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地气游勃艮第

人人都在说罗曼尼·康帝,人人都在讨论这里高贵的黑品乐和明艳的霞多丽,人人都几乎知道红酒炖牛肉是多么的浓郁香酥,一夜之间,勃艮第成为了“高大上”的代名词。其实它是那么的平易近人,通透明丽,它就是它——人人都可以喝得起,值得欣赏的勃艮第美酒。
 
 
文 Anny Chen 图片特别鸣谢 勃艮第旅游局,第戎旅游局,BIVB 设计 张伟 
 
这些年来,随着波尔多葡萄酒的“大热”降温,勃艮第(Bourgone)这个词开始在国际舞台越发的亮眼。很多港澳台的饮家们在谈论自己如何爱酒时早已经抛开了“波尔多”这个惯用名词,而换成了勃艮第。人人都在说罗曼尼·康帝(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人人都在讨论这里高贵的黑品乐(Pinot Noir)和明艳的霞多丽(Chardonnay),人人都几乎知道红酒炖牛肉是多么的浓郁香酥,一夜之间,勃艮第成为了“高大上”的代名词。
 
我很遗憾却也很幸运地,去了法国那么多次都没有踏上过勃艮第这片土地,可能这是一种缘分,也是一个伏笔,正因为有了众多的经历与对比,才能够真正感受到将要遇见的那个它的美。在这个弥漫着丰收喜悦的金秋,我终于来到了勃艮第。从北至南走完这个被世人誉为葡萄酒“圣地”的产区后,意外地发现,它并不是那么地难以接近,它并不是如同贵族般拒人于千里之外,它甚至非常类同于广东人的生活习性,如果以一个英文单词去形容,那就是—Pratical,而以一个中文单词形容,它会是—接地气的。
 
如果说,勃艮第是一本故事书,那么每一个城镇便是这本书中的一个章节,一路看下去,便能真正明白为什么这里能够出产如此之优秀的美酒。
 
 
第一章:
第戎—猫头鹰之城
Dijon—The Owl’s Trail
 
如果勃艮第是一本书,那么第戎(Dijon)便是这本故事书的第一个最重要的章节。第戎是勃艮第省首府,也是通往勃艮第葡萄酒产区、前往探索其中小镇风光与葡萄美酒的起点,从巴黎搭乘TGV只需1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就可到达第戎。这个城市与法国其他城市相比更具亲和力,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市中心五光十色的各种商店、餐厅、酒吧林立,这里不仅拥有举世闻名的葡萄酒,还有世界闻名的米其林餐厅。融合了古老的古堡建筑,第戎市政府大力扶持这里的音乐、现代艺术和美食的发展,曾经觉得高高在上的一个城市其实是如此之平易近人。
 
提起第戎,不得不提起勃艮第菲利普公爵(Philippe le Bon),菲利普的几任公爵利用联姻、战争等手段大大扩张了勃艮第公国的势力,特别是整个吞并了几个低地国家,使它们成为了当时勃艮第的经济支柱。时至今日,区内还保留了历代勃艮第公爵所遗留下来的豪宅、古堡,流传着无数传说。勃艮第的葡萄酒之所以能够有如此高的品质也是因为有了菲利普公爵的大力扶持与推动。
 
走在第戎市的街道上,不用害怕会因为复杂蜿蜒的街道而迷路,因为全市遍布着22只可爱的猫头鹰等待着游客们自己去发现,这些猫头鹰标志(The Owl’s Trail)出现在每一个景点前的地上,还有编号,按照标志走就能够游遍整个第戎市了。
 
作为葡萄酒的其中一个重镇,在第戎可以找到很多家收藏了老勃艮第酒的老酒窖,它们表面上像是卖酒的地方,实际上更像是葡萄酒博物馆,跟着店主爬进狭窄而古老的地下室,在铺满了灰尘与挂着蜘蛛网的老木箱里可以翻出不少令人倒吸一口气的好酒老酒。这就是第戎,充满了活力,满载着故事。
 
 
第二章:
葡萄酒之路
Road Of Wine
 
从巴黎往南开,大概1小时便能到达勃艮第,而勃艮第的葡萄园位于第戎(Dijon)和里昂(Lyon)之间,绵延360公里(225英里)。勃艮第不是一个很大的葡萄酒产区,每个葡萄园分布零散而细碎,平均每个葡萄农拥有的葡萄园面积大概只有6公顷。站在田间,会发现有一块块小石头压在土地上,这个便是区分不同酒庄所属田的标志,对比起波尔多的高墙大院,这里或许真让一些不明所以的来者感到有点小气。但是,如此细碎的葡萄园条件却创造了享誉全球的高品质美酒。跟随着来自美国但生活在勃艮第多年的葡萄酒专家Stevie,我们一起驱车驾往勃艮第这条美得炫目的葡萄之路。
 
