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丨谁成就了教皇新堡?

  历代教皇都是优质葡萄酒的拥趸者,阿维尼翁历史上的7位教皇虽然昏庸腐败,毫无建树,但却成就了法国葡萄酒金字塔上的一代名酒,如果没有他们的推广和影响,今天的教皇新堡恐怕还只是罗纳河畔的一隅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
 

教皇新堡葡萄园里遍布大小不一的鹅卵石,当地人称为Gelet。
 
文、编  Emily    设计  DEVIL
 
  西方《圣经》有云,耶稣曾在最后的晚餐中说“葡萄酒乃吾之血,面包乃吾之肉”,所以有修道院的地方就有葡萄园,葡萄酒被基督教徒视为圣血,被选为圣酒的葡萄酒更是教会弥撒不可或缺的祭奠之物。根据加利福尼亚葡萄酒学院去年出炉的“世界人均葡萄酒消费量最多的国家”,作为天主教教宗国的梵蒂冈人均葡萄酒消费量位居榜首。历代教皇都是优质葡萄酒的拥趸者,法国著名的“教皇新堡”(Chateauneuf-du-Pape)葡萄酒的成名就得益于历史上当地驻扎过的7位教皇。
 

远瞰阿维尼翁城(Avignon)。
 
  教皇新堡是法国罗纳尔河南部最闻名遐迩的葡萄酒产区,这里的葡萄酒可由13种葡萄品种混酿而成,以丰腴饱满的酒体和浓郁的香料气息而著称。其法语名(Chateauneuf-du-Pape)可直译为“教皇的新城堡”,缘由14世纪时,教皇克莱蒙五世(Pope Clement V)在法国当选为教皇之后,并没有前往罗马上任,而是将教廷迁移到了法国南部的阿维尼翁(Avignon)城,此后共有7位教皇在这里居住过,时间长达70年。《旧约》中上帝为了惩罚背弃神意而自选的以色列人,迫使他们被巴比伦人奴役了70年。后世认为这些在阿维尼翁待了70年的教皇们也是受到了上帝的惩罚,因而这个时期的教皇们又被称为“Babylonian Captivity”(巴比伦之囚)。 
 

Domaine La Barroche酒庄酒窖。
 
  那为什么新教皇没有到先前教廷所在的罗马就任,而是转道阿维尼翁呢?说起这个,我们还是要回到教皇势力由盛转衰的14世纪时期。从1096年到1290年,历史上共发生过8次十字军东征,这些打着收复圣地耶路撒冷旗号的远程战争敛取了大量的金银财宝,唯恐死后灵魂遭受谴责的十字军们无不购买免死符,慷慨解囊地向教会捐赠,毋庸置疑,这是教会历史上最为兴盛的时期。然而盛极必衰,利益产生争斗,世俗君主和教会的关系日益紧张。此时的法兰西出了一位智勇双全的国王–腓力四世(Philippe Ⅳ),这位人称“美男子”的国王能征善战,野心和贪婪都不小,很看不上教会和教皇的霸道专制,于是他煞费若心地把罗马卜尼法斯八世从教皇的位子上拉下马。当罗马教廷乱成一气,为新教皇的选举而争得乌烟瘴气时,腓力四世很快扶植自己的好友波尔多大主教Raymond Bertrand de Got上任,并在里昂加冕,这位新教皇就是历史上的“克莱蒙五世”。新教皇是个逆来顺受的性子,不知是害怕罗马教廷不承认自己,还是为了讨好法王,1309年,在利诱权衡之下他决定在法国南部的阿维尼翁建立新教廷。从此展开了与罗马教廷长达70年的分庭抗礼。曾经神权至上的教会势力在世俗君主权益的压迫下开始一蹶不振。
 

老藤葡萄树。
 
  新教皇虽然政治上唯唯诺诺,但他迁都阿维尼翁的决策却为后来教皇新堡葡萄酒的崛起奠下了基础。克莱蒙五世出生在波尔多的一个贵族之家,深谙葡萄酒之道,佩萨克-雷奥良(Pessac-Leognan)地区最古老的黑教皇酒庄 (Chateau Pape-Clement)就是他做波尔多大主教时的庄园,其哥哥不仅是一位红衣主教,还是一名小有名气的葡萄农。而他本人偶尔也很喜欢到葡萄园转转。据说,教皇克莱蒙五世曾使用一种在今天看来依然很先进的方法管理自己在波尔多的葡萄园,他还在流经波尔多城镇河流河畔的梯级葡萄园种植了大量的白葡萄。
 
 
  尽管早在教皇到来之前,罗马人就已在教皇新堡地区开始葡萄酒酿造,但教皇们才是当地葡萄酒最主要的推广者。独具慧眼的克莱蒙五世发现了阿维尼翁城北面村庄的风土潜力,他认为这些贫瘠的遍布着大块鹅卵石的土地非常适合种植葡萄,于是下令人们在此种植葡萄树。尽管当地的葡萄酒跟北部勃艮第公国闻名遐迩的博纳葡萄酒无法相比,但教皇却能在原始淳朴的葡萄园劳作中得到一定的慰藉,以排解傀儡生活导致的郁郁寡欢。
 

