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最强新大陆

  出发前问过很多人对智利的第一印象,很多朋友对智利的基础认识居然是从深圳的“世界之窗”开始的,那几尊屹立于复活节岛上的巨人石像(Moai)和岩石画是最多游客想前往瞻仰的。到了智利才知道,这个国家的内涵与故事远远超过了那几尊石像所能传达的信息。这里的人们对土地的敬仰与对葡萄种植酿造学深深的造诣使得这个国家的葡萄酒产业得到了飞速发展。可以断定,它们将是新世界葡萄酒里的明日之星。
 
 
文、图 Anny Chen 编 安尼 设计 CHI
 
  超过40小时,中转4个国家,在飞机上睡完一觉又一觉,几乎把空中影院所有影片都看完了还没到,从中国到智利简直像是长征路一样,遥远,漫长又令人充满期待。6月份,正值北半球的初夏时分,我穿着短袖薄棉裤登陆已是初冬的位于南半球的智利首都圣地亚哥(Santiago),开始了这一段伴随着世界杯狂热的南美酒庄探索之旅。这次的行程非常紧凑,两周内从北往南暴走7大产区,智利是世界上最狭长的国家,南北延伸4352公里,平均宽度225公里,从地图上来看,贯穿整个国家南北的只有一条公路,驱车前往各大产区一定不会开错。从北往南开,我亲身体验了其典型的地中海气候,南北气候的差异。在这里,如果不下雨的时候,白天日照充足,到了晚上温度瞬间下降,夏季漫长而干燥,冬季寒冷多雨。如此的气候特征为这个国家带来了得天独厚的葡萄种植条件。
 
  虽说智利葡萄酒真正迈向世界是近20年间,但早在1548年,弗郎西斯科修道士(Jesuit friar Francisco de Carabantes)把葡萄藤从秘鲁带到南部,在今天的康赛普西翁市(Concepcidn)开始种植。随后,葡萄种植园迅速向北方延伸,在摩利地区(Maule)得到了发展壮大。到了18世纪,受到西班牙人的影响,很多地区都种上了西班牙早期的葡萄品种。可见,智利的葡萄种植历史并不是很短暂。
 
 
第一站——麦波Maipo
 
  圣地亚哥,智利的首都,我的酒庄之旅便从这里出发。和很多国家不一样的是,大多数的酒庄都位于远离市区的荒郊野外,但圣地亚哥位于智利最热门的麦波产区(Maipo),这个产区云集了众多智利的顶级酒庄,我的第一站便从有着超过130年酿酒历史的圣卡罗酒庄(Santa Carolina)出发。
 
  麦波这个智利最古老的葡萄种植区,19世纪开始葡萄种植,当地人告诉我,麦波确实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这里有着温和的地中海气候,夏秋干燥,收获季节没有下雨的风险,葡萄生长期日夜温差达20度,是理想的葡萄种植地。所以很多酒庄都想在这里买地,在这里建立葡萄园成本是非常高的。而麦波也是出产智利最佳赤霞珠的地方。在这里,我除了有幸品尝了几个智利顶级酒庄的美酒以外,还亲眼见证了生物动力法是如何成功地实现了抛弃所有化学试剂打造优质葡萄酒的一个典型范例。
 
 
圣卡罗酒庄Santa Corolina
 
  在智利国内,她是深受欢迎的老品牌,拥有超过130年的酿酒历史;在国际上,她几乎是无人不识的智利葡萄酒三大品牌之一,一个用女人的名字来命名的品牌圣卡罗。这位女士就是圣卡罗酒庄的创始人Dona Luis Pereira的太太Dona Carolina Iniguez。为了表达对妻子的爱,Dona Luis Pereira毅然决定用太太的名字Carolina来命名自己最钟爱的酿酒事业。如今,在圣地亚哥还保留了他们超过200年历史的老酒窖,这个酒窖经历了智利的5次地震依然屹立不倒丝毫无损,正如这个酒庄的酒一样,拥有贵族的血统(葡萄树都是在法国“移民”来的),优雅醇厚,有着非常好的陈年潜质。
 
