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丨发型人生

  每天,从我们打开衣柜那刻起,就开始将不同的饰品添加在自己身上,以表达自己与社会的关系,衣着、发型、饰品甚至是手中的酒杯,都是我们为表达自己是谁的一部分符号。倘若不是这次采访,我也许永远也不知道,发型师也有着如葡萄酒一般十分感性的一面。他们爱美、爱酒、更爱生活。
 
 
文、编  Monique Lee   图  采访者提供  设计  G.G
 
  “发型与酒有一个很相似的地方就是都是‘可流动的液体’,发色的感觉也需要是流畅的,和谐地将人的内在美带出来。”在国外工作就养成喝葡萄酒习惯的Hilbert这样形容发型与酒的关系。“我比较喜欢新世界的葡萄酒,比如澳洲或新西兰的穗乐仙(Shiraz)。除了新世界以外,意大利的酒我觉得也是很有个性的,而且性价比很高。喝酒的习惯是以前在国外工作和学习的时候养成的,喝惯的都是新世界的酒,那时最享受的事情就是休假的时间,睡到自然醒,然后去超市买自己想吃的食材和想喝的葡萄酒,回家做一顿美味的晚餐。通常我都会买3-4瓶葡萄酒,做菜时开一瓶,一边做饭一边喝,配餐时开一瓶,餐后再开一瓶。”
 
  “我觉得发型师这一职业是感性的,但我们很多时候又需要理性地去工作。”喜欢电影的Raymond外表非常酷,可内心却总隐藏着一股感性的思绪。“因为我从小在香港长大,自然受英国文化的影响较大。我也很喜欢看电影,电影里的很多情节都会激发我的创作灵感。小时候,我第一次自己出钱去电影院看的电影就是《教父》,这部电影对我影响很深,我很喜欢卡邦年代那些黑手党的造型,非常具有魅力。我甚至会经常幻想自己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人。”
 
 
  “最近喜欢上勃艮第(Burgundy)的黑品乐(Pinot Noir),觉得它很特别很贵族,不常见,虽然整体感觉是较清淡的,但却有很多细致的变化。这和我喜欢短发的原因是一样的,个性且细节丰富,而且需要经常修剪,就像黑品乐一样,需要细心照料。”每天都转换不同造型的Kent最近爱上了黑品乐。
 
  “我没有想过自己成不成功这个问题,因为我觉得成功不是一个目的,而是你在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时自然而然会发生的结果。只要是我想要做的事情,顾客走出去那刻是感到幸福的,那对我来说就是成功。”总是很受媒体人欢迎的发型师黄世权最享受的不是获得成功的时刻,而是剪发与喝酒的美妙时刻。
 
  这些富有层次的人生都在用他们神奇的手,为一个个有故事的人剪出真实的自我。
 
 
 
Hilbert  Momo创办人
 
 
美发行业经验超过30年,香港籍发型师,在美国工作时养成了喝葡萄酒的习惯,最享受的事情是休假时自己做一餐美味的晚餐,一顿下来通常会喝掉3-4瓶葡萄酒。
 
W:一开始为什么会选择发型师这一个职业?
H:我是一个喜欢动手的视觉系人。从十几岁开始,我就发现自己喜欢漂亮的东西。当时我家人送我去加拿大读书,我瞒着他们偷偷换了专业,差点把我妈气死,后来,她慢慢发现我确实有这方面的天赋,那时在香港,我在家帮人剪头发,已经吸引了很多私人客户,每天都有人上门来,有一次有3个性格与风格完全不同的女生来找我,我妈全程观察下来,发现我真的很擅长与人交流,并把她们想要的发型剪出来,之后她就不再那么强烈反对了,但说到将其作为职业,家人还是一直存在偏见与不满的。
 
W:如何看待发型师这一群体在社会上的角色?
H:很多人都会认为发型师是没有深度的人。但在我那个年代,光是做学徒都要做六七年,再回来看现在的中国,大家都想着赚快钱,没有耐心去沉淀。所以一说到这一群人的生活方式时,很难将葡萄酒与这群人联系在一起。然而,无论是哪一个行业,经验与品牌价值都是需要沉淀的。我们每间沙龙的工作人员和发型师都不会多,我相信人的工作效率是可以提高很多的,每个人的价值也应该可以提高很多倍。我们这里最有价值的不是那些美发产品,而是我们的人。
 
