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这一年

这一年,疫情依旧反复,经常往返于国内外的从业人员常规的工作状态被迫改变;这一年,由于疫情与交通堵塞,船期延迟、运费上涨,产品涨价;这一年,澳大利亚葡萄酒关税提高,酱酒火热,进口烈酒成为进口酒品类第一;这一年,低度酒热潮来袭,资本跨界饮酒加剧;这一年,海南成为酒业新市场……
 
“平平淡淡才是真”,这句话是2021年很多人最深的感悟。小时候时常盼望着平常的日子里多点儿新鲜事,长大后盼望着波澜不惊的生活。
 
因为疫情,这两年每个人的生活或多或少都出现了改变,对于葡萄酒贸易从业者来说,2021年他们同样经历了艰难的一年。
 
 
 
“出差受阻”
 
对于一些从事葡萄酒销售的人而言,曾经国内外往返是常态。然而2021年,国内外疫情依旧时常反复,他们只能选择更多的时间留在中国,或者更多的时间待在国外。
 
与往年相比,留在中国时间增加的销售人员,看似他们有了更多与客户接触的机会,然而因为国内时常不同地区会出现零星病例,也无法常常出差,生活变得“非常规化”。
 
一位法国酒商代表向我们透露,从2020年开始,他便减少了在中法两国来回出差的频率,选择了更多的时间待在中国,每次不管是回国还是去法国,流程都异常繁琐,同时还需要进行14天的隔离,从时间成本上来说也非常巨大。
 

2021年12月份,老家西安爆发了疫情,他便一直在外地工作。“中国市场这两年还是比较稳定的,并没有对我们高端产品的销量造成太大的影响,对我自己来说,就是减少了回法国的次数”。
 
 
“海运延期”
 
因为疫情受到阻碍的不仅是人,还有物。有进口商表示:“物流时间不稳定,运费上涨,是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有一位出口商品到波兰的出口商在网上“吐槽”了亲身经历:以往海运时间大约需要38天,连同报关等总费用约需要1万元。现在海运费飙涨,一个小柜费用翻了三、四倍。不仅如此,货柜要在港口滞留一个月以上,即便计划不被延误,至少也需要70天才到波兰。
 
 
某货代公司工作人员告诉笔者,2021年,法国进口运输由于途径的码头拥堵,造成诸多船只的延迟、变更,船只的准点率从原来的70% 下降到不足30%。
 
有行业人士总结道,造成货物延迟抵达的主要原因有疫情带来的后续影响,全球物资紧张,国外工厂物资供应短缺,造成整个生产周期延长,原先2-3周的备货期可能会延长到1个月以上;同时,全球码头拥堵,延迟发运\延迟抵达现象经常发生,整个运输周期变长。
 
交通运输部水运局对此现象曾回复:受多重因素叠加影响,2020年6月份以来国际集裝箱运输需求集中释放。国外港口拥堵,物流供应链紊乱和效率降低,导致集装箱班轮船期大面积延误,准班率已由通常70%以上降至目前的20%左右,严重影响了集装箱船舶的运营效率,加剧了集装箱船运力和空集装箱供需矛盾。本轮运力紧张、空集装箱短缺、运价上涨等问题已成为全球性问题。
 
 
据了解,各大船公司2022年第一季度,对于法国到中国的中转路线,由于码头拥堵情况特别严重,将上调运费,根据驳船运抵的不同目的港,上调费用不尽相同,小柜USD150-USD250不等,大柜在USD300-USD500不等。2021第四季度智利货运量猛涨了100%,曾一度一舱难求,一箱难得。智利航线同样会上调运费。
 
同时,笔者了解到由于海运延期叠加供应紧缺、成本提高等各种因素,法国各价位的葡萄酒都经历了涨价,比如拉菲正牌的出厂价格,涨幅在40%左右。
 
 
 
“竞争格局改变”
 
过去一年,因为澳大利亚葡萄酒关税的提高,在中国葡萄酒市场,各葡萄酒来源国经历了充满着变数的一年。
 
从进口数据来看,法国重新回到了进口来源国第一的位置,并且份额接近一半,智利葡萄酒到达了第二位,意大利葡萄酒位居第三。法国、智利、意大利这三个国家的葡萄酒共占据了中国进口葡萄酒市场70%以上的份额。
 
除格鲁吉亚、澳大利亚等少数国家外,排名在前13位的其他进口来源国葡萄酒的额占比均实现了不同程度的上升。从2021年上半年各葡萄酒产酒国进口葡萄酒占比额增长量来看,法国、智利、意大利、西班牙、美国变化最大。南非葡萄酒市场占比也实现了不错的增长,一些葡萄酒进口商或者经销商曾表示,南非葡萄酒在中国市场有很多待开发的优秀品牌。
 