 
奥非酒庄Odfjell
 
  在奥非,如果你看到一个中年男子,一手拿着牛角,一手抓一把粉末,口里念念有词地把一瓶瓶莫名其妙的东西接上雨水调和在一起撒到葡萄田里时,千万别以为是神棍在施法。奥非酒庄(Odfjell Vineyards)是一家精品小酒庄,酒庄一直坚持使用生物动力种植法来种植和管理葡萄园,以酿制出能够完美体现当地风土特色的葡萄酒。所产的葡萄酒在世界上享有很高的赞誉。该酒庄由来自挪威的船主唐•奥非(Dan Odfjell)创立。20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奥非因出差缘故发现并爱上了智利迈坡谷,并最终买下了一座农场。如今他们已经实现了所有葡萄园的生物动力法种植,并获得了国际机构Demeter的认证。很多人都怀疑如此种植出来的葡萄与酿造出来葡萄酒会不会难以入口,但可以很肯定地说,如果不告诉大家,没有人会觉它与其他种植方式出来的葡萄酒有什么不同。更可贵的是,奥非酒庄的葡萄酒口感平易近人,优雅柔滑,价格亲民,是值得关注的一个酒庄。
 
 
活灵魂Almaviva
 
  我一直都很佩服为这个酒庄起中文名字的人,每当提起这个如雷贯耳简单易记的名字的时候,都能看到喜爱他的人们眼里那种膜拜的神情。1997年,法国武当王酒庄(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庄主罗富齐男爵与干露酒庄(Vina Concha y Toro)主席Eduardo Guilisasti Tagle签署合作协议,决定合作打造一款品质超卓的葡萄佳酿,从此诞生了这款名为“Almaviva活灵魂”葡萄酒。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它会被称为“智利酒王”,这个酒庄只出产一款葡萄酒,以赤霞珠为主多种葡萄品种的典型波尔多混酿风格,一推出市场便引起了一股购买热潮,它令全世界为之惊讶原来智利也能出产那么优质的葡萄酒。不得不提这个由智利知名设计师设计的酒庄,每一个角落都摆满了具有民族特色的艺术品与手工艺品,有一些造型独特的艺术品还被酒庄的人笑说为是来自“天外来客”的作品。
 
 
智利酋长庄园El Principal
 
  法国的武当王酒庄(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举世闻名,而为武当王酒庄立下汗马功劳的酿酒师帕特里克•里昂已经为酒庄服务了超过20年。2006年,他和同为武当王酒庄酿酒师的贡萨洛一起为智利酋长庄园(EL Principal)酿制葡萄酒,结合了法国橡木桶和波尔多传统工艺,酿制出了具备法国风格的智利酒。智利酋长庄园的葡萄酒带着法国酒一样的醇美,饱含智利的风土人情。酒庄四周风景如画,围绕着酒庄的是一大片栗子果园,原来他们还种植栗子出口到其他的国家。酒庄的人逗趣地告诉我,从单价上来比较,他们的栗子可卖得比葡萄还要贵还要好。
 
 
仲马园酒庄Heras de Pirque
 
  在进入这家葡萄园之前,车子先是经过了一段颇为颠簸的泥石路,只见大路两边是一望无边的马场。要记住仲马园酒庄非常简单,这里到处都能看到有关马的符号,整个酒庄的建筑在空中俯瞰下来就是一个马鞍的形状,可以说是叹为观止。1991年,企业家埃杜阿多在智利私营企业界获得巨大成功后,在麦波山谷中最好的皮拉克葡萄产区的西南地区购买了一片土地,并命名为仲马园。如今这片土地的占地面积达600公顷,并沿安第斯山山脉地势较低的斜坡逐渐向上延伸。仲马园的名字源于当地始建于1892年、智利最古老的纯种马场。2003年3月,仲马园与意大利托斯卡纳知名的葡萄酒商安东尼世家缔结合资协议。如今,仲马园的当家酿酒师是一位女士,所酿造出来葡萄酒除了特别具有地方特色以外,还优雅迷人,产品线丰富,曾经赢得过多个国际奖项。
 
