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埃蒙特不只有一个梦想

  皮埃蒙特的葡萄酒脱去华美的礼服,就只剩下质朴的味道。这里最打动人心的,往往是那些简单的快乐,比如一家人一起做比萨,几代人一起酿造一款好酒。这里虽拥有昂贵的巴罗洛(Barolo)和巴巴莱斯科(Barbaresco),但那只是她颈上珍珠最华丽的两颗。这里真正的美味,是几代人共同坚守的家族传承,是敢于突破与创新的自由精神,是小村子里酝酿的大理想。
 
 
文、编、图 Monique Lee 设计  小翅
鸣谢 Wine Selection Sebastiano Ramello 
 
那些敢于实现梦想的人儿
 
  也许很多酒友对皮埃蒙特(Piedmont)的好奇是因为这里出产有“意大利酒王”之称的“巴罗洛”(Barolo)。然而,我第一次知道这个地方并对其产生兴趣的原因是因为Seba这个有趣的朋友。大约在我刚刚接触葡萄酒不久的时候,我认识了Seba,第一次我们喝着意大利第一总统庄(Luigi Einaudi)的巴罗洛聊着梦想。“很多人都坚信梦想是不可实现的,但于我而言,梦想其实是可以实现,而且人不能只有一个梦想。”他提出如此傲慢的见解时,大家都笑了。但Seba确实是有资本说这句话的人,他17岁的时候有环游世界的梦想,于是,在自家一楼开了一个Disco酒吧,火到世界各地的媒体都慕名而来采访。大赚一笔后,他拿着那些钱,去环游了世界三年。他很容易满足,不住大酒店,就算露宿野外,有星星陪伴也好。他说:“反正,人生最难忘的时刻,绝对不是住五星级酒店的时刻。”是的,这就是简单又自由的皮埃蒙特人,他是第一次让我明白,美味的皮埃蒙特酒是应该富有梦想的。
 
  皮埃蒙特的葡萄酒脱去华美的礼服,就只剩下质朴的味道。这里最打动人心的,往往是那些简单的快乐,比如一家人一起做比萨,几代人一起酿造一款好酒。这里虽拥有昂贵的巴罗洛和巴巴莱斯科(Barbaresco),但那只是她颈上颈上珍珠最华丽的两颗。这里真正的美味,是几代人共同坚守的家族传承,是敢于突破与创新的自由精神,是小村子里酝酿的大理想。
 
  我们每天都在追逐自己理想中的幸福生活。然而,到底什么是幸福?当坐在皮埃蒙特Seba家中,看着他妈妈从厨房端出热腾腾的意大利面时,我觉得那种一家人围在餐桌上分享一天收获的时刻是幸福的。“Monique,你要知道,美食、美酒和家庭是皮埃蒙特人最重要的幸福。”我环视周围,桌上丰盛的晚餐,橱柜里各式异国的碗碟与纪念品摆设,墙上挂着妹妹不同时期的艺术作品……妈妈是时尚买手,妹妹是艺术家,爸爸是企业家,哥哥是冒险家,这是一家敢于追求梦想的可爱人儿,一会儿说到妹妹在印度的画展,一会说到哥哥下一站的目的地,他们餐桌上总有着说不完的故事。来到皮埃蒙特的第一天,让我看到的是幸福与梦想。
 
 
雾中不只有内比奥罗
 
  到达皮埃蒙特的时期,刚好是当地巴贝拉(Barbera)葡萄的收获季节,我们选择了位于巴巴莱斯科村山脚下的一个酒店下榻,每天早上起来,都可以看到一个个披着薄纱的山丘和若隐若现的山顶城堡。此时的皮埃蒙特,进入了她最诗意的季节。
 
  皮埃蒙特最著名的红品种是内比奥罗(Nebbiolo),这是酿造意大利酒王巴罗洛与意大利酒后巴巴莱斯科的唯一法定葡萄品种,它的名字正是来源于意大利语“Nebbia”(雾气)一词,因为每年一到9月底至10月整个采收季节,皮埃蒙特就被雾气所笼罩,雾大时的能见度不达10米。此时,皮埃蒙特山坡上的葡萄树叶子正是层次最斑斓的时候,有的还是绿色,有的已转成黄色和红色。如果你熟知各种葡萄的基本特性,比如巴贝拉通常比酿造巴罗洛的内比奥罗要早熟,那么一眼望过去,便很容易猜到已转色那些的是巴贝拉,还绿油油的是酿造巴罗洛的葡萄树。看着那些在陡峭山坡上踏着雾气采收的工人,我才意识到,皮埃蒙特的雾中不只有内比奥罗,这里还有许多其他值得大家发现的珍宝。
 
