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丨赵荣:葡萄酒我从贵的开始喝

  葡萄酒打开了我心灵的窗口,虽然每一处看到的未必都是风景。20岁时的自己固然存在着无限可能,但却是青涩的、未知的;进入35岁之后,我已然觉得,自己是一瓶可以开喝的葡萄酒了。
——赵荣
 
 
文 林放(本刊总编辑)   
 
  赵荣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艺人、主播中,最懂、同时最爱葡萄酒的女人。我跟她认识将近10年,但一直没什么交往。6年前,《葡萄酒》杂志创刊,我邀请她担任创刊酒会主持,“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葡萄酒的中国时代,让我们举杯,祝贺《葡萄酒》杂志的诞生!”这一句创刊词就是透过她的声音传播出来的。之后我们再度失联,直至几个月前。
 
  几个月前,我曾专访过广东卫视的当家花旦吴瑕,从吴瑕的口中,我才知道她俩不仅是星海音乐学院的校友,还是好酒友,也才知道,赵荣,那可不是一般地爱葡萄酒。吴瑕管赵荣叫“酒鬼荣”——这可不是贬称,说这句话时,吴瑕满脸的肃然起敬。现在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她是6年来我们杂志举办的大大小小那么多场活动中最好的主持,因为专业、敬业,更因为那时的她已开始进入葡萄酒的世界,被美酒俘获。
 
  生于1979年的赵荣15岁时就离开汕头老家到广州读艺校,1998年考入星海音乐学院声乐专业,2001年当选“美在花城”冠军,从此踏上了主持人、演员、歌手三栖发展的道路,一路星光璀璨。一个有着严格家规,从来不沾烟酒的人,为什么最终会爱上葡萄酒?一个口口声声不会找当官和做生意的人做男朋友的人,为什么最终嫁作商人妇?你可以说是世界的奇妙,也可以把这个事当作葡萄酒去理解:年轻的时候,你不一定懂得它的味道。
 
  我们约在广州万菱汇五楼的空中花园采访,刚为人母的她身材保持得挺好,皮肤细嫩有光泽,自然大方,心态从容,尽管她常常自嘲自己“一孕傻三年”,但我还是觉得现在的她是我认识她以来最美的时候。
 
  这次采访对我来说也是一次美好的体验,好的采访是一种默契,也是一种暗示,可以任由话题在彼此间自然流淌。一些不经意的问答,也往往带有启迪和喻意——就像美酒,惊喜总在转角处。


 
W:本刊 赵:赵荣
 
W:你一开始喝就喝法国葡萄酒吗?
 
赵:我的第一瓶酒是澳洲酒,但还是偏好法国葡萄酒多一点。喝红葡萄酒,不少人都经历喝长城,经过长城兑雪碧这过程的,然后开始慢慢接触,慢慢上升。我没有经历过这个过程,因为我比较内向,我是有一点躲的,我虽然是做电视台这样的一份工作,但是平常除了工作外,就是躲在家里的那种。刚好,身边有几个朋友,葡萄酒喝得比较好的,他们带我,当然也是因为朋友间的氛围比较好,慢慢就觉得有意思了,发现这里面有很多学问。
 
W: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赵:大概是在2007年、2008年。
 
W:我记得你说过跟什么人在一起喝酒很重要。
 
赵:是的,因为他会教你,会讲一些知识、一些故事,怎样去品,怎样去感受。葡萄酒对于一些人来讲,尤其是对于那些开始没有喝到好葡萄酒的人来说,葡萄酒酸、涩,不容易入口,不会一下子就喜欢,当然,这也可能跟年龄有关系,葡萄酒不是你很年轻的时候就能够懂得它的味道的。

W:你记得最初喝的是什么酒吗?
 
赵:我记得那是一款奔富407,记得当时是半夜,与两三个朋友一起,第一次喝葡萄酒,当时觉得非常好喝,有不够喝的感觉。还有一款是拉塔希(La Tache),当时不是很贵,印象很深。
  后来慢慢地五大酒庄的酒基本都喝过了,喝了很多以后,以我的口感来说,我感觉不太喜欢澳洲葡萄酒,因为澳洲葡萄酒喝多了有点热气的感觉,有点上火。喝了一些如意大利、西班牙的葡萄酒后,我还是偏爱波尔多、勃艮第的葡萄酒,喜欢它们那种独特的味道。你看我的经历,确实跟很多人不大一样,我喝酒是从好酒开始的。
 
W:波尔多与勃艮第,你更喜欢哪里的酒?
 
