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另一边的葡萄酒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澳大利亚国土辽阔。澳大利亚西部的珀斯和印度尼西亚的巴厘岛之间,仅有2600多公里的距离,但从珀斯到悉尼则有4000多公里。因此,澳大利亚西部所产的葡萄酒与澳大利亚东南部有如此大的差异也就不足为奇了。
 
Australia is a big place. The distance between Perth in Western Australia and Bali in Indonesia is just over 2,600 km, while it is over 4,000 km from Sydney. Naturally, it is not surprising that the wine produced in Western Australia is so different from those in southeast Australia.
 

 
  最近,我们有幸在格伦·古道尔的指导下品尝了西澳大利亚州的葡萄酒,格伦是玛格丽特河产区仙乐都酒庄的高级酿酒师。仙乐都酒庄有全面的产品组合,从长相思、桃红、设拉子,到加强型葡萄酒都有,但格伦只给我们展示了霞多丽和赤霞珠,这自有他的道理。


 
  西澳大利亚州的葡萄种植历史只有50年,但是这里的霞多丽已经吸引了国际葡萄酒评论家的注意。格伦将及归因于独特的霞多丽克隆品种:Gingin,它于20世纪50年代末被带到西澳大利亚州作为病毒指示品种。这个克隆品种身上有着种种不良的生长特点,包括:不良的坐果率、成熟不均(一束果实葡萄大小不均)以及低产量。然而在酿酒方面,这种低产量的克隆品种却有很高的皮汁比例,使葡萄酒有良好的深度和强烈的风味。
 
  格伦酿造霞多丽自有一套。他只采用桶内自然发酵并频繁地搅拌酒糟,以此创造出酸奶油般的口感,但不使用苹果酸乳酸发酵,以保持新鲜的酸度。格伦还会使用不同烘烤程度的橡木桶来影响葡萄酒,他称之为白桶(轻度烘焙)和黑桶(深度烘焙)。格伦将这种葡萄酒的口感与意大利面食作比较—中间有嚼劲,外面有奶油味。


 
  我们品尝了3款2017年份的霞多丽:DJL葡萄酒(为了纪念仙乐都酒庄的创始人约翰·拉根博士)口感轻盈,酸度爽脆,有白色核果气息。庄园霞多丽葡萄酒有一层层柑橘和核果味道,还有奶油般的口感以及清爽的酸度—这是我最喜欢的。珍藏霞多丽葡萄酒的酿酒葡萄产自最古老的葡萄园,酒体紧实,附带有细微的咸味,这样它在未来的3-5年中可以在瓶内进一步发展。
 
  除了这个克隆品种外,玛格丽特河产区成为葡萄酒理想种植地的另一个成功因素,是它的气候和地理条件。印度洋三面环绕,为产区带来了海洋性气候,将葡萄年份的变化降至最低。星罗棋布的多样土壤类型允许这里种植不同的葡萄品种。早在1967年,玛格丽特河就被认为是最像波尔多的河流。
 
  正因为这样,赤霞珠有完全不一样的表现。与澳大利亚另一边的赤霞珠不同,玛格丽特河产区的赤霞珠有蓝色水果、地中海香料气息和圆润的单宁等特征。格伦将此归功于南非引进的克隆品种:Houghton,它被公认为能酿造出玛格丽特河的优质赤霞珠葡萄酒。2016年份的庄园赤霞珠葡萄酒采用这种克隆,再加一点马尔贝克和小味儿多混酿而成,展现出丰富的鲜果味道,酒体结构良好,回味悠长。难怪这款酒赢得了2018年吉米沃尔森杯(澳大利亚葡萄酒界最具声誉的奖项之一)荣誉。
 
  霞多丽和赤霞珠是玛格丽特河的旗舰葡萄品种。如果说这个产区与波尔多产区相似,那么最显而易见的一定是赤霞珠。那么不产于波尔多的霞多丽呢?格伦耸耸肩说道:“也许波尔多从没有机会去尝试霞多丽。好吧,这也许就是旧世界原产地控制的缺点。”
 
谢德兰
酿酒师,有在英国、葡萄牙、南非等地的酿酒经验,独立酒评人。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