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索诺玛发现之旅

  在葡萄酒市场上,加州葡萄酒的聚光灯往往只打在纳帕谷产区(Napa Valley),其实,与之一山之隔的索诺玛产区(Sonoma),也是世界公认的优质产区。本文作者亲身走访了这个还不为人所熟知的产区,从旅游胜地,到家庭精品,再到历史悠久的名牌大厂,为我们展示了一幅索诺玛的精彩地图。
 
 
文、图 华威 编 Kent 设计 JS
 
  在国内跟酒友聊起加州葡萄酒时,大家每每谈到的总是纳帕谷(Napa Valley),“纳帕”二字已然成为了加州的代名词。自1976年的那场“巴黎盲品”之后,加州葡萄酒可谓名声鹊起,纳帕谷甚嚣尘上,借势更是打造出一些比肩波尔多名庄的“膜拜酒”。我不得不承认,纳帕谷跟波尔多一样,在营销上是空前成功的!然而,在那场盲品中,获奖的霞多丽白葡萄酒(Chardonnay)其实大多数来自索诺玛(Sonoma)的葡萄园。《Wine Spectator》主编James Laube更评价索诺玛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产区”。与纳帕谷一山之隔,索诺玛更靠近海岸线,这里依山傍海,地形复杂,森林和林地占据了大部分的土地面积,不同的风土条件,让不同的葡萄品种得到了良好的发展,这个被公认的世界优质产区出产着高品质的霞多丽(Chardonnay)、黑品乐(Pinot Noir)、仙粉黛(Zinfandel)以及其他国际流行品种。
 
  加州的葡萄酒酿造从索诺玛起源,这里甚至被认为是世界最佳黑品乐产区。虽然没有纳帕谷有名,但索诺玛有许多有钱也买不到的好酒,因为那里的酒农觉得他们要做的是酿酒,而不是做生意。就像法国勃艮第(Bourgogne)一样,索诺玛葡萄酒的精彩等待人们去发现,于是,我的2014年加州之旅第一站,直奔索诺玛。
 
 
可兰庄园(Cline Cellars):体验剪枝
 
 
  从旧金山的金门大桥前往索诺玛只需45分钟的车程,我来到了此程的第一个酒庄—可兰庄园。酒庄位于索诺玛谷的腹地,由费雷德·可兰(Fred Cline)于1982年创立,并投重资,大规模搜集、培育树龄在80-110岁的古老葡萄藤,并且首先尝试在加州种植罗讷河谷(C?te du Rh?ne) 的葡萄品种,包括西拉(Syrah)、维奥涅尔(Viogner)、慕合怀特(Mourvèdre)。负责接待我们的首席酿酒师查理(Charlie)是一位个子不高的意大利后裔,他首先带我们游览了酒庄,这里有温泉、有鱼塘,还有一座加州赫赫有名的布道所博物馆。1769年及接下来的50年里,西班牙的布道所几乎遍布整个加州,也正是西班牙和俄罗斯的殖民者将葡萄传入加州。庄主费雷德将所有拍卖来的布道所模型摆放在这里展示,并按1:1的比例建造了缔造者塞拉神父模型。
 
  之后,查理带我们到葡萄园里剪枝,并亲自教授了主蔓修剪和灌木式修剪的方法。这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体验,也是我第一次剪枝,在冬天的早晨剪枝绝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首先要判断枝蔓的生长情况决定是长蔓修剪还是短枝修剪,查理让我保留2-3个芽眼,因此靠近主干的部分是比较粗的,冬天加上连日的干旱,枝蔓比较脆,要想一下子剪断还真是要花点力气。在众目睽睽之下,有点小紧张,剪了几枝便冒汗了。
 
 
  接着我们又一起参观酿酒车间,并品尝了不锈钢罐里2013年份的新酒。维奥涅尔(Viognier)天生属于芳香型葡萄品种,由于发酵未完全终止,酒精度还很低,喝起来有点似白桃汁;年轻的霞多丽则有些硬朗,酸度较高,喝起来似苹果混着菠萝的综合果汁,看来霞多丽还得需要橡木桶的陪伴方显英雄本色。
 
  品酒安排在庄园内一座具有160多年的石头屋内进行,这里有一款酒叫做“Ancient Vines Mouvedre 2012”,是一款超过100年的老藤慕合怀特。酒的背标很有趣,上写“秘诀在此”:打开竟然里面还藏有另外两张背标,分别写着葡萄园简介、品种历史介绍、品酒记录以及配菜推荐等等。另一款酒由三种葡萄混酿而成,分别是慕合怀特、西拉和歌海娜(Gernache),简称MSG组合,酒的名字叫做开士米(Cashmere),这不是羊绒的名字吗?果然,口感柔顺、饱满、丝滑,名副其实!至今我的行李箱上还贴着这个酒标。
 