赵:都喜欢,不过它们不一样。葡萄酒比较复杂,原因是需要看产地,看年份,看它的风土,看与食物的搭配。有些葡萄酒本身是很好喝的,但与食物搭配,有可能会产生不好的效果。吃饭的时候,可以找一些性价比高一点的,搭配食物就可以了。好的葡萄酒,最好饭后两三个朋友在一起慢慢品。
  勃艮第白葡萄酒,很多人说它是最配生蚝的,但是你拿特别好的勃艮第白葡萄酒去搭配,其实是不好喝的。你拿几百元的勃艮第白葡萄酒去搭配,那就对了。
 
W:在喝酒的过程中,有什么难忘的事吗?
 
赵:2011年,钢琴演奏家赵胤胤,就是带我喝酒的朋友,他和陈数在巴厘岛结婚,当时他挑选了一款叫凯隆世家(Calon-Segur)的情人酒,那款酒是老外求婚、结婚或者是纪念日时喝的,有红桃心的那一款,1999年份的,象征着天长地久。
  在婚宴上他说:明年我会搞一个周年纪念日活动,邀请大家去法国波尔多和勃艮第酒庄。第二年他真的组织大家去了,当时我工作特别忙,但又觉得机会很难得,因为那是我一直想要去的地方,最后还是排除万难,跟他们一起去了,那段旅程对于我来说特别难忘。
 
W:为什么?说给我们听听。
 
赵:第一次去法国,一般人都是先去巴黎,而我是先去勃艮第,接着去波尔多。在那里喝的酒又是传说中的罗曼尼·康帝(Romanee Conti),真的是很幸运。
  那时还不太懂得这支酒的意义,由于康帝很贵,有朋友就介绍说勃艮第有一个酒店,你必须在那里入住,中午在酒店吃饭时,买康帝这款酒,据说这是全世界售价最便宜的了。当时,我们5个人合钱买了一瓶,这瓶酒折合人民币大概4万元。打开那瓶酒时,只闻酒塞就已经很香了,我没有办法来形容喝那支酒,所有人都有朝圣的感觉,每次只倒一点点,然后再不停地摇晃,慢慢地闻慢慢地品,回来后都念念不忘啊。

 
W:我觉得你挺幸运的。首先,你一开始喝酒就没有喝其他的酒,只喝葡萄酒;其次,喝的葡萄酒都是从好的酒开始。这就像一个人开车,她一开始就开奔驰,她对车的理解和了解,在一个很高很高的层面上,当她开不怎么好的车,她就马上知道它的不好。从高往低,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起步。
 
赵:是啊,所以很多人都说我很幸运。我喝过其他的一些葡萄酒,我喜欢法国更多些。最近我也在作各种尝试,因为我还是想对其他的酒有更多的了解。
 
W:是什么原因让你喝葡萄酒?
 
赵:我们家有个家规,不能沾任何烟酒,本身我也是很听话的,从小就是一个乖乖女、好学生,只要我认定一种东西,没有人可以去说服我去改变的。这么多年我都坚持下来了,为什么开始尝试喝红葡萄酒?首先,当时我身边有懂葡萄酒的朋友,我喝得很放心;再就是那几年我工作得蛮辛苦,慢慢地积累到我的人很紧张,总是睡不好,差一点要吃安眠药了。后来,喝了点红葡萄酒后,感觉睡眠好了些,人开心了些,话也多了些,它反过头又让我睡得更好,这是一个很关键的点。
 
W:你喝过挺多酒,还有哪些酒是印象很深的?
 
