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葡萄产量创20年新高,葡萄酒出口遭遇新挑战

2021年,智利是南美最大的葡萄酒生产国,产量预估13.4亿升,是近20年以来的最高产量,较2020年增长了30%。虽然采收情况喜人,但在葡萄酒出口上,智利却遇到了不少难题:车厘子进口量猛增导致葡萄酒航运紧张,全球酒瓶荒导致原料告急。酒商需提早备货,避免出现旺季断货的情况。
 
2021年,智利成为南美最大的葡萄酒生产国,产量预估13.4亿升,是20年以来的最高产量,较2020年增长了30%。
 
 
北部产区:
 
艾尔基山谷(Elqui Valley)在1月底到2月初时没有任何夏季降雨,但好在该产区本就有足够的水资源来灌溉,霞多丽和黑皮诺品质非常好。利马里山谷(Limarí Valley)因为夏季没有降雨的原因,有的酒庄葡萄采收期推迟了2周,凉爽的气候让葡萄成熟速度减慢,保留了很好的酸度和风土气息。
 
峭帕山谷(Choapa Valley)的大部分葡萄用于生产皮斯科(Pisco),酒农们降低了产量以确保品质,他们认为今年酿出的酒款,很可能是自2013年以来,葡萄酒品质最好的一年。阿空加瓜产区(Aconcagua Valley)在1月份受到降雨的影响,酒庄赶在葡萄被感染上霉菌前做了处理,目前看来一切都不错。预测该产区2021年份的葡萄酒酸度好,口感新鲜,有良好的酒体和余味。
 
 
中部和沿海产区:
 
10月一场为期3天的霜冻影响了卡萨布兰卡产区(Casablanca)圣安东尼奥产区(San Antonio)内部分葡萄园,长相思、品丽珠、维欧尼和黑皮诺受到的影响最大,产量下降了40%左右。莱达产区(Leyda Valley)和其他沿海地区在一定程度上受到1月份降雨的影响,采收时间比平时晚,2021年份的葡萄酒能够反应出凉爽气候特征,酒精度也会比较低。
 
麦坡产区(Maipo Valley)2月和3月的气温较低,葡萄成熟速度缓慢,产量相比往年有所上升,预测葡萄酒口感新鲜,酒精度较低,类似2018年份葡萄酒的口感,其中赤霞珠表现会非常出色。
 
 
察加珀谷(Cachapoal Valley)1月底降雨量很大,但产区土壤的排水性好,每日下午的微风也能加快空气循环,所以不用担心葡萄霉菌的问题。2月份气候温差非常大,有助于葡萄的成熟,采收期比往年晚一些,葡萄的品质有所保证。
 
科查瓜谷(Colchagua Valley)2021年份的葡萄酒平衡感好,产量比2020年提升了25%。库利克产区(Curicó Valley)红葡萄酒的成熟度和酸度会比较高,但白葡萄酒的酸度和酒精度相比2020年会有所下降,并且产量也下降了30%左右。
 

莫莱谷(Maule Valley)1月的降雨对于葡萄藤来说是个福音,随后2月份气候凉爽,葡萄成熟速度缓慢,佳丽酿(Carignan)和帕斯(País)酿造出的酒款酸度好,浓度高,酒精度适中。伊塔塔谷(Itata Valley)2021年的采收期会比往年早,用神索(Cinsault)酿造出来的葡萄酒口感会很新鲜。
 
 
春节备货撞期车厘子,
船期大面积延误
 
虽然采收情况喜人,但智利葡萄酒的出口却遇到了新的难题:车厘子进口量猛增,导致葡萄酒航运紧张。
 

显然,船运公司也更愿意接车厘子的订单,因为车厘子使用的是恒温柜,运费高且量大,有的进口商甚至能一次性订下1000多条货柜,这也让有的船运公司不惜赔偿,也愿意把货柜让给车厘子。
 
在WBO的采访中,一位葡萄酒进口商本来已经订到了舱位,却被单方面取消订单,船务公司给出的原因,就是要改运车厘子。据悉,该进口商的原计划船期是12月5日从智利离港,2022年1月初到港,如今这批葡萄酒则很可能要延期到春节后才能到货。
 

中国消费车厘子的数量巨大,在2020年时,智利的车厘子在中国进口水果品类排行中已经占到了第二位。虽然每年年底都会遇到车厘子和葡萄酒“撞舱”的问题,但显然今年受到的影响更大。
 