W:发型师也是一个引领潮流的角色,你的作品会紧贴潮流吗?
H:潮流触觉是一定要具备的,这是我们的专业工具之一,但我觉得潮流并不适合所有人。美发行业始终是服务行业,发型是为客人服务的,所以我们要做的是找到适合客人的发型。然而,大部分客人其实都不一定适合最新潮流的发型,所以在具体的情况下我们也许会做适当的调整。相反,我觉得好的发型师需要有自己的风格和思想,坚持做自己满意的作品,自然而然会吸引到欣赏自己风格的人。服务为先,保持自我,这才是好的发型师。
 
 
W:那你的工作灵感来自于哪里?
H:我觉得自己像个收音机,每天都有很多不同的电波飘移在空中,自己首先必须是一个好的收音机才能收到好的信号。
 
W:觉得酒红色这个发色怎样?
H:头发与酒有一个很相似的地方就是都是“可流动的液体”,发色的感觉也需要是流畅的,和谐地将人的内在美带出来。发型师不能生硬地将某个发色套在客人身上。我觉得这种颜色适合个性比较张扬的人,斯文一点的人可尝试通过挑染来呈现。
 
W:葡萄酒在你生活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H:情人吧。不需要天天陪伴,但有时又想见,哈哈。
 
 
 
Raymond    080创办人
 
 
香港籍发型师,经常为名人明星提供美发造型服务。热爱电影,喜欢《教父》,只喝透明的液体如清酒、白葡萄酒。
 
W:一开始为什么选择这一职业?
R:我大学时是学美术的,所以那时身边的朋友大多都是设计师,也经常能接触到许多明星,而我那时对自己的专业不是特别有兴趣,反而对造型设计之类的东西感兴趣,于是就选择了这个职业。
 
W:你个人的风格受什么影响较多?
R:因为我从小在香港长大,自然受英国文化的影响较大。我也很喜欢看电影,电影里的很多情节都会激发我的创作灵感。小时候,我第一次自己出钱去电影院看的电影就是《教父》,这部电影对我影响很深,我很喜欢卡邦年代那些黑手党的造型,非常具有魅力。我甚至会经常幻想自己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人。
 
W:如何定义美?怎样的发型才算美?
R:我觉得每个人的美都是有不同的阶段的,我喜欢电影的原因也是因为我可以通过电影去透视不同的角色。所以在定义发型的美时,必须要先透视发型主人的个性。有个性的发型就算美,而且这种美是分不同阶段的。
 
 
W:那对于酒,你觉得什么状态的酒才是美?
R:我喜欢白色,所以喝酒我只会选择白色透明的液体,比如白葡萄酒、清酒。至于红葡萄酒,我觉得它背后的文化是需要互动的,容易投入,但却很有深度。鸡尾酒我比较喜欢马汀尼,除了它的外在很迷人以外,口味上我其实是觉得很难喝的,但依然拒绝不了它给到我的那种感觉。有时候觉得酒精就是一种感觉而已。
 
W:那你工作时会比较感性还是比较理性?
R:我觉得发型师这一职业是感性的,但我们很多时候又需要理性地去工作。当我是发型师的时候,我会很感性,但当我是管理者时,我就必须很理性。
 
W:自己在家会喝什么酒?
R:我会自己调一些简单的鸡尾酒,比如Gin Tonic。
 
 
 
Kent Poon   Tony&Guy市场经理
 
 
喜欢每天更换不同的造型,倾向于上世纪30、40年代的英伦风格,最近钟情于勃艮第的黑品乐。
 
W:请描述一下Tony&Guy的客户群?
K:主要以外国人、海归和一些潮流人士为主,比如媒体、模特、时尚设计师、自由工作者等等。
 
W:一个发型师的品味是如何培养的?
K:不能随波逐流。不能被潮流牵着走,每个发型师都需要有自己的思想。我鼓励他们多发展自己的个人兴趣,比如一个喜欢爬山的人和一个喜欢去pub的人,所关注的点是会很不一样的。我们沙龙这边也会有全球的时尚杂志。每年公司还会组织员工去一趟欧洲,实地感受那边的最新潮流文化,旅行是能多方位提高个人品味的一种方式。此外,我们还会经常尝试不同的酒吧,去寻找新的灵感。
 
W:品酒有一定客观的评判标准?那发型的评判标准又是什么?
K:首先,发型是一种潮流,所以不同时期都会有不一样的标准。另外,我个人觉得主要是看发型是否与人物的性格和风格相符合。比如他/她的穿衣风格、职业、社会地位、面型等等。发型的美感是需要综合很多因素去考虑的。
 