 
昆德酒庄(Kunde Family Estate):电影胜地
 
 
  午饭时间我们来到了位于索诺玛谷的昆德酒庄,第五代庄主杰夫(Jeff)在门口迎接了我们,跟他一起的是一条非常可爱的狗狗—酷派(Cooper),据说还在训练期,跟杰夫形影不离。
 
  昆德酒庄是索诺玛产区最具历史的家族酒庄之一,也是索诺玛最大的酒庄,占地1850英亩,创立于1904 年,葡萄种植历史要追溯到1879年。这里曾是美国本土第一瓶赤霞珠干红(Cabernet Sauvignon)诞生的胜地,也是电影《云中漫步》、《酒业风云》的很多场景的拍摄地。
 
 
  杰夫亲自驾车带我们到1400英尺高的山顶,一边品酒,一边俯瞰整个索诺玛谷。杰夫为我们解释了太平洋的雾气如何进入山谷,以及夜晚海岸吹来的南风减缓了葡萄因白天过多的日照而过度成熟。
 
  为了保护生态环境和保持土地的可持续发展,只有700英亩用来作葡萄园,种植了20多个品种,余下的便是草地和树林,偶尔可以看到牛、羊等食草类动物。
 
 
  山顶的品鉴中,印象深刻的是2011年份的赤霞珠干红葡萄酒,结构强大,酒体优雅,得益于索诺玛谷的地理和气候多样性。酒庄的酒窖坐落在山下的一个洞穴里,占地3.2万英尺,墙壁裸露的火山岩约有500多万年历史。里面纵横交错的6000多只橡木桶有来自美国、匈牙利和法国,烘烤程度从中到重,各不相同。
 
  也许是因为昆德酒庄优美的环境,成片的葡萄园,或者是电影带来的宣传效应的缘故,这里也成了一个旅游和举办婚礼的殿堂,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新人来此举办葡萄园里的婚礼派对。
 
 
 
喜格士家族酒庄(Seghesio Family Vineyards):感受温差
 
 
  这是一座占地400英亩的酒庄,是索诺玛郡最古老的仙粉黛种植者之一。创始人Edoardo Seghesio家族最早在意大利皮埃蒙特也是世代经营着葡萄园,家中排行老二,依照意大利的传统,为防止由于众多子孙分配土地而使葡萄园的面积变得越来越小,只有大儿子才能够继承葡萄园,因此远渡重洋,带着对酿酒工作的热爱,选择加州索诺玛作为他葡萄酒事业的开始。
 
  喜格士酒庄离我们的住地希尔兹堡镇(Healdsburg)的H2酒店仅有5分钟车程,吃过早饭,9点整赶到酒庄,今天索诺玛种植者协会有一个产区介绍的大师班讲座,由奥纳小姐主讲,同时有四家酒庄列席,品鉴12款葡萄酒。索诺玛郡(Sonoma County)独特的地理位置及微气候,海洋雾气带来巨大的影响,使得这里昼夜温差最大达到25摄氏度。说起温差,在这里着实有了切身体验。早晨起来出门走走,突然觉得冻得头疼,一看手机的天气预报,是零下2摄氏度!结果9点后就可以脱掉外套,中午至下午25摄氏度,甚至可以穿短袖!
 
  在大师班上,我对索诺玛的气候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所谓的气候其实是取决于太平洋雾气的侵入以及云量的影响。在海岸山脉有一处Petaluma峡口的宽阔下陷地形,使得南部的葡萄园成为区内最冷凉的地区。在上午11点之前和4点之后经常被云雾笼罩。俄罗斯河谷是索诺玛最凉爽的AVA之一。离峡口越远,温度就逐渐上升。俄罗斯河谷出产的黑品乐,虽然依循了勃艮第的一些酿造方法和装瓶手段,但这里的风格与勃艮第还是有很大的差别:开放的红色浆果风味,而且有一定的陈年能力。霞多丽、仙粉黛、赤霞珠在索诺玛每一个AVA种植区内都各具产区特色。
 
 
肯德·杰克逊酒庄(Kendall-Jackson):白云下的家宴
 
 
  酒庄的白色建筑在蓝天白云的掩映下显得特别高大上。创始人杰斯·杰克逊原本是加州旧金山的一名律师,因为喜欢这种田园生活,在1974年买了一个80英亩的梨和核桃果园,他打算尝试亲自种植一些自己喜欢的葡萄品种,刚开始还是将葡萄卖给其他酒厂,1980年的一次毁约事件,令杰斯不得不酿造自己品牌的葡萄酒。没想到,1982年份的珍藏霞多丽在美国一炮而红,首次上市便获得了双白金奖项,并连续22年成为美国销量第一的白葡萄酒。
 
