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茜·文·齐尔:此生认定葡萄酒

  “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葡萄酒大师的学习过程困难超出想象,但我就是一个以写作为生的学霸,这是我天然的优势。”——凯茜·文·齐尔

凯茜·文·齐尔 Cathy Van Zyl MW
葡萄酒大师学会教育委员会主席;
南非历史最悠久、销量最好的葡萄酒指南
《普拉特的南非葡萄酒指南》(Platter's South African Wine Guide)副主编;
全球杂志及网站自由供稿人;
担任南非以及国际多项葡萄酒赛事的评委。


 
  位于南非斯特伦博斯镇(Stellenbosch)的海德堡(Helderberg)拥有带有早期欧洲殖民痕迹的开普荷兰式建筑,以及可追溯到17世纪末的葡萄酒酿制历史。山区地形,降雨充沛,深耕的排水良好的土壤和风土的多样性使得这里成为广受欢迎的葡萄酒种植区,同时也居住着南非目前仅有的2名葡萄酒大师之一——Cathy Van Zyl MW。
 
南非考取葡萄酒大师第一人
 
  自1953至今,全球共有分布在五个大洲24个国家的391人通过了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葡萄酒大师学会考试,获得葡萄酒大师头衔。其中分布在南非的有且仅有2位。虽然这里是世界上6大著名的葡萄产区之一,占世界葡萄酒总产量的3%,但进口的葡萄酒数量并不多,而且多数价格昂贵,因此南非一直被认为是难以诞生葡萄酒大师的地方。当初就曾有一位葡萄酒大师与开普敦的葡萄酒专家就南非是否有可能有人考到葡萄酒大师而激烈辩论。开普敦的葡萄酒专家说:“永远没有人有办法在南非考到葡萄酒大师。”但葡萄酒大师说:“有一个南非人可以做到,那就是Cathy。”
  说起Cathy当初为什么会爱上葡萄酒,她开了个玩笑:“肯定不是我父母的原因,他们从来不在家里喝酒。”尔后Cathy开始认真地回忆起来,“小时候,每年一度的圣诞节我的祖父都会组织整个家族(约20人)去他的俱乐部聚会,并且以葡萄酒来搭配圣诞大餐。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当时喝的都不是什么很顶级的葡萄酒,但是比起单喝葡萄酒,餐酒搭配给我的印象要深刻得多。”祖父圣诞聚会里的餐酒完成了对Cathy的葡萄酒启蒙,而她最终爱上葡萄酒是她约18岁时候的事情。那时她的朋友们每周烧烤聚会时,都在喝朗姆酒和可口可乐,但Cathy不喜欢这么甜的饮品,于是选择了尼德堡酒庄(Nederburg Edelrood)的红葡萄酒,慢慢地小口抿,每个周末都可以喝上6-7个小时。相比起啤酒和烈酒,她始终比较钟情于葡萄酒。烧烤聚会的日子过去几年后,有一天Cathy邀请她的丈夫一起参加阿格斯海角自行车巡回赛(the Cape Argus Cycle Tour)。她的丈夫同意了,但条件是Cathy也要陪他参加一个葡萄酒的入门课程。从此Cathy参加了21次自行车巡回赛,也把葡萄酒的课程从入门读到了大师!
从没想过放弃,
把自己醒着的每一分钟安排好
 
  考取葡萄酒大师被公认是一个漫长又艰巨的过程。但Cathy说,她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当初她在英国参加葡萄酒大师候选人培训班,只花了半个小时就确定葡萄酒是她一直在寻找的那份值得投入一生去追求的事业。在随后的学习中,她在第一轮就通过了理论考试,品鉴考核也在第二轮顺利地通过了。Cathy说:“我就是一个以写作为生的学霸,这是我天然的优势。不过最难的部分在于如何在南非找到我需要的葡萄酒来喝,我为此投入了许多金钱,也谢谢我慷慨的朋友们为我大开他们的酒窖之门。”在学习的过程中,Cathy认为葡萄酒理论知识体系和品鉴技巧是相辅相成的。举个例子,知道雷司令这个葡萄品种被种植在世界的哪些地方,以及在不同产区会有哪些不同的风格表现可帮助学习者更好地品鉴它。另一方面,可以正确地品鉴出酿酒所用的葡萄品种,比可以正确地分辨出酒款更加重要。“换而言之,”Cathy进一步解释道,“可以正确地判断出喝的是一款杰出的黑皮诺,它具有很好的复杂度、平衡度和陈年潜力才是最重要的。有些人喝着普通年份的勃艮第葡萄酒,却判断其为勃艮第特级园佳酿,这就意义不大了。”
 