 
  除了内比奥罗和巴贝拉,皮埃蒙特的红葡萄品种方面,不可不知的还有“小甜甜”—多却朵(Dolcetto),它们都是皮埃蒙特历史悠长的葡萄品种。其实在巴罗洛葡萄酒还未得到世界赏识时,这里最流行的葡萄品种其实是简单可人的小甜甜。老一辈皮埃蒙特人常说,内比奥罗是他们的面子,小甜甜才是他们的里子。其中,产自朗格(Langhe)地区的迪亚诺多却朵(Dolcetto Di Diano)被认为是上世纪40、50时代皮埃蒙特最重要的葡萄酒,它有着精致的红色水果香,明显的樱桃味,较低的单宁使得它更是平易近人,容易与当地各色菜式搭配。另外, 阿尔巴巴贝拉(Barbera D'Alba DOC)和阿斯蒂巴贝拉(Barbera D'Asti DOCG)也是当地人餐桌上的常客,大体上而言,后者的酸度与复杂度都比前者高。
 
  皮埃蒙特还有一种酒的受欢迎指数是远远超过酒王巴罗洛的,那就是我们熟知的大众情人阿斯蒂麝香微泡甜白(Moscato D'Asti DOCG)。这种带有清新麝香葡萄清香(音译“莫斯卡托”)的半甜微泡酒真不知俘获了多少女士的心,但其实酿造这一甜美型葡萄酒的环境一点也不“甜美”。如果想尝试点特别新意的朋友,就不能错过阿内斯(Arneis)和法沃里达(Favorita)这两种白葡萄酒,这里出产的白葡萄酒,除了有优秀的矿物味以外,还带有诱人又特别的花香,当然,霞多丽(Chardonnay)与长相思(Sauvignon Blanc)也是这里的宠儿。
 
 
一个酒庄有一个梦想
 
  我们循着酒香,自驾游拜访了皮埃蒙特的各个村头。在每一个酒庄里,我们都找到了不一样的梦想。
 
  第一站我们来到罗埃罗(Roero)的Palazzo Rosso酒庄,这个酒庄在18世纪前由意大利皇室拥有,19世纪末由Giachino家族接管。这是一个十分立志的家族,在很久很久之前,该家族的祖先还是为皇室服务的农民,梦想就是拥有一片自己的葡萄园酿酒。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将皇室的土地买了下来,建起了酒庄还有博物馆,并经过五代人的努力将酒庄的出品送到世界舞台,并获得多个国际专业葡萄酒比赛的奖项。在酒庄的博物馆里,我们看到了一代代人用过的葡萄种植与酿酒工具,看到了许多沾满了灰尘的老年份的空酒瓶,其中不乏名庄大牌。在酒庄里品尝的酒款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那款1997年的阿尔巴内比奥罗干红(Nebbiolo D'Alba DOCG),虽然阿尔巴内比奥罗干红一向给人较为简单与陈年潜力低的印象,但这款已有17岁的美娇娘在酸度与余韵上的表现一点也不逊色,依然充满活力。酿酒师告诉我,他们坚信皮埃蒙特不只有巴罗洛,也坚信同样用内比奥罗酿造的阿尔巴内比奥罗干红也能有精彩的表现。
 