一大清晨,往博纳(Beaune)附近的葡萄园开去,遥远便看到云遮雾罩的黄金色葡萄田,这番景色同样是秋天,在波尔多地区却难以看到,虽然已是采收季,但波尔多的葡萄叶仍然呈现出绿色或墨绿色的颜色,而勃艮第这边的叶子是大色块的金黄色,火红色,深紫色,遥远看去如同塞尚的画作一般美妙。这也恰恰验证了金丘区(Côte d’Or)的风土气候特征:山坡位于重要的地质断层带,葡萄田位于山脊处,山丘较高处是硬石层,低坡处有较多的冲积土壤,所以这个地区经常笼罩着谷底的薄雾,虽然看上去很美,但这里也会经常出现不合季节的霜害,令葡萄比较难以达到完全的成熟。此行的目的就是参观金丘区的酒庄,金丘区由博纳区和尼伊区(Côte de Nuits)组成,这个区域的山坡宽度从1.5英里到0.05英里,勃艮第大多数最好的葡萄园都集中在这个很窄的区域内。
 
很多人觉得勃艮第葡萄酒很难理解,其实要挑选这里的葡萄酒非常简单。勃艮第最高级的是特级葡萄园(Grand Cru),共有30个葡萄园左右,主要位于夜丘区。每一级葡萄园都有独立的法定产区,使用单一葡萄园名称来命名,这个级别的葡萄酒价格不菲,但是品质也绝对有保证。下一个等级是一级葡萄园(Premier Cru),所属的村庄名后面可以标示出葡萄园,如果混合一个以上的一级葡萄园则会在村庄名称后面加上“Premier Cru”字样,虽然不一定比特级园有名,但是所有的庄主都会告诉你,他们这个级别的葡萄酒品质上来说不一定比特级的差。第三个等级是法定产区,可以使用村庄命名,我们一般把这类酒称为村庄级别酒(Village),追求性价比的饮家大可以在村庄级里找到自己所好。最后一个级别是等级条件较一般的葡萄园,这些葡萄园所生产的酒只能冠以勃艮第AOC的等级,谁说勃艮第没有廉价酒?
 
博纳丘区 (CÔte de Beaune)
 
博纳丘区(Côte de Beaune)在最初的时候名气并不是太大,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地区创造了世界最顶级的白葡萄酒。为了一探这个地区的真面目,我走访了几个比较有特色的酒庄。
 
路易亚都(Maison Louis Jadot),酒庄的葡萄园历史始于1826年,而酒庄正式创建于1859年坐落于博纳的心脏地带。连续三代由亚都家族掌管,现在的掌门人是Pierre Henry Gagey。路易亚都世家控制的105公顷的葡萄园中,超过一半是一级和特级的葡萄园。与路易亚都的曼奴娜女士一起品尝了2012年仍然还在橡木桶的几款白葡萄酒,每一款酒都来自博纳区的不同葡萄田,如夏沙尼-蒙哈榭(Chassagne Montrachet),默尔索(Meursault),边试边聊起2013年不如人意的天气情况,不知道勃艮第的人们是如何挺过这一关的。曼奴娜女士信心十足地告诉我,为了能够让全世界的路易亚都拥戴者们不失望,他们会对品质作出严格的控制,平衡传统和技术,除了着重于“风土气候”的最纯粹表达,还会采取最简单而奏效的酿酒规则:长时间浸泡,好年份的酒少用新的橡木,不用过滤或澄清剂,一切都为了证明路易亚都对地域特征的执著态度。
 
路易拉图(Maison Louis Latour),冒着午后的零星小雨,我走进了这家雄霸法国勃艮第酒业超二百年的家族品牌酒庄,他不但是声名显赫的美酒出口商,更是法国高德区域最大的葡萄酒园主之一。路易拉图始创于17世纪,现在拥有超过50公顷的葡萄田,所拥有的葡萄园横跨了整个金丘区。酒庄的产品皆为一级或特级葡萄酒,只选择好年份酿制及销售葡萄酒,故此其酿制的各类名酒,往往供不应求。最近,为了配合金丘区向联合国科教文组织(UNESCO)递交的“勃艮第金丘遗产田(Cote d'Or Climats)”的世界遗产名录申请,包括像路易拉图这类的知名酒庄已经对自己的酒庄酒窖进行了大面积的改造,无论是酒窖墙体所选用的油漆,到橡木桶的选择,土质层展示柜都有统一标准。如此大举措的改造动作证明了勃艮第人们正在努力向世人展示他们真正的魅力,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被这里的美酒所吸引。
 
夜丘区 (CÔte de Nuits)
 