这也不全是车厘子的错,由于疫情的影响,早在今年3月,欧洲的国际船运就出现了停摆的现象,虽然没有严重到全面停航,但国际航运的班次大幅度减少。葡萄酒船运普遍出现价格上涨、交货周期延长、船期延误等问题,一些海运航线价格上涨将近10倍,但却仍是“一箱难求”。年底葡萄酒的需求量上来了,车厘子的旺季也到了,才导致船运压力这么大。
 

除了船期紧张外,由于生产疫苗消耗了太多玻璃材料,全球都在闹酒瓶荒,“隔壁”的阿根廷酒庄便在智利采购了大量玻璃瓶,导致智利当前的酒瓶原料也处于告急状态。
 
截至11月底,全球新冠疫苗的注射规模达到了近80亿剂,消耗的玻璃原料约8万多吨,特种玻璃生产商赚得盆满钵满,但酒类制造商则是叫苦不迭。由于酒精容易让塑料溶解,酒类产品的包装只能使用玻璃瓶。
 

大量的玻璃原料首先用于疫苗生产线,能够用于酒瓶的量自然就减少,一些高档酒瓶更是直接断货,不少美国的酒商不得已只能用葡萄酒瓶来装伏特加、杜松子酒、朗姆酒和威士忌等烈酒,连锁反应导致葡萄酒瓶捉襟见肘,甚至出现没有酒瓶可用的情况。有的酒类生产商试图从消费者处加价回收旧酒瓶,但也是杯水车薪。
 
种种外界因素对于进口商而言无疑是个挑战,2022年的春节还来得比较早,酒商更需要提前做好布局,避免出现旺季断货的情况。
 

干露集团(Vina Concha y Toro)是南美洲第一大葡萄酒集团,该集团对于春节的备货提前了6个月开始准备,干露集团负责人表示:“春节是中国非常重要的节日,对品牌来说更是不容忽视的业务增长机会,我们提前6个月准备春节大促,包括对库存、礼盒、促销机制等活动准备。近2年由于疫情的关系,市场仍然存在较高的不确定性,对于春节档期的准备我们的也投入了更细致的工作。”
 
同时,干露集团的负责人也说道:“整个行业的物流运输在2021年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不同航线都受到了影响。这不仅波及到费用,也波及到不同原材料的市场供应情况,包括制作酒瓶的玻璃、酒帽、木箱等,这些物料的准备工作,在运输前也需要做好规划。”
 

VSPT集团是智利第二大葡萄酒集团与出口商,旗下拥有6家智利酒庄和2家阿根廷酒庄,公司负责人白子仪对于2021年智利葡萄酒市场情况作出了分析,他表示,公司在2021年的经营状况会比2020年好,品牌酒的销售情况都在上涨,贴牌酒有所下跌。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方面因为需求变少,集中度变得更高;另一方面,2021年整体葡萄酒市场都有一定程度的下滑,而白酒市场在上升,本来做贴牌酒的客户,又不少人转去做白酒,所以葡萄酒相对占的份额也有所减少。
 
对于船运费用的上涨,白子仪认为:没有中欧航线的涨幅那么大。“由于疫情的影响,船运费涨价是不可避免的,但也没有那么夸张,智利船运费的涨幅还是在可控范围内。而且问题并不是在费用,而是没有舱位。”
 

由于舱位非常紧张,他们会建议客户提前下单,比原来的周期还要提前1个月。除了舱位会影响供货周期外,酒瓶荒也会使备货期延长。“原本智利是有3家瓶子厂,疫情后只有2家了,而且产能也很饱和,生产周期被拉长,供货周期也会跟着变长。”
 
对于春节的备货情况,白子仪说道:“大家对于春节的销售期望值并不是太高,因为市场的整体需求量都在下滑。有些客户对于整体市场不是很看好,明年或许会好一些,葡萄酒需求量有可能会上升,毕竟今年也已经差不多见底了。”
 

2022年,葡萄酒市场将会如何发展尚且不知。对于智利葡萄酒的前景,VSPT集团表示:多年来消费者对于智利酒已经有很高的认可度,无论是性价比还是品质都得到了肯定。如今渠道更加规范,葡萄酒价格不再像以前那么参差不齐,智利葡萄酒优秀的品质加上合理的销售价格,会是接下来工作的重心。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