  第二站,我们拜访了一个位于朗格心脏地带迪阿诺村庄(Diano D'Alba)的一家非常传统的酒庄,名叫Veglio Michelino & Figlio "La Collina Dei Re",同样由一个非常朴实的家庭经营着,家族连续五代在这里酿造葡萄酒。大家长Michelino老先生可以说是朗格地区酿酒时间最长的一位老前辈。坐在酒厂里,酿了70多年葡萄酒的他抓着我的手:“我们农民其实赚的钱真的不多,葡萄酒没有什么华丽的东西,光环都是那些可恶中间商或进口商平添上去的,我们只想平实地酿酒。”我看着他袖子上的泥土,敬佩之心油然而生。“在皮埃蒙特酿酒是件非常辛苦的事,你去看看我们后院那个种内比奥罗的山坡,陡峭得像你这样的小姐是不敢尝试的,但我们却在这里干了一辈子,每瓶不大昂贵的葡萄酒里都有我们的汗水。”他用十分认真的眼神望着我说。当说到“小甜甜”时,他欢喜得像个小孩:“我们年轻时最爱喝的就是小甜甜,现在也是,她永远是我们皮埃蒙特人老一辈的最爱,什么酒王,什么大牌子,其实都怪罗伯特•帕克和那些老想着填满自己口袋的商人,他们真的不知道我们有多辛苦!”酒庄除了出产两款较为有性价比的巴罗洛外,还有其他犹如老庄主一般朴实的出品,其中阿尔巴巴贝拉干红(Barbera D'Alba DOC )2013 和阿尔巴多却朵干红(Dolcetto D'Alba DOC) 2013这两款是世界上首次获得Migraine Police这一挪威机构认证的葡萄酒,这一认证是专门针对喝酒头痛的人群设计的,据该机构调查,世界上有10%的人会喝完酒后出现头痛的症状,获得这一认证的葡萄酒可以有效地防止这一现象的发生,但据酒庄反应,这一个项目还是实验的阶段。
 


 
  第三站,我们来到位于蒙费拉托(Monferrato)的Boeri酒庄,这个酒庄现在由两兄弟经营着,一个管市场,一个管酿酒,酒庄没有华丽的城堡和精致的餐厅,只有一个朴素的办公室与一个小小的酒厂,但却出产令人惊艳的阿斯蒂巴贝拉干红(Barbera D'Asti DOCG)。其中一款名为"Porlapà"的阿斯蒂巴贝拉干红2001在美国市场备受欢迎,被当地的媒体认为是意大利最好的阿斯蒂巴贝拉干红,也获得了《大红虾》(Gambero Rosso)杂志三杯奖中的二杯评级(三杯为最高等级)。经过18个月小法国橡木桶陈酿的Porlapà2001,经过岁月的沉淀,变得收敛起来,待半个小时后,才开始绽放,散发出成熟的黑色水果、巧克力与烘焙的香气,口感饱满,结构清晰,果香与木桶完美交织在一起。这又是一个巴贝拉的梦想在起航。
 
  第四站,是我满心期待的阿斯蒂(Asti),这里出产全球女士都为之倾倒的阿斯蒂麝香微泡甜白(Moscato D'Asti DOCG)。在去之前,我对这款大众情人的葡萄酒的印象大致是甜美与简单,直到参观完Cascina Fonda酒庄后,我才有了颠覆性的认识—所有美好的事物背后都有着一颗追求梦想的心与残酷的现实。残酷的现实是原来酿造阿斯蒂麝香微泡甜白这种葡萄酒是要求有特殊的设备,而整个意大利其实只有10家酒庄能做到从采摘到酿造全程一条线制作,我们所拜访的Cascina Fonda就是其中一家只专注酿造高品质阿斯蒂麝香微泡甜白的酒庄。酒庄出品不同级别与品质的阿斯蒂麝香微泡甜白葡萄酒,其中有一款叫“Driveri”是庄主两兄弟最引以为傲的出品。“Driveri”的意思是“碰触不到的梦想”,年产量只有几千瓶,香气十分复杂,充满着热带水果、蜜糖和烘烤面包的香气,口感饱满丰富,余韵有绵长的果酱味,庄主坚信,他们日益呵护的莫斯卡托葡萄同样能酿造出脱俗的尤物。
 
 
皮埃蒙特的梦之美食
 
  如果你来到皮埃蒙特还想着吃比萨,那就真的土豪了!这里是全世界最贵的白松露产地,所以当地很多菜式都会撒上一些松露片,再配上内比奥罗,简直是绝妙的搭配,这里也有闻名世界的生牛肉,连挑剔的日本人也不远千里来到这里一尝它的鲜美,当地人喜欢将其剁成肉酱,再加入柠檬与橄榄油一起搅拌成球食用。当然,富有创造力的皮埃蒙特人还喜欢尝试不同的新鲜菜式,他们追求精致的精神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他们的餐桌上与盘子里。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