在出行之前,我便规划好了夜丘的这个行程,说是到此一游心态也好,膜拜的心态也好,这个产区有着太多令人惊喜的地方。夜丘区包括尼伊圣乔治(Nuits-St-Georges),马沙内(Marsannay),菲桑(Fixin),哲维瑞-香贝丹(Gevrey-Chambertin),莫雷-圣德尼(Morey-Saint-Denis),香波-蜜思妮(Chambolle-Musigny),武若(Vougeot),冯内-罗曼尼(Vosne-Romanee),上夜丘区(Hautes-Cotes-de-Nuits)。其实这九个村庄并不大,开车的话一两天就可以游遍,但却有着非常多表现优秀的酒庄。
 
冯内-罗曼尼(Vosne Romanee)是一个非凡的产区。虽然这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但是一路上在街道晃过的酒庄标示牌都是如雷贯耳的。中坡处是罗曼尼·康帝(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右边是李奇堡(Le Richebourg),左手边是拉塔西(La Tache)。勃艮第的忠实粉丝来到这里是不是都有点耳晕目眩的感觉。
 
大家都知道罗曼尼·康帝有多高价,很多人都尝试在同一条村寻找性价比更高的酒庄,但即使是像勒桦(Domaine Leroy)酒庄的葡萄酒价格也是高昂得令人生畏。这一点连生活在布根地当地的人们也有同感,很多人就住在冯内-罗曼尼村庄里,自己的酒庄就在罗曼尼·康帝边上,几十年都没能喝过一杯罗曼尼·康帝。在没有喝过这条村的酒时,我一度觉得是不是有点被市场烘托得有点过的感觉,但那一顿午饭,在当地一家小餐馆喝了几杯沃恩-罗曼尼村的一级葡萄园酒后,那种如步天堂的感觉让我实在着迷。随后在勃艮第当地,巴黎市区,还有机场免税区疯狂搜刮这个地区的酒,但价格确实比其他产区的高出很多倍。
 
勃艮第的葡萄酒确实能够令人引以自豪,可以说,整个勃艮第上空都弥漫着一种葡萄酒的醇香,这里就是一个独立的葡萄酒王国,不用太高调的市场推广也让全世界人为之着迷。
 
 
第三章:
博纳—世界闻名的济贫院
Beaune—Hospice de Beaune
 
最近,国内的酒圈人士忽然间认识了遥远的来自勃艮第的这个城市——博纳,不是因为它是勃艮第金丘的心脏,也不是因为知道它在葡萄酒历史地图上树立了多少丰功伟绩,而是2013年11月的第三个周末,这里的一个葡萄酒拍卖会上,一位中国的女士一举拍下了131000 欧元的总统之桶(Piece des Presidents)。其实,2013年的博纳济贫院拍卖会已经是第153届了。恰逢153届之际的前夕,我也不能免俗地走进了这所济贫院。
 
博纳这个城市并不大,步行的话仅需1个小时便能把整个城市游遍。虽说城市不大,却占据着全勃艮第葡萄酒行业举足轻重的地位。如前文所说,菲利普公爵对勃艮第葡萄酒作出过很大的贡献,而博纳济贫院也是在他的扶持下建立起来的。1443年,勃艮第公爵麾下大臣尼古拉斯(Nicolas Rolin)和他的妻子莎林(Guigone de Salins)建立了这一所济贫院,以救助贫苦的病人。从那以后,济贫院一直以遗产捐赠为主要的经济来源,而这些遗产中包括众多的葡萄园。这种传统一直持续到了如今。博纳济贫院持有的葡萄园大部分位于博纳丘区的特级葡萄田和一级葡萄田,主要为红葡萄田。
 
博纳济贫院拍卖会始于1859年。它是勃艮第葡萄酒的风向标,有些人认为,这是提前一窥本年份葡萄酒品质的机会,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了解市场对这一年份的需求。无论如何,参加这个特别的拍卖会是一个体验勃艮第风土人情的绝好机会,只可惜拍卖会仅向业界以及私人买家开放。不过对博纳济贫院而言,在一年一度的拍卖会上销售期酒,则是资助其慈善事业的需要。
 
济贫院拍卖重点包括在周六、周日和周一举办的三个主要活动,被称为“Trois Glorieuse(荣耀的三日)”。周六的晚上,600名勃艮第品酒骑士会(Confrérie des Chevaliers du Tastevin)的成员和他们邀请的客人盛装打扮,齐聚武若酒庄(Château du Clos de Vougeot),参加一个庄重的晚宴。葡萄园环抱中的酒庄灯火通明,人们在这里吹奏猎号,发表演讲,并演唱勃艮第传统的饮酒歌,共度美好的夜晚。2005年,市长Alain Suguenot决定对传统进行一些改变。他提议邀请专业机构承办拍卖,并允许私人买家参与,使博纳济贫院拍卖成为一个更具国际性的活动。佳士得拍卖行(Christie’s)获得了承办权,从此成为了博纳济贫院拍卖的操槌者。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