法兰西国王腓力四世(Philippe IV)。
 
  酒评家休·约翰逊(Hugh Johnson)曾在他的《葡萄酒的故事》中论述:神职主教由于能够创造一些奇迹,很受欢迎,他们的最伟大之处在于能够对农业生产进行有效的管理,而葡萄种植与葡萄酒酿造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相比克莱蒙五世,他的继承者约翰二十二世(John XXII)才是真正发展了教皇新堡教会葡萄园的幕后人,在他执政期间,阿维尼翁城北面当时称为Calcernier的地区成为了教廷的避暑胜地,并修建了一座雄伟的城堡别墅。这座历时16年才完工的建筑就是“教皇新堡”名字的真正来源。约翰二十二世下令让人们在城堡附近种植了大量的橄榄树和葡萄树。根据Apostoli Chamber文件显示,1334年教皇新堡的葡萄树总计达300多万株,相当于600-800公顷的葡萄园。当地关于葡萄酒的法令每年都有更新,直至年产量上升为3000多公升。每当节日来临,这些葡萄酒都会被来自欧洲各地的王公大臣们饮用,并整桶整桶地运往意大利、德国和英格兰,逐渐声名远扬。而教皇本人很喜欢自己领地出产的佳酿,并赐名这些葡萄酒为“Vin du Pape”(教皇喝的酒)。后世经常引用他的一句话“男人如同葡萄酒,有的会变成醋,只有最好的葡萄酒才能随着陈年而提高”。
 

教皇克莱蒙五世(Clémert V)。
 
  然而,教皇新堡出产的葡萄酒并不是一开始就叫这个名字,罗纳河谷葡萄酒专家Livingstone-Learmonth指出,18世纪时,当地溯游而上出口到法国北部地区的葡萄酒,只是简单地称为Vin d’Avignon(阿维尼翁葡萄酒),直到19世纪早期,一种名为Chateauneuf-du-Pape-Calcernier的葡萄酒才开始出现。直到1870年代葡萄根瘤蚜的爆发,教皇新堡葡萄酒的名望一直很稳固,这里也是法国首个建立法定命名(AOC)的葡萄酒产区。
 

教皇约翰二十二世(John XXII)。
 
  剩下的七位阿维尼翁教皇也都是无酒不欢的爱酒之辈,在此我们只是稍微介绍几位对教皇新堡葡萄酒有贡献的教皇。第三任阿维尼翁教皇本尼狄克十二世(Benedict XII)是一位非常严厉的教皇,据说,他的餐桌只允许出现来自罗纳尔河谷右岸的葡萄酒,诗人Francesco Petrarch曾毫不留情地将他描写为一个“积习成癖的酒鬼”。第五任尹诺森六世(Innocent VI)在上任为教皇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了不影响葡萄采收而改变了宗教列队的日期,他是一个相对节俭的老人家,喜欢当地出产的葡萄酒,尤其是来自教皇新堡的红葡萄酒。第六任乌尔巴诺六世(Urban V)和他的跟随者喜爱勃艮第胜过世间任何一种葡萄酒,他们认为“这种酒是上帝赐予的神酒”,在罗马呆了三年后,他终于爱上了家门口阿维尼翁出产的葡萄酒,并下令人们在教皇新堡种植了大量的麝香葡萄(Muscat)。
 

阿维尼翁教皇时代的酒农酿酒情景。
 
  1937年教皇新堡酿酒行业工会规定,所有的教皇新堡葡萄酒必须使用带有教皇标志的浮雕酒瓶,瓶颈处要印有教皇新堡的标识,即两把交叉的钥匙和一个教皇王冠,以彰现该地区葡萄酒与众不同的尊贵地位,这个规定一直沿用至今。
 

今日的教皇新堡遗迹。
 
  逝者如斯,当年的教皇们早已入土为安,历经法国大革命时期的混乱和二战期间纳粹的烧杀掳掠,曾经教皇们居住过的城堡也早已只剩残垣断壁,但教皇新堡地区的葡萄酒却依然被人们所熟知。中国古代南唐的李后主李煜虽然政治上无所建树,却有多首佳作名垂青史,历史何其相似,阿维尼翁历史上的七位教皇虽然昏庸腐败,但却造就了一代名酒,如果没有他们的推广和影响,或许今天的教皇新堡恐怕还只是罗纳河畔一隅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
 
 
参考资料
1.The Oxford Companion to Wine,Jancis Robinson
2.AOC Chateauneuf-du-Pape 网站之“The Vineyards Through The Ages”Robinson
3.Marvelous provence网站之“Wine and the Avignon Popes”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