赵:前几天有朋友拿来几支酒,然后说你挑一下吧,我一看三支有两支都是好酒。但是其中有两支都很新,是2010年份的,2010年份的新酒现在喝了浪费啊,新酒还是应该让她放一放,于是我就开了另一瓶1985年份的欧颂(Chateau Ausone),它又叫“诗人之酒”,知道的人比较少,不像拉菲、拉图那样有名,酒很特别,也很好。
  还有一次喝酒我印象很深,2008年,我与张达明一起拍了一档叫《吉星高照》的戏,他知道我喜欢喝葡萄酒后,就介绍并给了我十几本日本漫画葡萄酒书,书名叫《神之水滴》,由于是繁体字,而且是竖排的,我看不进去,就放在那里没有看。结果过了两年,又有一个朋友给了我一套简体版的《神之水滴》,直到去年我才认认真真地坐下来看,看了就觉得很震撼,很好玩的故事,原来日本还拍了个电视剧,我就找出来看,还把上面讲到的很多酒单发给朋友帮我买。当时就买到了一支冯内·罗曼尼(Emmanuel Rouget Vosne-Romanee Les Beaumonts 2005),它像水一样纯,也特别顺,顺到就像没有喝酒一样。
 
W:有试过名庄酒以外的一些酒吗?
 
赵:有啊,我现在热衷于寻找性价比高的酒,每次去香港,我都去九龙城找酒。我的最新发现是迪仙(Chateau Dissan),玛歌村,三级庄,不贵,很好喝,可以配菜,也可以单品,强烈推荐。
  前几天我还喝到一款香港人叫周伯通(Chateau Branaire-Ducru)的,很有趣。当晚我就做了一个梦:我一个人饰演两个角色,她们俩对谈,谈了很久,搞得我第二天早上起来很累。

 
 
W:你的酒量怎么样,一个人可以喝一瓶吗?
 
赵:最多一瓶,但是我觉得控制在半瓶是最好的。喝一瓶酒时,是几个人在一起,不停地有话题聊,有东西吃。
  我最近喝得比较狠,是有报复心理,因为怀孕,我都憋了一年了。
 
W:方便说说你和你先生的一些故事吗?
 
赵:我先生是广州人,做生意的,我和他在2001年时就相识,但我们没有什么往来,他也有约我,但我从不搭理他。因为我那时超不喜欢当官和做生意的人,也不喜欢广州人,当然也就不会找这类人当男朋友。我喜欢幽默、风趣、好玩的,有共同话题的……2012年的一天,我和朋友吃饭,他碰到我,我们简单聊了几句,那时刚好我家里要装修,我就问他有没有好的师傅介绍,他说行啊,介绍了个设计师朋友。我们慢慢地有了接触,后来发现那么多年过去了,人家不仅没结婚生子,还是那么喜欢你。再聊下去,发现我们对感情、对家庭的看法很接近,也有类似的价值观。我自己也反思,年轻时自己也谈过恋爱,为什么没开花结果,原因是自己事业心太强,总想着只有靠自己的努力,才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所以一直没有往家庭上想。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对你、对你的家人、对你的朋友那么好,时不时地还会找瓶酒来讨好你,就觉得他是能够跟你过日子的人。我跟他2012年底谈恋爱,2014年把结婚和生孩子这两个事一起办了。现在我就觉得,人生是一站一站的,很多话都不能说得太早。
 
W:葡萄酒有没有给过你哪些触动或感悟?
 
赵:喝酒跟人生真的很像,我们经常说你再怎么厉害,你也不知道下一个挑战是什么,下一个惊喜在哪里,或者缘分在哪里,转角遇到谁,你会遇到什么样未知的痛苦或者欢乐。就以同样一瓶葡萄酒来说,哪怕是同样年份,同样酒庄,可能运输的过程或存储的方式不一样,醒酒的时间不一样,你喝起来就会不一样,包括你刚开始喝和喝到最后时带给你的感受都不一样,它像极了我们正在经历的人生,不到最后,你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这个世界本来痛苦就多于快乐,但对未来我还是充满期待。
  葡萄酒打开了我心灵的窗口,虽然每一处看到的未必都是风景。20岁时的自己固然存在着无限可能,但却是青涩的、未知的;进入35岁之后,我已然觉得,自己是一瓶可以开喝的葡萄酒了。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