微的蘑菇味。持久度很好,一丝酒精带来的暖意让收尾更加完美。
 
1870年份
92分
中等偏深的黄褐色,中心的颜色很深。一开始的香气有点不干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愉悦的味道逐渐消失。美味的蘑菇味占主导,还有些皮革和水果的味道。酒体适中,单宁非常细腻,有一定的抓力和果味。总体而言,这款酒有迷人的持久度,清新的回味和平衡的酒体。
 
1871年份
92分
中等偏深的茶色,香气诱人,以伊比利亚火腿味为主。味道可口,酸度活泼,散发着玫瑰花瓣的味道。在口中有类似巴罗洛葡萄酒的味道,口感浓郁且丰富,回味中带有蘑菇的气息。酒体平衡,余韵悠长。
 
1876年份
95分
中等偏深的茶色,酒裙的颜色保持得很好。带有烤木炭的味道,如巧克力般丝滑。口感诱人,有伊比利亚火腿和葡萄干的味道。酒体中等且圆润,带有令人垂涎欲滴的酸度,回味悠长,酒精带来的暖意让收尾更加丰富。
 
1884年份
94分
这款酒是深深的红褐色,边缘呈茶色。香气简单干净,整体非常和谐,有令人垂涎欲滴的酸度,带有葡萄干味的多汁口感,以及苦烟草味和咖啡味。酒体顺滑,余味中带有咖啡和蘑菇的气息。
 
1886年份
98分
这款酒是深深的红褐色,边缘呈茶色。香气清新可口,以伊比利亚火腿味为主。口感清新,有一定的颗粒感。在口中非常顺滑,带有巧克力味和皮革味。酒体平衡,回味悠长,有抓力。
 
1892年份
92分
中等偏深的红褐色一直蔓延到酒裙。闻起来有点软木塞的味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味道会慢慢消散。酒体中等偏重,带有雪松的味道和一点干桑葚、巧克力和尘土味。酸度令人垂涎欲滴,收尾时的果味有点淡,酒体结构有点粗糙。
 
1899年份
96分
深深的红褐色,边缘呈茶色。闻起来有蜜饯皮和玫瑰花瓣的香味,蜜饯皮等果味在口中也能感受到。口感中等偏饱满,带有淡淡的红色水果香味,还有浓郁的甘草味和打磨木头的味道。酒体平衡,余味清新协调,收尾中有咖啡气息。
 
 
这并不会令人感到惊讶,在这些葡萄酒中,有一部分酒款与我品尝过最古老的波尔多红葡萄酒(20世纪40-50年代)有明显的相似之处,都香醇可口,有成熟的口感,细腻丝滑的结构以及明显的红色水果味道。
 
受葡萄根瘤蚜虫病侵袭之前和之后的葡萄藤果实酿出的酒款,最引人注意的变化是:使用较年轻的虫害之后的葡萄藤果实酿出的酒款,酒液开始呈现出一些红色,但不是那种鲜艳明亮的红色。在我的品酒笔记中,1911年份之后的酒评里有相关的表述。我看过其他品酒师的笔记,他们认为红色在老酒中表现得非常明显,但我并没有看到。当然了,这有可能是因为他们坐在靠窗户那一侧,有更多的光线便于观察酒液颜色。
 
 
陈年的作用是为了确保个别葡萄酒的品种特性消失,令人惊叹的1945年份葡萄酒用的几乎完全是赤霞珠来酿造,而相比之下,同样优雅迷人的1922年份或是1964年份的葡萄酒,则是只用丹魄来酿造。
 
这三种葡萄酒都表现出了精细的单宁结构,很好的集中度,成熟的红色水果气息和森林地表的特征。而赤霞珠典型的黑醋栗果味则不见了,丹魄的辛辣感也消失了——相反,所有这些葡萄酒都表现出了一致性,我只能够联想到葡萄酒对于塑造它的葡萄园风土的表达。
 
 
1909年份
92分
中等红褐色,边缘呈茶色。泥土的香气中带有蘑菇的味道。口感清新多汁,带有一丝成熟的李子/梅干果味,美味的伊比利亚火腿味和甘草的味道。单宁细腻但有苦味,酒精含量较低,余味很淡,有些辛辣感。
 
