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蕾:我的香槟人生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打造“槟客文化”团队,着力推广香槟文化,举办中国首场100%香槟展—短短4年间,孟蕾以及她的团队将香槟这一小众的葡萄酒变得不再小众。这位80后女孩早早便被“香槟女神”、“首位华人香槟‘奥斯卡’得主”等光环笼罩,而光环的背后却有着不为外人所知的种种心酸与无奈。



  早在半年多以前,就已知道孟蕾准备在上海举办中国首场100%的香槟展。直到孟蕾邀约《葡萄酒》杂志作为官方合作伙伴后,主编Annie找到我说:你来负责写一篇关于孟蕾的人物访谈吧—说实话,我的第一反应是拒绝,因为对这位“亦师亦友”的伙伴实在是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立场去描述。
 
  我是孟蕾所领导的“槟客文化”团队的初创成员。参与了最初iChampagne平台的组建和运营,跟随孟蕾走遍了香槟产区大大小小的葡萄园,一起聆听过众多香槟从业者的心声。接到这个题目后,才意识到在香槟的3年间,居然大半的时间都和槟客文化有关。大概这就是为什么拒绝主编时会让她如此光火吧—“我们要做的是有温度的人物访谈!你熟悉她,了解她,跟她一起经历过那些走遍香槟区的日子。这就是让你写充足的理由!”好吧,我所知道的这位在法国授勋香槟校尉,引领了中国的香槟市场潮流,推动普及香槟概念的80后女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在我眼中:孟蕾是一个理想与完美主义并存的人。
 
初识孟蕾
 
  初识孟蕾是2014年年初在香槟酒的“首都”Epernay市的圣文森节(fête Saint Vincent)上—香槟区酒类从业者最盛大的传统节日之一。依稀记得在穿着各种奇怪传统服装的游行队伍里面,打扮得体的孟蕾让人很容易一眼认出。读奢侈品管理出身的她总是很注意在别人面前的形象,也很符合香槟人一贯的气质:优雅,温和。
 

  初识孟蕾时,她已在法国和国内办过不少小规模香槟晚宴以及培训活动。慢慢地,也在国内一些喜欢香槟的圈子里被称为“香槟女神”、“香槟小公主”。但在熟悉她的人身边,孟蕾会展露出更接地气的一面。平时衣着讲究,谈吐得体其实是为了维护她所挚爱的香槟的一贯气质。“因为香槟传达的是一种优雅的形象呀,我是做这个的推广的,当然要符合香槟的气场。”谈到这一点,孟蕾总显得挺骄傲的。
 
  有时候,其实连我也不太了解孟蕾对香槟的热爱为什么如此地强烈。从兰斯高商(NEOMA)毕业以后,她曾一度参与法国著名的酒评家组合贝丹德梭(Bettane & Desseauve)团队,对于勃艮第酒孟蕾也有过深入的研究。但是最终把她留住的,却是国内为人认知多年,却依然十分小众的香槟。推广面对的困难是多样的:国人的口味、价格、认知水平等等存在差异。仅凭历史出口统计数据,许多香槟酒庄也没有动力开拓这一新市场。很多跟我一起读香槟专业出身的同学,最后都黯然踏上了通往波尔多的火车,把香槟留在了回忆里。
 
  “我的梦想是要在国内专门为香槟办一场酒展。”在我离开兰斯之前的一年,有一次孟蕾很兴奋地跟我说了这句话。当时十分震惊,毕竟那时候团队没几个成员,要做成这样一件事实在是遥不可及。但看到孟蕾脸上充满理想的光芒,却又不由自主地相信了。她身上有种难以言说的理想主义特质,想做一件事的时候可以不顾一切,不考虑现实的困境,甚至也不怎么理会别人的质疑。
 
  于是,中国第一个100%香槟展今年就要在上海举行了。
 
行走在香槟的山野间
 
  采访孟蕾时更多是一种对往日穿梭于香槟区的回忆和总结。“我们都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有许多人读一个葡萄酒的文凭,却连葡萄园都没见过,怎么能够说得上是学了葡萄酒呢?”孟蕾笑道。
 