W:酒红色这个发色是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
K:之前一直都很流行棕色系,去年开始酒红色和紫红色都很受欢迎,我觉得这也是消费者思想更加开放的一种体现。当然,这些趋势受娱乐圈和时尚明星的影响很大。中国大部分女性其实都适合尝试这一发色,因为酒红色可以反衬出白皙皮肤的效果。而最经典的啡色与亚麻色系会一直流行下去。
 

 
W:可否谈谈你个人的葡萄酒喜好和饮酒习惯?
K:我一个月会喝3-5瓶葡萄酒,通常都是和朋友聊天的时候开一支,自己在家看体育节目的时候也会开一支,比如F1、花式溜冰,都是一些较为偏门的运动,所以我会喜欢喝勃艮第的黑品乐。除了葡萄酒,我还喜欢喝干邑。
 
W:喝酒会给到一个发型师什么创造的灵感?
K:确切来说,不是酒精令到发型师产生灵感,通常会是喝酒的地方和人启发他工作与创作的灵感。所以葡萄酒对我们而言,也会是一种很好的社交工具。
 
W:沙龙的VIP房有葡萄酒的选择吗?
K:我们的VIP房是一个相对私密的空间,有很多特别的产品可供客人享用。比如,高品质的音响设备、精致的巧克力,卡斯的各种产品以及不同的饮品,那其中是会包括葡萄酒的。葡萄酒方面,我们会选择易饮型的酒款,比如加州或澳洲的,而且倾向于半瓶装(175ml)。但是会点葡萄酒的客人不多。
 
 
 
黄世权   明镜台创办人

 
是城中媒体人最爱的发型师。由于很擅长一刀剪出精彩的发型而在业界享有“黄一刀”的美誉。其沙龙的毛巾架上放的不是毛巾,而是葡萄酒。
 
W:最喜欢这一份工作的哪一方面?
H:我很喜欢和人沟通,在现代这种浮躁的社会里,能与人面对面地沟通,我觉得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我觉得美发沙龙是一个很美妙的地方,可以与很多不同背景的人沟通,每天都不一样,每天都有新的故事。我在我的客户身上学到很多东西。现在我基本上都没时间服务新客户了,因为每天都有10个左右的老客户主动和我预约,顾客的素质很高,这种交流对我而言是一种学习,也可以建立起不错的人脉关系。我很享受这种工作氛围。
 
W:你是如何建立起如此多忠诚的客户群的?
H:很简单。逆向思维定位客户群,60元/位和300元/位的客户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们的消费能力和忠诚度。通常后者是属于社会精英阶层,比较挑剔但黏性很高的群体,他们对服务与产品的品质要求很高,我若想服务这群客户,那我就应该千方百计达到他们想要的高度。如果你让你的客户感觉到,找到你是他的幸运,那这才是市场营销的最高境界。所以,我们必须去了解这一人群的喜好与要求,比如他们平时爱聊的话题,他们对身边的人有何要求等等。
 
W:精英阶层一般会有哪些要求?
H:他们会有一定的审美习惯,偏向于低调又不失个性的发型。
 

 
W:一个成功的发型师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H:一个成功的发型师也是一个90%的心理师,因为这样才能做出客人想要的发型。
 
W:如何通过与客户的沟通去了解他们的诉求?
H:从他们的衣着、讲话的方式、语速等等去观察,比如语速快的人通常都比较高调。但有时也要善于发现顾客的内在。我觉得感觉是一种能力。用心去感觉就好了。这些都是作为一个发型师的乐趣,因为有些人外在表现出来的样子和他的内在是冲突的,发型师需要将其捕抓到并表现出来。
 
W:你欣赏的工作态度是什么?
H:主动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我从来不会去指挥我的员工做事,因为这样他们会变得没有思想。我更希望他们自己去发现问题并主动解决问题。同样的,我在剪发时也时常问自己两个问题:“这个客人的发型此刻最需要的一刀往哪里剪?”“剪完后还有什么可以改善的?”
 
W: 喜欢喝葡萄酒吗?
H:非常喜欢。我觉得葡萄酒和我个人的生活方式很吻合。通常会是在与朋友分享的时候享用,身边也有许多会喝酒的人。喝葡萄酒于我是重要事情的一种起航仪式和闭幕仪式。每当我决定要做或完成一件重要的事情时,那些感动的时刻都想喝酒。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