1911年份
94分
中等偏深的红褐色,带有淡淡的红色。有浓郁的成熟李子/梅干香气。口感平衡多汁,酸度清新。有红色的甘草果味以及一些蘑菇的味道。酒精度平衡,整体圆润,有些单宁的味道。回味悠长,带有香料和成熟的森林地表风味。
 
1918年份
95分
砖红色的酒液,中心呈红褐色。有干燥的树叶、森林地表以及成熟的红色水果味道。口感丰富、温暖、和谐。中等酒体,顺滑、多汁。红色水果、树叶和森林地表的味道交织在一起。酒精平衡,回味很长。
 
1922年份
98分
中等的砖红色并朝红褐色发展。香气融合了烤面包的甜味和伊比利亚火腿的风味。在口中较干,有焦糖、成熟的树莓、森林地表和果味。这款酒拥有令人惊讶的浓郁度和成熟感,还带有辛辣的味道。
 
1924年份
97分
中等偏深的砖红色,中心的颜色非常深。香气非常独特,有类似氧化的橡皮泥和奶酪的味道。口感浓郁,带有干燥的烟叶和咖啡味道,有一定抓力,还有淡淡的紫罗兰香水和森林地表气息。酸度清新,酒精感为回味增添了些许暖意,让收尾更加圆润,余味持久。
 
1928年份
96分
中等深度的砖红色,带有茶色的边缘。复杂的香气,融合了烟熏、香料和森林花香,以及强烈的伊比利亚火腿味道。在口中有红色水果、树莓的味道,与森林地表味交织在一起,还带有一丝烟叶味。酒体中等,带有抓人的、有颗粒感的单宁。清新的酸度让口感更加有活力,回味悠长。
 
1935年份
99分
中等偏深的砖红色一直蔓延到酒裙。一开始的香气并不明显,但随着酒体打开,展现出森林地表的味道。口感如巧克力般丝滑,带有成熟的红色水果味。酒体中等,新鲜的酸度赋予了这款酒多汁的红色水果味。在口中,最初的丝滑圆润过后,有少许单宁感,口感很好。这款酒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柔滑、悠长以及协调的回味。
 
1936年份
94分
中等砖红色一直蔓延到酒裙,中心色泽非常浓郁。咖啡、森林地表和成熟的红色水果香气结合在一起。美味的伊比利亚火腿味与成熟多汁的红色水果味道形成对比。良好的新鲜度让果味提升,接着会浮现烟叶的气息。酒体平衡,回味紧致可口,余味悠长。
 
1945年份
100分
这款酒非常值得称赞!中等偏深的砖红色,边缘几乎没有颜色。香气浓郁,带有红色水果味道。味道可口,口中充满碳烤的气息以及深色李子/梅干的味道。酸度令人愉悦,让果味更上一层楼。有雪松的味道,单宁结构细腻。酒精感为回味增加了一丝暖意,收尾带有红色水果和森林地表的气息。
 
1946年
94分
中等偏深的砖红色,中心是更深的红褐色。一开始闻起来有浓郁多汁的黑色水果与巧克力味道,醒开后散发出蜜糖、皮革和烟叶味道。有一定的颗粒感,带有成熟的森林地表、雪松、胡椒和辛香料味道。中段有成熟的红色水果味,带有培根脂肪和家具抛光液的味道。酸度清新,酒体平衡,余味持久。
 
1948年份
93分
中等偏深的砖红色,中心是茶色/红色。香气浓郁,酸度可口,有伊比利亚火腿鲜味和覆盆子果味。口感清爽,酒体中等,结构如丝般顺滑,有很好的新鲜度。酒精感平衡,回味中带有一些单宁的味道,余味适中。
 
1952年份
91分
中等偏深的砖红色。香气浓郁,酸度清爽,有石墨和树叶的味道。在口中有些松露、炭烤味、美味的培根、成熟的红色水果以及一丝森林地表的气息。酸度清新,与胡椒/辛香料味形成对比。中段的果味中带有一丝土味。余味如巧克力般丝滑,十分持久。
 
1955年份
85分
中等偏深的砖红色。闻起来有种特殊的硬纸板味,这种味道破坏了这款葡萄酒。在口中有短暂但鲜明的红李子/西梅/大黄茎果味。中段的口感如巧克力一般,还带有短暂、多汁的红色果味。余味适中,结构顺滑、圆润。
 
