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反”临时措施启动,有酒商已提前离场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对于澳大利亚葡萄酒而言,新冠肺炎疫情只是他们在2020年遭遇的黑天鹅之一。自11月末,针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反倾销以及反补贴的调查有了初步裁定结果,临时措施也已经启动。面临高额的保证金,与澳大利亚葡萄酒相关的葡萄酒企业会作出怎样的决定?
 
For Australian wines, the COVID-19 is just one of the“black swans event”they have encountered in 2020. Since the end of November, there have been preliminary rulings in the anti-dumping and anti-subsidy investigations against Australian wines, and interim measures have been initiated. Faced with a high margin, what decisions will companies related to Australian wines make?

 
  不到3个月,针对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双反”调查,有了初步裁定的结果。商务部先后初步裁定原产于澳大利亚进口相关葡萄酒存在补贴、存在倾销,并采用保证金形式实施临时措施,临时反倾销保证金的比率在107.1%-212.1%之间,而临时反补贴税保证金比率在6.3%-6.4%。


 
  “双反”调查初步裁定的结果对澳大利亚葡萄酒来说,意味着什么?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将会何去何从?
 
“双反”临时措施启动,澳大利亚葡萄酒成本价格增加2倍 
 
  11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发布2020年第59号公告,公布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相关葡萄酒反倾销调查的初步裁定,裁定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存在倾销,中国国内相关葡萄酒产业受到了实质损害,而且倾销与实质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并决定自2020年11月28日起采用保证金形式对上述产品实施临时反倾销措施,各公司保证金比率在107.1%-212.1%之间,但公告中并没有明确指出退还保证金的时间。


 
  从各公司保证金比率列表来看,绝大部分进口澳大利亚葡萄酒企业需要面临的保证金比率达到212.1%,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
 
  保证金以海关审定的完税价格从价计征,计算公式为:保证金金额=(海关审定的完税价格×保证金征收比率)×(1+进口环节增值税税率)。也就是说,一瓶完税价格是100元的葡萄酒,需要交纳的保证金金额高达239.67元。这对于进口商而言,无疑是一笔巨大的支出,尤其是流通资金较少的企业。
 
  12月10日,商务部发布2020年第58号公告显示:由于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存在补贴,中国国内相关葡萄酒产业受到了实质损害,而且补贴与实质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自2020年12月11日起采用征收临时反补贴税保证金形式对上述产品实施临时反补贴措施,各公司临时反补贴税保证金比率为6.3%-6.4%。

 
临时反补贴税保证金计算方式为:临时反补贴税保证金金额=海关审定的完税价格×临时反补贴税保证金比率;进口环节消费税保证金金额=(海关审定的完税价格+关税+临时反补贴税保证金)÷(1-消费税税率)×消费税税率;进口环节增值税保证金金额=(海关审定的完税价格+关税+临时反补贴税保证金+进口环节消费税保证金)×增值税税率。
 
同样以完税价格100元,按照绝大部分企业的反补贴保证金比例6.4%来计算:临时反补贴税保证金金额=100×6.4%=6.4元;进口环节消费税保证金金额=(100+0+0.64)÷(1-0.1)×0.1=11.82元;进口环节增值税保证金金额=(海关审定的完税价格+关税+临时反补贴税保证金+进口环节消费税保证金)×增值税税率=(100+0+6.4+11.82)*13%=15.37元;以上总计为33.59元。
 
  原先完税价格100元的澳大利亚葡萄酒,只需要缴纳11.11元的消费税和14.44元的增值税,总计成本为125.56元。而现在212.1%反倾销保证金239.67元以及6.4%的反补贴保证金33.59元,一瓶完税价格100元的澳大利亚葡萄酒总成本为373.26元,几乎较原先的多3倍。
 
不堪重负,有酒商提前或正准备离场
 


  在临时反倾销措施公告公布当天,九岸集团副总裁张海啸接受《葡萄酒》杂志采访时提到,进口商肯定不愿意支付这笔保证金,从而会改变公司的产品结构,进口其他国家的葡萄酒产品。葡萄酒品牌众多,可替代产品十分丰富。同时,他还提到,某些品牌的代理商很多是用信用证代理进口的,而保证金必须缴纳现金,如此一来,这些品牌的进口商减少成为必然。“报关行已经通知我们明天去缴纳保证金了,”11月27日一早就有酒商表示虽然他的葡萄酒仍在途中,并未到港,但是已经收到相关的通知。
 


  不过,很多行业人士都表示了自己的担忧:公告中并没有详细说明保证金什么时候会退。对此,张海啸认为,这一关键信息的缺失也会给酒商带来困扰。“Winter is coming,”他在朋友圈里写道。也有一些嗅觉灵敏的人士提早撤离这一“战场”。一位行业资深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危墙不立。”早在今年疫情好转、外贸和政策情况都不明朗的时候,他们就提早停止进口澳大利亚葡萄酒了。
 
  临时反倾销措施启动后,澳大利亚葡萄酒企业巨头——富邑立即作出反应,发布公告,宣布将实施一系列计划,以减轻该临时措施对进口至中国的特定类别葡萄酒的影响。
 
  作为被抽样调查的三家企业之一,富邑将继续积极配合中国商务部的调查。自调查开始后,富邑持续制订详细的应变计划,并会立即开展。这些计划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内容:推动TWE全球优先市场的增量增长。将奔富Grange、 Bin系列从中国市场重新分配到其他需求未得到满足的主要奢侈品增长市场,包括中国以外的亚洲市场、澳大利亚、美国和欧洲;增加在其他奢侈品增长市场中销售和市场营销的投资,从而推动和扩大奔富品牌销量和分布范围;将优质葡萄配额重新分配给其他优质,但供应严重紧张的澳大利亚品牌,包括Wynns、Wolf Blass、Seppelt和Pepperjack。


 
  对于中国市场进行商业模式上的提升,包括调整中国业务的运营和供应链模式,以及加速多国多产地产品线成长战略,将重点关注现有的法国品牌和潜在的中国品牌。
 
  深圳智德葡萄酒营销咨询总经理王德惠表示,没有想到初步裁定的结果来得这么快。他认为,对于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例如成本上升,压力加大,未来不确定性风险依然存在。因此,所有做澳大利亚酒的企业要思考如何进行战略调整。同时,做其他国家的进口商也要考虑未来可能的风险,整个进口葡萄酒行业或许都会变得比较谨慎一些。但同时,他也提到,进口企业不必过于恐慌,比如国家一直在强调要加大开放,国际化的市场氛围将会保持不变。尽管近几年中国葡萄酒消费量有所下滑,但是中国市场的增量空间依旧是最大的,只不过企业需要从国际环境、关税、汇率等多方面要多留意,要思考如何调整企业战略和市场的营销模式。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