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 | 黛布拉·麦格:为希腊举杯

  行业里的人将葡萄酒当作一门认真的学问,还给它冠上“葡萄酒酿造学(Oenology)”这样高大上的名字;而行业外的人,只能将葡萄酒称作乐趣。多亏了古希腊人在语言上的创造,我们今天才能拥有“Oenology”或“Enology”这样的专业词汇。葡萄酒对于希腊人来说如此重要,以至于他们神话故事中的十二主神之一:狄奥尼索斯(Dionysus),便是葡萄酒之神。
 
葡萄酒杂志wine

黛布拉·麦格(Debra Meiburg MW)

定居在香港的美国人,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

葡萄酒专栏作家,电视人,葡萄酒讲师。本刊顾问。

 
  我们对古希腊人饮酒习惯的许多了解,都源于那些陶土制成的葡萄酒储存酒具。这些留存下来的容器被叫作“安佛瑞(Amphorae)”,在地中海地区的许多地方,甚至在海里都能被找到。这大大帮助我们加深对古希腊时代葡萄酒贸易的了解。早期的安佛瑞使用天然树脂来封口,如使用松木沥青来防止运输过程中的酒液泄漏。然而这些树脂难免会影响葡萄酒的香气,为此,我们充满智慧的古希腊人发明了一种松香味的葡萄酒。如今,我们将其称作“松香酒(Retsina)”,制作方法则变为向满载葡萄汁的发酵罐中投入松香块进行加味。对于葡萄酒新手来说,松香酒是新奇的事物。然而它的疯狂受欢迎,大大破坏了希腊葡萄酒高品质的声誉。不过下次当有人给你提供松香酒时,千万记得要尝尝。
  玻璃瓶是当今储存葡萄酒的主要手段,然而许多希腊人都会携带塑料壶去酒厂或者路边卖酒的地方,盛满酒作日常饮用。这样的塑料壶在法国或者澳大利亚的一些小酒厂或农贸市场上也能看见,诠释了一种“自带酒(Bring Your Own Bottle)”新解读。几个世纪以来,装载葡萄酒的容器也许不停在变化,可葡萄酒不变,它依然是希腊餐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有点像手机在中国餐桌上拥有的地位。

  布塔里(Boutari)是一个优质的葡萄酒生产和运营商,在希腊各处都拥有酒厂,包括在风景如画的圣托里尼岛,噢,那可是个又热又干燥的火山口,很难想象葡萄藤居然能在这等条件下茁壮成长。岛民通过将长长的葡萄藤卷成圈状,使其能保持距离地面较近。这样花圈形状的剪枝方法,使葡萄藤能抵御狂风、保护果实不受暴晒以及有效保持圈内空气的湿度。在广受嘉奖的凉爽的娜乌莎(Naoussa)产区,布塔里出产一款清爽的白葡萄酒,以及一款非常优质的中等酒体、带黑莓果酱风味的红葡萄酒。

  传统希腊葡萄酒常带有明显被氧化的气味,仿佛在倒入杯之前,已经被开瓶且被静置了好几天。古时候,由于被暴露在热和空气中,葡萄酒很难被很好地保护以免受到氧化或者过早老化的影响。特洛伊的英雄们早已习惯氧化口味的葡萄酒,以至于有那么一段时间,不少希腊葡萄故意将自己暴露在空气中,以获得这种氧化的效果。如今,希腊葡萄酒的趋势是呈现新鲜干净的香气。老式葡萄酒也许别具一格,但已被真正淘汰了。

  斯巴达人似乎总是往葡萄酒里面加水,也许是为了稀释酒精以便在驾驶双轮战车时更安全吧。稀释后的葡萄酒如此主流,以至古人们相信未经稀释的葡萄酒会引起精神错乱。我们许多香港人都在兰桂坊有过相似的经历。别担心,宿醉后第二天来一杯稀释过的葡萄酒,相信能有效帮助缓解你身体的失衡。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33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