1961年份
97分
中等偏深的砖红色,有强烈多汁的红樱桃味道。口感和谐、顺滑、成熟、醇厚,融合咖啡和巧克力的气息。酸度清新诱人,多汁的红樱桃果味同样存在于长长的余味中。结构顺滑,酒精带来了一些暖意,让收尾更加圆润。
 
1964年份
99分
中等偏深的砖红色,浓郁的红色水果香气中带有辛辣的味道以及森林地表的气息。在口中非常新鲜多汁,有红樱桃、桑葚以及甜肉桂香料的味道。酸度活泼,酒精让收尾带有一丝暖意并增加了一定的酒体。
 
 
这一组较为年轻的葡萄酒提供了有用的对比。这些都是现代葡萄酒,酒精含量从1995年的13%上升到2001年份的13.5%,并在2004年份和之后的年份中达到了14.5%。通过pH值测量出的酸度较低并且更加一致,范围从3.54到3.67,这些葡萄酒有更加一致的风格。
 
品种特征在年轻的葡萄酒中更加明显,2011年份的Baron de Chirel Reserva是一款仅用赤霞珠酿造的葡萄酒,在赤霞珠酒款中脱颖而出。虽然没有凉爽气候下,赤霞珠典型的纯正黑醋栗味道,但它的颜色很深,有丰富的黑色水果味和紧致、细腻的单宁结构。
 
这些都是浓郁的葡萄酒,有丰富的果味,看起来陈年潜力不错。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葡萄酒仍然需要继续发展,从而充分展现自身的品质。
 
 
Baron de Chirel 1995
92分
浓郁的黑色/红宝石色,基本上不透明。闻起来有黑色水果的味道,口感馥郁,有黑醋栗叶的味道。黑色多汁的水果味道和森林地表味交织在一起,还有甘草核的味道。单宁有颗粒感,有一定的抓力。酸度清新,这些葡萄酒的元素很和谐地结合在一起。酒精给紧致的收尾带来了暖意。
 
Baron de Chirel 2001
93分
浓郁且不透明的宝石红色,颜色很强烈。有咖啡、森林地表和雪松、橡木的香气。口感优美,有黑色水果和浓郁的甘草味道。酒体中等,带有巧克力般的口感和皮革的气息。单宁坚实、细腻,有颗粒感。酒精为持久且集中的余味增加了些许暖意。
 
Baron de Chirel 2004
93分
浓郁的宝石红色,香气怡人,有浓郁的黑色水果味道和轻微的霉味。口感结构顺滑,有多汁的黑色水果味和甘草水果味。酸度很好,单宁细腻,让余味更加有抓力,没有涩味。余味长度适中。
 
Baron de Chirel 2010
92分
浓郁且不透明的宝石红色,香气浓郁,带有馥郁的甘草水果味道。在口中单宁细腻,有颗粒感,带有坚实、细密的甘草和接骨木果实味道,香气尚未完全打开。酒体中等偏饱满,酒精度很高。余味较长。
 
Baron de Chirel 2011
93分
浓郁且不透明的紫黑色。有馥郁的黑色浆果香气,带有一丝肉香味。在口中,有深色水果、甘草核和焦油的味道。酒体中等偏饱满,单宁坚实,果香浓郁。酒精感平衡且温暖。余味中带有美妙的肉味。
 
 
那么,我能从这场品鉴会中学到什么呢?毫无疑问,我可以放心地购买瑞格尔侯爵酒庄到目前为止的所有年份酒,并期待它们能够完美陈年。我得出的结论是:在瑞格尔侯爵酒庄的葡萄酒一上市就购买是很值得的。我学到最重要的一课是,随着葡萄酒的陈年,其所产地的风土会慢慢展现出来,从而让葡萄酒得以充分展现自己的真正风味。
 
这次品鉴会上展示了一系列的葡萄酒,这些酒款使用了不同的葡萄品种,生产技术也可能每年都有不同。但经过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的缓慢陈年,该产区的特点以及特定年份的特征最终都会展现出来。
 
 
我要感谢瑞格尔侯爵酒庄能够如此慷慨地与我们分享这些美酒,这绝对是一次令人惊叹并且独一无二的品鉴会!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