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丽莎白·戈比:金字塔里的葡萄酒同样美丽

  “葡萄酒作为一种大众消费品,绝大部分消费者日常喝到的,仍是葡萄酒世界金字塔底部的产品。然而位于金字塔的下层,并不代表这些酒不好,不美丽。每一款酒庄出产的葡萄酒,都是酒农与酿酒师精心酿造的产品,值得被用心对待。”
  在热闹的地中海葡萄酒展上,我遇到了长居南法发葡萄酒大师伊丽莎白·戈比(Elizabeth Gabay MW)。满头银发的她看起来精神奕奕,笑起来非常爽朗。她旁边一位精练的银胡子先生递来一张名片:“我是大卫,伊丽莎白的老公。我在公司里负责市场和公关。”看到他名片上印着“哈佛大学MBA”的字样,我微微有点惊讶,夫妻一起接受葡萄酒大师的专访,我还是头一回遇到。不过他们两位风趣又友善,我们很快便愉快地交谈起来。
 
爱上葡萄酒是自然而然的事
 
  “我成长在一个非常‘欧式’的家庭环境里。”出生于1960年代的伊丽莎白,从小成长在伦敦。正如典型的英国中产家庭一样,他们热衷于夏日旅行。正是在少年时期的旅途中,伊丽莎白接触到了葡萄酒:“我不记得我喝过的第一杯葡萄酒是什么,但肯定是在法国南部的沙滩上。我有理由相信那是一杯桃红葡萄酒,想象一下,在蔚蓝的南法沙滩,凉爽的夏天,一杯清爽的桃红肯定是绝配。这也解释了我现在为何如此着迷于桃红。”16岁那年,伊丽莎白获得了她的第一本葡萄酒书籍,休·约翰逊(Hugh Johnson)的《口袋葡萄酒指南》。书的扉页上,写的是赠送人给她的留言:“我们知道你喜欢葡萄酒,所以选了这本书给你。”
 
  20岁的时候,对历史着迷的伊丽莎白在伦敦就读经济史专业,但仍然保持着对葡萄酒的喜爱。在一次去法国卢瓦尔河谷的游学中,她参观了许多酒庄。途中她开始用本子记下自己尝的每一款酒,并在后面简单地打上“好、一般与不好”的标记。记了大概十多款后,伊丽莎白想做得更好,于是她开始学习模仿休·约翰逊《口袋葡萄酒指南》里面的品酒辞的写法。这是她作为职业酒评人最初的尝试。
  从一位本科学习经济史的学生,到步入葡萄酒行业成为葡萄酒大师,伊丽莎白的职业路线转变也相当自然。做毕业论文的时候,伊丽莎白选择了“农业对地方经济发展的影响”这一选题。她开始参加许多关于农产品的学术论坛,更深刻地理解了土壤、经济与贸易道路的关系,而这恰恰是与葡萄酒产业息息相关的。“这些因素背后完美的逻辑关系深深地吸引了我。我开始认真地对葡萄酒产生了兴趣”。然而当时的伊丽莎白,除了对葡萄酒的浓厚兴趣,并没有掌握什么实际的理论知识。她记得有一次在餐厅约会,当时的男朋友点了一瓶南非的霞多丽,而她坚持“霞多丽是法国的。”男朋友客气地反驳她“霞多丽是一种葡萄品种。”当侍应把酒瓶拿来以后,伊丽莎白的脸微微一红,心里暗暗对自己说:“你得认真学习葡萄酒知识了。”
 
