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年味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2021年的春节,你会在哪里呢?是安坐家中,与家人一起享受佳肴美酒的愉悦,还是走出家门去体会不同地方的年俗风情呢?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承载着传统和过年氛围的各种春节习俗因地域而衍生出种种有趣好玩的故事。这是,属于我们的年味。
 
The 2021 Chinese Spring festival is approaching, whether you will stay with the family enjoy a cheerful feast, or travel to some places where you can taste a different culture, this year, we hope you can find back a great feeling about new year.
 
 
  2021年的春节,终究是与往年不同的。
 
  在疫情防控依然不能丝毫放松的前提下,也许很多人会选择就地过年,减少出行的风险。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人同样在上一个春节里选择了留守异地,这份思乡的情绪随着时间与空间的距离渐远而越浓。然而尽管少了烟花划破夜空的美艳,少了炮竹劈啪作响的热闹,年味却不见得变少,趁机体会异地的春节风情未尝不错。
 
  我们越来越深入去了解小地方的风物人情,年节习俗,也更多地发现城与城之间,家与家之间的习惯和氛围都各不相同。所谓的“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过年时分不同地方的人们都在吃什么、喝什么、玩什么实在是很有意思。你会发现原来过年呀,不仅仅都是聚在一起包包饺子,逛逛花街;春节的开始呀,也不只是大年初一或是除夕,甚至人们更早地在腊八的那天就开始准备过年的事情,皖南地区甚至在冬天的第一场雪后,便忙着招呼远在外地的亲人回家过年了。当然,不管身处何地,过年时分红包总是要给的,只是红包的厚度南北差异也太大了,也不看看广东人的红包被吐槽多少年了……
 
  《葡萄酒》杂志的内容团队来自于天南地北,聊起这些过年年俗每每让人有诧异感:还能这么玩?体会下别人的春节怎么过的,实在太好玩了。存了点私心,让大家在这期专题都聊聊自己家里过年的习俗,不花钱就到皖南、潮汕乃至国外看看人家怎么过年的,都吃些啥,这可还是第一手体验!没法亲自去,那么饱饱眼福也好哇!所以这一期,题目就叫:我们的年味吧!
 
皖南之春
 


  第一篇写的皖南春节,便是满满的传统童趣和回味。
 
  那里的年是从初冬的第一场雪开始的,天上飘下白茫茫的雪花,家里的老人就催促着身处远方的家人确定归家过年的日子。雪后初晴,便要张罗过年用的年货——瓜子、花生、红枣,这些东西在外到处都能提早买到,而特色点的糖姜,那必须得是自家做的才够味。


 
  吃过腊八粥,转眼到了腊月二十四,那是小年,也是祭祀的日子。小孩子对祭祀仪式总是特别地热衷,倒不是因为仪式感之类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是因为祭祀仪式上总有好多平时难见的好吃东西,而且亲戚朋友们都聚在一起,那热闹劲儿可好玩了。
 
  过年少不了好吃的,皖南地区杀年猪的习俗流传至今,可是年关临近时最隆重的事情。哦,对了,皖南那儿不叫“杀”年猪,叫“顺”年猪。这样一件大事可是蛮多忌讳和需要遵循规则的,可那时作者还太小,估计都忘了七七八八了。
 
  不过呀,其他的过年习俗作者倒是记得很清楚,例如……呃,这里就先不说了,留到大家后面看到的时候再去感受这些年俗氛围吧。其实年俗给人的那种年味氛围,多多少少跟这些习俗里种种严格的规矩有关。例如我老家的年初一不能说不吉利的话;一早起来第一句话要是吉利的;年初三少出去,因为初三是“赤口”容易跟人吵架,还有最让我不能忍的是春节三天不许洗头,怕洗走福气……小孩时候的我在长辈的严令下只能乖乖执行,可是到了老一辈人渐渐远去,这些看起来挺细节的规矩能够遵守多少就看个人自觉了。
 
火红的潮汕
 


  身为广东人的我,从小接触的都是广府文化的春节习俗。年二八,洗邋遢,逛逛花街,家里做点煎堆油角,祈求个“金银满屋”。但广东省东部的潮汕地区,过年的习俗可要比广府地区要热闹得多!
 
  潮汕地区很多风俗都让人很好奇,当然也有很多民俗研究者十分热衷于在每年过年的时候深入潮汕地区的农村,去体会那种传承千年的过年习俗。这可能是广东地区保留最多过年习俗的地区之一。像潮汕人过年以前的第一件大事居然是“给神仙们放假”,常驻家中保佑阖家平安的“老爷”在腊月廿四要回到天上,到年初四才回来——可能这也是天庭公务员的福利待遇一种?


 
  年初一到年初七,潮汕人吃吃喝喝,到处拜年游玩。可是别以为过了年初七春节就过去了,恰恰相反这可是潮汕地区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刻。各村会提前组织一年一度的“营老爷”活动,这是很典型的潮汕年俗。有点像北方的庙会游行,“老爷”就是每条村子自己的神,所谓的“营老爷”就是将“老爷”们从庙里请出来,放在专门的神轿上由村里的青壮年抬着,一路敲锣打鼓,浩浩荡荡地游村走巷。所到之处燃炮相应,可热闹了。
 

 
  到了年初十更是有重头戏,揭阳乔林乡的“烧龙”活动。这是一个传承了600多年的习俗,相传源自乔林人历经数年成功抗击外来势力入侵后欢庆胜利的仪式。燃烧着的火龙舞出腾云驾雾的气势,视觉上的冲击让人十分震撼。
 
国外的新年怎么过的?
 


  这期我们还想让在欧洲生活过的编辑,写写外国人是怎么过新年的。毕竟新年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年间最重要的日子,关于外国人的年俗细说起来也特别好玩。
 
  大多数欧洲国家过年都是在1月1日,虽然元旦前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日子:圣诞节,但元旦的地位始终稳如泰山——不过对于现代人来说,元旦的重要性可能是因为它意味着长达两周的圣诞假期结束,第二天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所以元旦总得好好庆祝下吧!


 
  这多少是玩笑啦,不过关于元旦这一天的习俗,在欧洲还是蛮多门门道道的。你知道法国曾经的新年是4月1日吗?对的,就是你们整天搞怪整蛊别人的“愚人节”!这一天之所以能理所当然地跟别人开玩笑,就是因为在1564年法国国王采用新的格高利历法,让很多人无所适从。那些依然习惯在4月1日过新年的人,就往往被别人通过赠送礼物等方式开善意的玩笑。所以,现在我们在愚人节这天跟别人开玩笑,会不会也算是继承了一种传统“年俗”呢?
 

 
  而年俗里经典的象征——鱼,在德国过年时候也扮演着重要角色。在中国,新年吃鱼代表着“年年有余”,而德国人过年时候则会在钱包里放上几片鱼鳞,祈求新一年财源滚滚来。在某些习俗上,中外的观念都挺一致的嘛。
 
  过年,是萦绕在每位中国人心头上,关于亲情、家庭还有传统的情结。年味并非如我们所想的渐渐淡去,在很多地方,人们依然坚守着流传数千年的传统,让我们在信息发达的今天,去感受数代或数十代之前人们是怎样为了跨过年关而欢欣鼓舞。那是为寒冬过去的感恩,对新一年的期许,这是属于我们所有人的年味。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