 
推荐酒庄
 
柯诺苏酒庄Cono Sur
 
 
  走进柯诺苏酒庄看到一辆辆大大小小的或是观赏型或是实用性的自行车,这就是酒庄的特色——环保。柯诺苏酒庄是世界上第一个达到碳平衡状态的酒庄。由干露酒庄(Concha y Toro)于1993年创立,本身的营运完全独立于干露酒庄之外。柯诺苏酒庄的葡萄园总面积达1000公顷,由42个风格各异的园区组成。1998年,柯诺苏酒庄开始将葡萄园从传统农业模式向整合管理模式的方向改造,他们通过自然选择的方式来代替施肥,防治病虫害和除草。柯诺苏酒庄目前是智利出口量居第二位的葡萄酒出口公司,2006年荣获“智利葡萄酒创新奖 ”。 
 
 
 
第二站——卡洽波阿尔Cachapoal
 
 
  驱车驾往智利心脏位置的卡洽波阿尔产区,沿途是一望无尽的森林和大片的葡萄田,还有放眼望去一簇簇“造型各异”高大厚硕的仙人掌。这个产区的上卡恰布(Cachapoal)产区向东延伸至安第斯山麓,盛产上等的、平衡的赤霞珠红葡萄酒和红调和酒。再远向西至海岸山脉,佩乌莫(Peumo)区受到充足的凉爽海风影响,创造出一个温暖却不炎热的理想气候,正是盛名远播的、醇厚而充满果香的卡曼纳(Carmenere)盛产之地。
 
 
维克酒庄Viña Vik
 
  车子从山脚下沿着一条并没有修葺好的小路往山顶的维克酒庄开,一路颠簸,两边没有特别壮丽的风景,只有一排排仍然瘦弱矮小的刚刚完成了采收的葡萄树,这一刻我以为自己去错了地方。没出发前便已经听说过维克酒庄,这一家2008年才建立起来的新兴酒庄第一个年份2009的葡萄酒在前年才刚刚发布已经受到了不少的好评。
 
  车子开到山顶,走到酒庄的Guest House才发现刚刚自己的想法是大错特错。维克酒庄由来自挪威的商人阿力山大(Alexander M. Vik)建立,他在1999年科网热时,把科网控股公司改名为Xcelera.com,翌年公司股价由30美仙升上223美元,涨价逾740倍,市值近12亿美元,他的名字一度跻上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的160位。2004年,Xcelera.com于华尔街退下火线,维克先生委托了Patrick Valette作为酒庄经理,这位来自法国波尔多的酿酒家族,曾是Chateau Pavie酒庄主人。他率领团队到智利分析土壤、气候、地势、水质等,并于2006年在杳无人烟的Millahue山谷,购入4325公顷(约228个维园面积)的土地,5年来不断开天辟地,至今只开垦303公顷的葡萄园。如今,酒庄的建筑有三个部分,酒庄酒窖,可以容纳20个人的酒店,和主人家自己住的Guest House。三个建筑都风格迥异,全部均由智利当地最有名设计师所设计,光欣赏它的外形已经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三栋建筑都是依山而建,中间有一个大湖,站在这几栋建筑里都可以看到美丽的湖光山色,手中拿着一杯维克的法国口感葡萄酒,欣赏着眼前的美景,人生不过如此。
 
第三站——库里科谷Curio
 
 
  位于智利南边的库里科谷是智利葡萄酒文化的重心,这里的葡萄田广袤,出产优质的白葡萄酒,尤其是是长相思(Sauvignon Blanc)和霞多丽(Chardonnay)。这里有利的灌溉条件和错综复杂的地形气候形成了当地丰富风土地貌。库里科谷大部分的酒商都致力于生产市场上优质的葡萄酒。
 