作为伦敦人,遇上葡萄酒的好时代
 
  1986年,伊丽莎白正式进入了葡萄酒行业。“我想作为一名伦敦人,80年代时在葡萄酒行业所拥有的优势是:当时伦敦对于葡萄酒的疯狂”。在那个年代,伦敦的葡萄酒市场上仿佛挤满了有钱人,处处都流淌着最顶级的名贵好酒。品酒会一场接一场地举行,拍卖会一场接一场地开。当时葡萄酒界的传奇人物史蒂文(Steven Spurrier,详见《葡萄酒》杂志97期大师访谈)不时在伦敦举办入场费昂贵的试饮会和拍卖会。年轻的伊丽莎白负担不起高额的门票,但她想方设法成为了现场倒酒的侍应,挤进了这高端场所。在那里,她接触到许多上好的葡萄酒款,见识了行家们是如何谈论葡萄酒,也借工作机会品尝到了许多好酒。史蒂文了解到伊丽莎白对葡萄酒的热情后,对她说:“你需要去系统地学习葡萄酒的知识,去读WSET吧。”于是1987年,26岁的伊丽莎白开始取得了WSET认证(当年还没有今天的二、三、四级系统),一年后取得了WSET 高级认证,紧接着她一鼓作气读完了两年的WSET Diploma课程。
  1993年,32岁的伊丽莎白开始了她的葡萄酒大师之路。本科研读经济史的伊丽莎白,身上似乎藏着学霸的基因,葡萄酒大师课程学习的第二年,她便顺利通过了理论和论文两个重要科目,不容易的是,这一年间,她还完成了人生中的另一件大事:婚姻。“我在一趟与家人去意大利的行程中,遇到了来自匈牙利的大卫。”伊丽莎白说着,与大卫对视一眼,两人眼中的爱意满得快要溢出来。“我们两个人立刻陷入了熊熊的爱恋中”大卫接过话来,似乎对爱的表达由他说出来更合适:“伊丽莎白的理论考试和论文答辩在我们的婚礼前四周完成,那时我们一天时间用来筹备婚礼,第二天的时间则准备考试,轮流进行,两手都抓,可忙坏了。”与不少女性葡萄酒大师一样,婚后的伊丽莎白为了考虑下一代的事,暂缓了葡萄酒大师的学习道路。直到1998年,伊丽莎白才最终完成了品鉴的考试。“带着一个两岁的小家伙,我成为了一名葡萄酒大师。”
 
  正如前面说道,1980年代伦敦葡萄酒市场的销售非常活跃,“当时的伦敦好玩极了!每一个晚上,我们都能找到不同主题的试饮会;每一个在学习葡萄酒知识的人,都像通了电似的,一场接一场地参加品鉴。”他们午餐的时候碰面、下午茶的时候碰面、晚餐的时候碰面,一碰面就开始聊葡萄酒。“甚至有的人,从早上起来吃完早餐后,就沉进了葡萄酒的世界。”“可为什么会如此疯狂呢?”我不禁问道。“那时的风气就是如此,葡萄酒的世界仿佛都围着伦敦转,一切与葡萄酒相关的人,都自动聚集到伦敦来。我们哪里都没去,便尝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酒。这与今天需要相当厚实的钱包,才能满足味蕾与好奇心不同。所以说那还是个相当幸福的时代。”
 
葡萄酒的圈子简直太小了
 
  “不过和现在比起来,活在当年也是各有利弊”伊丽莎白笑道。拿葡萄酒大师的学习举例,现在每一位葡萄酒大师候选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导师”,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都能通过导师的帮助获得解决思路。可在伊丽莎白那个年代,可没有这样好的待遇。“当年一切关于葡萄酒大师知识的学习,我们都无可避免地要靠自己。加上当年的科技远没有今天互联网资讯时代发达,翻书查字典都是刻苦的硬功夫。所以如今我们听到一些候选人抱怨说‘我的导师不理我’时,都觉得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对于伊丽莎白来说,当年考取葡萄酒大师完全是自己的兴趣所致,所以再难也不觉得累。“可今天再回头看考取葡萄酒大师走过的路,也许会产生不一样的想法。”同样的话,我也听伊丽莎白以外的葡萄酒大师说过,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葡萄酒大师的含金量也越来越高了。
  “葡萄酒大师学习过程中的难点在于,学习的同时大家还得兼顾谋生,这与在学校时能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学习上的生活模式很不同。因此许多葡萄酒大师课程的学员抱怨他们无法同时顾好学习和工作。”幸好伊丽莎白更多地将注意力放在学习过程中光明的一面。“然而许多优秀而美好的行业人士,都扎堆在葡萄酒大师这个圈子里,我在学习的过程中认识了许多大咖,这对事业也是一种帮助。”比如一些客人向她提到如何仰慕史蒂夫,可对她而言,史蒂夫就是一个时不时能见到的行业里的好朋友。“这就像一个圈子,外人看起来充满了光环,可实际上我们只是一群分享着相同的喜悦与激情的好伙伴!”“是的,莎拉简也这么和我说过(详见《葡萄酒》杂志94期大师访谈)”“哈哈,说到莎拉简,我有个小故事可以分享。”葡萄酒的圈子简直太小了!还在进行经济史学习时,21岁的伊丽莎白在《今日历史》杂志获得了她的第一份工作。还是办公室新人的她,认识了当时在杂志担任编辑助理的莎拉简。那时莎拉简负责食品方面的工作,作为伊丽莎白的上级领导,带着她参加了不少行业的会议。后来伊丽莎白成为了葡萄酒讲师,某天竟在学生名单中发现了莎拉简的名字!“当时我吓坏了,没想到昔日的领导成为了自己的学生。”伊丽莎白开怀笑道。
 