桃乐丝中国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澳大利亚关税事件对我们是有影响,之前代理的澳大利亚葡萄酒品牌有多个,其中一个品牌体量很大。但因为我们各个国家品牌都有,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其它国家的品牌,尤其是智利的品牌可以做一个替代。”同时她提到,国际货运也受到影响,包括欧洲停工时间比较长,有些时候备货不及时、排不上船期,因此去年他们基本会更加提前备货,有些比较急的订单安排空运。
 
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各方业外资本以不同的方式进入酒水行业,跨界饮酒在2021年也达到了一个高峰。永辉超市发布公告,拟设立酒类业务的子公司,专门用于承接和运营酒类业务。海尔智家迭代了欧洲版APP 功能,依托全球最大葡萄酒平台Vivino为葡萄酒爱好者提供红酒识别、购买等服务。阿里巴巴、汉堡王、字节跳动、吉野家、来伊份等相继与酒水发生联系或者加深与酒行业的链接。
 
 
低度酒品牌近几年在中国也获得了资本的青睐。国内外的饮料巨头、连锁餐饮品牌等纷纷开始入局低度潮饮市场,推出低度酒产品。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低度潮饮行业销额同比增长51%,细分品类销售额同比增幅分别为:果酒67%、预调酒20%、梅酒60%、米酒435%、露酒667%、苏打酒增幅达到了1000%。其中,体量较小的苏打酒、米酒、露酒增长幅度很大。
 
据不完全统计,仅2021年前3季度低度酒品牌就获得了40起以上的投融资。各细分赛道的品牌集中度提升空间大,头部入局者既有成立不足五年的新锐品牌,也有本土老牌酒企,以及在中国市场深耕多年的外资品牌,比如可口可乐、农夫山泉、星巴克、百威等。
 
 
2021年,中国市场上“红染酱”的新风口热度上升,进口烈酒进口额也大幅增长,超过进口葡萄酒,成为了进口酒第一大品类,都给葡萄酒市场造成了一定的挤压。
 
同时,由于疫情的影响,消费者的消费力不够乐观,出现了“旺季不旺”的现象。葡萄酒智情机构(Wine Intelligence)公布的全球葡萄酒市场报告《2021年全球指南》显示,美国仍然是2021年度全球最具吸引力的葡萄酒市场,但中国从原先的第4位跌至第17位,由“增长”型市场转变成“新兴”的葡萄酒市场。
 
 
 
“关注海南”
 
除了在酒水品类、资本关注度上的变化,区域市场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海南也成为了酒业人新的关注点。
 
2020年6月初发布的《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中提到将离岛免税购物限额提高至三倍以上,达到每人每年10万元人民币。2020年6月末发布的《关于海南离岛旅客免税购物政策》的公告中,授权品类新增了进口酒水:每人每次可购买的免税酒水体积为1500ml,酒类包括啤酒、清酒、进口葡萄酒及发酵饮料。同年9月印发的《海南自由贸易港高层次人才分类标准(2020)》中,将”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侍酒师大师(Master Sommelier)”列入其中。
 
 
人头马君度集团、西班牙敖司堡集团、爱丁顿洋酒集团、中粮集团、西班牙胡安卡洛斯酒庄、爱尔兰宝尔势格庄园酒庄、泰国酿酒集团(Thai Beverage Plc)等均把眼光投向了海南。
 
 2021年4月30日,由洋浦国际葡萄酒交易有限公司首批进口的两集装箱酒品抵达国投洋浦港,据了解,该批免税酒品逾1.5万瓶,价值超40万欧元。资料显示2021年五一期间,考拉海购线下新零售店的客流较平日增长160%,许多境外旅游目的地商品十分热销,其中就包括日本山崎威士忌等酒类产品。
 
而根据海南“十四五”规划,海南离岛免税销售额到2022年预计将攀升到155亿美元以上,到2025年底将达到465亿美元。海南,给酒业从业人员带来了无限的想象空间。
 

这一年,疫情依旧反复,对于经常往返于国内外的从业人员来说常规的工作状态被迫改变;这一年,由于疫情与交通堵塞,船期常常延迟,运费也有所上涨,进口商无形之中增加了成本,产品也随之涨价;这一年,澳大利亚葡萄酒关税提高,其他葡萄酒产酒国纷纷嗅到商机;这一年,酱酒空前火热,不少酒商“红染酱”,进口烈酒成为进口酒品类第一;这一年,低度酒热潮来袭,资本跨界饮酒加剧;这一年,海南成为了酒业新市场......
 
站在时间的长河边来看,其实过去的一年与过往的每一年以及即将到来的每一年一样,充满着挑战,同样面临着机遇。如何在市场的变化中,生存或者发展,是每一个企业、每一个从业者都要思考的课题。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