  “我是被这种生活方式所吸引,”杰斯说。“我想离开法律,成为一个农民。”
 
  国际市场部副总裁歌勒(Gayle)说,肯德·杰克逊酒庄是唯一在法国拥有橡木桶厂的美国酒庄,而且葡萄来自加州950个沿海的坡地葡萄园,动用10万的橡木桶,不管任何级别的霞多丽,从不用橡木条来增加风味。
 
 
  在肯德·杰克逊酒庄里面,有一大片面积是用来种植各种蔬菜、水果、香料的菜园,园丁总管也是大有来头:曾经在米其林三星餐馆French Lundry任职。新鲜食材除了供应自己的餐厅,还满足了附近餐馆的需要。
 
  总厨Tracy也在多家米其林餐厅工作过,今天的品酒午宴发挥得淋漓尽致:厚切金枪鱼配特酿霞多丽干白、特酿赤霞珠干红配秘制全熟牛肉,以及松子甜点配霞多丽晚收甜白。餐与酒完美搭配,这一切都是美女大厨Tracy精心为我们设计的。除此之外,酒庄的讲师Pedro还解释道,我们吃的面包是用赤霞珠压榨过的葡萄皮跟面粉调和而制成,蘸的葡萄籽油是霞多丽葡萄籽提炼的。
 
  午宴简约但不简单,低调奢华,让我们仿佛走进了米其林三星餐厅,大家调动了所有的感官去欣赏眼前的菜肴,看够、拍够,甚至去闻,之后才慢慢品尝。在回国的飞机上甚至还念念不忘,一致将“最佳美食招待奖”送给了肯德·杰克逊酒庄。
 
 
费雷牧场酒庄(Frei Ranch Winery):桶边试饮
 
 
  傍晚时分,迎着夕阳来到了费雷兄弟酒庄晚餐,接待我们的是葡萄酒大使伊丽莎白小姐,她完全传承了美国人的幽默诙谐,活生生一个美国脱口秀演员。
 
  记得在Cline酒庄,酿酒师Charlie得知我们将要参观费雷兄弟酒庄,揶揄地说了一句:“那简直就是一座城市!”说到这个位于干溪谷产区的费雷兄弟酒庄,是一个关于两个酿酒家族的故事。在1890年,瑞士移民安德鲁·费雷购买了位于干溪谷核心地带的一片牧场,直至1895年,他建立了一个每年生产2万箱葡萄酒的酒厂。在1903年,费雷把酒厂交给他的儿子,瓦特和路易斯并确定了费雷兄弟的酒庄名字。70年代末,美国最大的家族酒厂 —嘉露酒厂收购了费雷牧场酒庄,使得葡萄园和酿酒厂得以进一步发展。如今在酒庄墙上挂着Ernest和Julio Gallo兄弟俩的照片。嘉露酒庄(E. & J. Gallo Winery)是世界上最大的家族拥有酒庄,是加利福尼亚葡萄酒的最大出口商。
 
  在参观了酿酒车间和酒窖后,我们不得不承认,这里真是宛如一座城市。户外的酿酒设备高耸林立,偌大的酒窖里竟然摆放着近4万只橡木桶,这个规模在贾露集团据说只能排在第三位!
 
  伊丽莎白带我们在酒窖品尝了经过橡木桶陈年的以及年轻的未陈年歌海娜红葡萄酒,果然明显,陈年的歌海娜富有层次,结构感强,酒体饱满,还具有烤桶和辛辣的气息,而未陈年的则充满成熟红果的风味。我们每个人还亲自尝试了桶边取酒,用一个形似弯刀的玻璃管,探到桶里,然后一只手按着玻璃管顶部利用空气学原理将酒取出,就这么一个简单的程序,大家做的也只有一半人成功,伊丽莎白此时躲在旁边一边笑一边拍照,估计我们当时的窘态已经上了Facebook(脸书)。
 
  索诺玛两天的参观,让我印象深刻。这里除了葡萄酒,还有很多其他农作物,淳朴的文化和人文景观,也吸引了许多文人落户安家,中国读者很熟悉的著名作家杰克·伦敦(Jack Loodon),就出身于索诺玛。他在短篇小说《Valley of Moon》讲述了一对年轻夫妇走遍加州寻找一个可以称为“家”的地方。在书里他们说,“我们想要找的是一个不需要太多劳作但是依然有乐趣的Valley of Moon(Sonoma在印第安语里是“许多月亮”的意思)。我们不会放弃寻找直到找到它为止。”像书名暗示的一样,他们在索诺玛找到了那个完美的地方。
 
  这句话也诠释了我写这篇文章的心情,如果你来索诺玛,你也会爱上这片完美之地。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