葡萄酒终归是大众的
 
  也许因为儿时在南法度过的美好时光扎根在伊丽莎白的心里,2002年,伊丽莎白和大卫带着孩子移居到法国南部的普罗旺斯。着迷于南法美丽的风土和当地文化,伊丽莎白开始接触越来越多法国南部的葡萄酒。加之大卫会说匈牙利语的优势,又为她打开了一扇了解匈牙利葡萄酒的大门。越来越多朴素的地中海葡萄酒背后的故事被伊丽莎白所知,而这些古老的产区、酒庄以及葡萄品种又使她深深着迷。学习历史出身的她,开始写下一个个这些被商业葡萄酒世界“遗忘”的葡萄酒故事。随着作品的累积,伊丽莎白慢慢打开了她在地中海葡萄酒世界的名声。越来越多的酒庄甚至产区开始向她伸出橄榄枝,她也乐在其中,在专业和兴趣的结合中走得越来越顺利。“但我知道,太过零散的葡萄酒产品,比较难在商业化的社会中走远。这些产品需要一个比较集中的代表。”于是伊丽莎白选择了普罗旺斯,或者说地中海葡萄酒的代表,桃红葡萄酒。目前她正潜心撰写一本关于全球桃红葡萄酒的书籍,预计今年能够完成。
 
  “在我品尝过许许多多的葡萄酒里,最为极致的一款,要属我还在进行葡萄酒大师学习时,和同学们一起在波尔多列级名庄之旅中尝到的。”那时伊丽莎白与同期的葡萄酒大师学生们一起参观波尔多的拉图酒庄,在垂直品鉴中尝到了一款1990年代初期的拉图正牌葡萄酒。“酒款的具体年份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我深刻记得,那一款酒我只能用‘美妙’来形容,没有其他的修饰,无法,也不应该对它做什么技术性的分析。那一口酒只因作为一种纯粹的享受。”可在伊丽莎白看来,这样顶尖的葡萄酒,注定只能被极少部分人享受到。即便作为葡萄酒大师的她,也无法想象将这样的佳酿作为每日饮品。也正应如此,她更坚定了向世界推广仍未被广泛接受的地中海葡萄酒的决心。“葡萄酒作为一种大众消费品,绝大部分消费者日常喝到的,仍是葡萄酒世界金字塔底部的产品,这符合社会运转的逻辑。然而位于金字塔的下层,并不代表这些酒不好,不美丽。每一款酒庄出产的葡萄酒,都是酒农与酿酒师精心酿造的产品,值得被用心对待。作为一名葡萄酒大师,我有责任让这些美丽的葡萄酒,与更多消费者一起分享他们生活中美丽的时刻。”如此对葡萄酒的热爱与使命感,不正是葡萄酒大师这个群体可爱又值得尊敬的地方吗?
 
伊丽莎白·戈比
Elizabeth Gabay MW
葡萄酒大师、历史学家、独立酒评人、
地中海葡萄酒与桃红葡萄酒专家、多项国际葡萄酒赛事评委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33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