  考到葡萄酒大师的头衔后,她在葡萄酒行业里受到了重视,还被任命为南非历史最悠久、销量最好的《普拉特的南非葡萄酒指南》(Platter's South African Wine Guide)副主编。除了在南非当地做葡萄酒评委(如十佳长相思挑战赛、彼得·舒尔茨波特酒卓越奖(Peter Schultz Excellence Awards for Port)等),也开始走出国门,更频繁地到国外去担任国际评委(如品醇客全球葡萄酒大奖赛、悉尼国际葡萄酒大赛等)。因为连续几年为葡萄酒大师学会在法国波尔多主持年度研讨会,Cathy被任命为葡萄酒大师学会的教育委员会主席,并为自己的学生在葡萄酒大师课程,南非开普敦葡萄酒学院的讲座以及WSET的品鉴课程方面提供指导意见。身兼数职的Cathy习惯把自己醒着的每一分钟都安排好:每天从做背部运动开始,然后遛狗。早餐后检查电子邮件,随后开始一天的忙碌工作。她的工作分为三大部分:为自己的公关公司制定发展战略和写公文;以葡萄酒评委和记者的身份组织访问活动和写作;以及完成葡萄酒大师协会的教育委员会主席的常规工作。晚上是她留给葡萄酒学习以及收看美食真人秀《厨艺大师》(Master Chef)的时间。每天的行程都安排得很满,但如果有空闲的时间而且天气允许的话Cathy会去浮潜,看小说,或者在遛狗、健身、洗碗、去讲座的路上或做饭的时候听听下载到手机的音频书。
大师眼中的南非与中国葡萄酒
 
  1995年,Cathy移居到海德堡。历史悠久的传统酒庄、现代化的酿酒厂,以及几乎世界上所有的贵族葡萄品种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当地的葡萄酒庄和生产商(目前约170家)数量都在与日俱增,其中不乏开普敦的著名品牌。不过这里最为世人熟知的还是红葡萄品种的混酿。海德堡所在的斯特伦博斯也被称为“橡木之镇”,同时是葡萄酒的教育和研究的中心。当地有南非唯一颁发葡萄种植和酿酒学学位的大学—斯特伦博斯大学,南非很多杰出的酿酒师都是它的校友。离斯特伦博斯很近Nietvoorbij葡萄栽培和酿酒学院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实验酒庄之一,其试验农场分布在几个更小一级的葡萄酒产区,开展对新葡萄品种、克隆技术和砧木的重要研究。
 
  在Cathy眼中,南非葡萄酒有它的独特之处。对于符合大众市场的葡萄酒,南非和大多数阳光充沛的国家一样,出产新鲜风格,果味丰富,易于饮用的葡萄酒,同时价格十分实惠(例如和澳大利亚相比)。对于更表现风土或更适合品鉴的葡萄酒,在南非葡萄酒里也能找到富有矿物风味,结构复杂、有层次,同时透出丝丝微妙的缤纷果香的酒款,最值得一提的是,南非还拥有世界上最古老的葡萄栽培土壤,历史可追溯到大约10亿年前的第一个超级大陆!相比之下,法国夏布利的土壤也只是追溯到1.8亿年前的上侏罗纪时代。
 
  在与南非隔着印度洋相望的中国,2016年已经是Cathy第六年为上海葡萄酒挑战赛担任评委了。她对中国人对葡萄酒的热情感到非常欣慰。然而,她注意到波尔多和法国的其他产区,甚至是意大利的酒款仍然占据了中国葡萄酒市场的半壁江山。随着葡萄酒知识的普及以及教育的深入,中国消费者应该更有自信,去相信他们掌握的知识和自己的个人口味,并探索更多不同国家的美妙葡萄酒。要知道,酒标上产地写着“波尔多”并不意味着这就是一瓶好酒。搭配中国菜的时候不妨大胆尝试南非葡萄酒。比如吃辣菜的时候,水果风格的白诗南或微甜的琼瑶浆就表现很好。如果搭配北京烤鸭,那么皮诺塔吉(pinotage)或开普敦混酿(通常由皮诺塔吉、设拉子和赤霞珠混合而成)则是非常好的选择。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33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