推荐酒庄
 
梵帝维塞酒庄Valdivieso
 
 
  在走进梵帝维塞酒庄之前,我一直很怀疑智利人告诉我的一个最新市场情况:越来越多的智利人喜欢起泡酒,而更多的智利酒庄开始加入酿造起泡酒的行列。但在行程走了将近大半段后,我还没正式喝过一瓶当地的起泡酒,直至来到这家酒庄。梵帝维塞酒庄酒庄是做起泡酒起家的,也是南美洲第一家起泡酒的始创者。早在120年前梵帝维塞酒庄就开始种植黑品乐(Pinot Noir),在制作气泡酒的风格上承袭法国的技术与风格,使用黑品乐(Pinot Noir)和霞多丽(Chardonnay)混合。在1950年,Mitjans group购买了梵帝维塞酒庄酒庄,开始大规模地生产各类葡萄酒,但依然保持梵帝维塞酒庄酒庄在智利起泡酒所具有的重要地位,并且在法国经营团队的影响下,起泡酒的结构与口感复杂度进步神速。现在,梵帝维塞酒庄是代表智利起泡酒获得最多国际奖项的酒庄。
 
推荐酒庄
 
蒙特斯酒庄Montes
 
 
  蒙特斯酒庄有一句非常美妙的标语:天使的祝福,智利的骄傲。这家酒庄在1988年由四位酿酒与销售经验丰富的酒界人士所创立。曾在全球酒界获奖无数,有智利国酒之称,迪拜帆船酒店更是以蒙特斯欧法西拉干红(Montes Alpha Syrah)作为店酒。到蒙特斯酒庄必须参观他们的“歌剧院”酒窖,这个美妙的酒窖只要有人进入就会播起中世纪的教堂圣诗,酒庄的人们希望能够把酒窖如此一个神圣的地方打造成如天堂一样美妙的地方,让进去的人们可以全身心体验每天沐浴在音乐中的美酒的魅力。
 
 
第四站——空加瓜谷Colchagua
 
 
  空加瓜谷可以说相当于美国的那帕谷,这个产区有着超群的地域特征与自然条件,适合种植不同的葡萄品种,区内有不少有名的酒厂。来到这个产区时落脚在该区的中心城镇圣库鲁斯(Santa Cruz),这个小镇曾经默默无名,10年前,一位名叫卡洛斯(Carlos Cardoen)的老先生在这里打造了一家五星级的酒店,还建立了博物馆与酒庄。人们可以在博物馆里看到整个智利的历史与过去殖民者的各种物品,是对智利葡萄酒历史了解的一个很好的去处。
 
威玛酒庄Viu Manent
 
  我看到过很多智利葡萄园的图片,都有人们驾着马车穿梭于葡萄田间的画面,这一场景终于在威玛酒庄重现了。威玛酒庄创建于1935年,由威玛(Viu)家族所有。威玛酒庄一直秉承对品质与身份永无止境的探索为其酿酒哲学,在过去7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完美地演绎了自身对葡萄酒贸易的热爱以及对优质葡萄酒的不懈付出。现在已经成长为智利最具盛名的优质葡萄酒生产商,产品从20世纪90年代初就已经销往全球五大洲。威玛酒庄还有属于自己的餐厅,平时对外开放给游客,在这里可以品尝到当地新鲜的生蚝、海鲜,还有最地道的Empanada(智利的一种奶酪馅饼)。
 
第五站——阿空加瓜Aconcagua
 
 
  阿空加瓜(Aconcagua)位于南美最高的山脉之中,傲然屹立于河谷之上,山顶上终年白皑皑的积雪辉映着灿烂的阳光。阿空加瓜产区包括三个重要的子产区,分别是阿空加瓜谷(Aconcagua Valley)、卡萨布兰卡谷(Casablanca Valley)和圣安东尼奥-利达谷(San Antonio & Leyda)。要搞清楚,此卡萨布兰卡非电影里的卡萨布兰卡这里20世纪80年代中期才开始种植葡萄,之后这个智利首个寒带沿海产区便因出产鲜美的葡萄酒而闻名遐迩,智利葡萄酒历史的新篇章也很快由此展开。
 
推荐酒庄
 
翠岭庄园Veramonte
 
 
  抵达翠岭庄园,市场总监和酿酒师马上便驱车带上我参观他们的葡萄园与环绕在葡萄园四周的大自然风貌。翠岭庄园是一家得到国际认可的酒庄。在智利,很多的酒庄都采取有机种植法(Organic),在这里经常会看到头顶有一大群老鹰飞过,这正是他们实施有机种植的其中一环,利用自然食物链的规律,让田里的大虫把小虫吃掉,老鹰和大鸟再把大虫吃掉,放养在葡萄园旁边森林里的羊群会自己走到地里把多余的野草吃掉,拉出来的大便又可以转化为肥料滋润土地。葡萄园旁保留了大片的野生植物便于酒庄的人们随时观察整个微环境所发生的各种变化,与完善更有利葡萄生长的生态环境。
 
凡斯本那酒庄Von Siebenthal
 
 
  凡斯本那酒庄是一个很年轻的酒庄,但他的庄主并不年轻,一位来自瑞士的律师,在接近退休的时候毅然放弃在瑞士的一切,1998年带着他的儿子一起来到智利买下了这一个葡萄园并建立起了自己的酒庄。现在,他和他的儿子一起打理这个酒庄。虽然庄主只是轻描淡写他的一些个人经历,但在品尝过他的葡萄酒后却有种惊艳的感受。凭着作为律师这个职业之便,庄主喝便了世界各地的美酒,势要在智利这片土地生产出可以与欧洲想媲美的优质葡萄酒。而我相信他这一美梦也成真了,酒庄现在所出产的佳美娜(Carménère)和穗乐仙(Shiraz)都有着超群的品质与极好的陈年潜质。
 
G.V.V Terroirs
 
 
  在行程的最后一天有幸走访了G.V.V Terroirs公司,这家公司成立于2012年,拥有多个家族式的来自智利本土和阿根廷的优质酒庄。其中主要负责智利坎多利尼酒(Gandolini),凡托莱拉酒庄(Ventolera),和阿根廷的Cruzat和LTU Brands酒庄。G.V.V的创始人之一史坦分诺(Stefano)来自意大利,他是智利最好的酿酒师之一,作为GVV旗下三大酒庄的首席酿酒师,拥有在法国,意大利等国多年的酿酒经验,他酿造的酒不仅反映了智利在葡萄种植方面得天独厚的自然生长环境,也充分的将新旧世界葡萄酒的不同特质很好的融合在一起。史坦分诺本人就像是一本活字典,对地质学,葡萄树,葡萄酒酿造都有着扎实而深厚的认识,跟着他可以有听不尽的关于葡萄酒的话题。有幸品尝了他酿制的黑品乐(Pinot Noir)与长相思(Sauvignon Blanc)葡萄酒,把它评为智利最优秀黑品乐与长相思一点都不为过,它所表现出那种惊为天人的口感与张力将会在葡萄酒国际市场上大放异彩。
 
  两周的行程让我深刻地体会到智利的种种魅力之处,归纳起来总共有几点:得天独厚的地中海气候加之葡萄成熟期炎热的天气,使得这里极少出现病害,可以大力推广有机种植;黑品乐(Pinot Noir),长相思(Sauvignon Blanc),美乐(Merlot)和穗乐仙(Shiraz)这些国际代表性品种在智利有着超群的表现,冲出世界指日可待;没有太多拘束性的管理制度,使得这里的酒庄可以大胆创新,很多酒庄都在多个产区有葡萄田,让产品线更丰富,生产具有多种性格特征的葡萄酒;无论是葡萄园管理者还是酿酒师对农业、地质学、葡萄种植、葡萄酿造等学科都有深刻的了解并不断加强研究,这种精益求精的精神是打造国际级优质葡萄酒的关键;大多数的酒庄都聘请了国际知名的设计师为他们进行建筑设计,许多智利酒庄都成为了世界建筑学的范例,真正地把新世界与旧世界的区别与优势展现出来而并非一味地抄袭旧世界的种种来取悦消费者。智利葡萄酒协会公布了一份新的全球市场战略,到2020年,将智利打造成为新世界排名第一的高端葡萄酒生产大国。希望在不远的将来,中国消费者有机会品尝到更多真正代表智利的既优质又具性价比的葡萄酒。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