  在组建和运营iChampagne平台后,其实做得最多的事情还是在跑酒庄和跑葡萄园上。如果要拜访酒庄,行程通常会安排得比较紧张。
 
  特别是熬夜赶了一晚上稿后,第二天天蒙蒙亮还得开车赶往村子里感觉特别的痛苦。基本上早餐都是在车上用一个羊角包解决,或者不吃省点时间补个觉。差不多到目的地了,孟蕾强撑着惺忪的睡眼开始在车上化妆—奔驶在起伏不定的兰斯山脉上自然也没法化出太好的妆容,对于十分注意个人形象的她来说,也算是为香槟作出的一点小小牺牲吧。
 
  正如孟蕾常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我不是在酒庄就是在去酒庄的路上。”事实上她呆在兰斯家里的时间确实很少。就连冬天零下10度的天气也没办法让她在家多呆会。常常是一个电话打过来,说国内做活动缺少哪里哪块葡萄园的照片。然后就只能无可奈何地开着车跟着她出去拍个照,捡几块香槟区典型的石灰岩来做活动的展示品。冬天下了雪之后的葡萄园看着很美,可是人或者机器走过之后翻起的泥泞却让人难以下脚。“全世界只有我的Roger Vivier和Louboutin(名鞋品牌)最接地气。”孟蕾一脸苦笑地说道。大概只有在下葡萄园的时候,孟蕾才会让人惊讶地转换出接地气的一面。
 
  每逢香槟区采收季,是我们最忙碌的时候,跟着相熟的酒农下田里摘葡萄,将葡萄送回实验室测量各种指标,跑压榨中心等待压出来的头道汁—别想着还要维持香槟人一贯的优雅,用沾满泥巴的双手摘下一串葡萄送入嘴里尝尝,不需要理会表皮上沾满的灰尘。“常说品酒品的是风土,连土都没吃过,怎么去了解风土?”
 
只为所饮为星辰
 
  回忆跟着孟蕾工作的经历,其实并不总是愉快的体验。大概是搞文字的人都有的通病吧,我们都有着要命的考究癖,还带点拖延症。记得2014年9月孟蕾跟我说已经注册好了“iChampagne爱香槟”公众号,让我开始给平台供稿。我第一篇发表的文章,记得当时花了3天时间,反复地翻阅上学时的笔记还有参考书,搜了四五篇文献才终于写出来第一稿—毫无悬念地被孟蕾毙掉了。
 

  孟蕾身上的完美主义,有时候真的挺令人抓狂。不过很心酸但又不可否认的是,这份完美主义影响着围绕她工作、学习的一帮人。每次交文章到孟蕾手中总是会提心吊胆,虽然以她的性格并不会直接指出你的毛病在哪里,但每次回头看到自己的稿件被修改得面目全非还是会觉得很羞愧。于是乎会自觉地去挖掘文字,内容上的不足,去思考如何更好地呈现给读者。我那种抠字眼,为一两个词纠结半天的毛病大概就是这样养成的。
 
  题目其实与我以往所写过的文章里的一句话相关:吾所饮,即为星辰(I am drinking the stars),而现在也改编为槟客文化平台的一句标语。这句话正是传说中“香槟之父”唐培里侬(Dom Pérignon)第一次喝到带气泡的香槟酒时所发出的赞叹。不过传说归传说,之所以引用这样一句话是它所代表的那种第一次从冷酷的凛冬过后尝到香槟所带来的喜悦。
 
  团队组建初期,香槟市场一直都处于不温不火的局面。国人不太能接受这种高酸,带气泡的葡萄酒。而且也因为法国内需市场太过强势(法国本土香槟占消费总产量近50%),就连酒庄也没有动力去开拓遥远东方的中国市场。所以为什么在得不到太多支持的情况下,还要去推广这样一种小众的葡萄酒呢?
 

  “我很喜欢香槟酒、香槟区和所有与香槟有关的生活方式,就决定留在香槟区,把香槟作为第一项事业。香槟真的很小众,做这项工作,阻力不胜枚举。”回忆最初组建团队推广香槟的初衷,孟蕾说道,“而且从一开始我们就选择不代表任何酒庄、组织或进口商。所以那时团队支撑得确实很勉强,但也给了我们自由去推广我们认为好的香槟。每一次国内的活动,都有人在问是否是酒庄提供的支持。其实都是自掏腰包,甚至连酒都是从我自己的酒窖里面拿的。”
 
  最初iChampagne的成长确实很艰苦,甚至说举步维艰。找不到太多人参与平台的建设,孟蕾也面临着线下活动需要法中两国奔波的辛劳。但她的辛劳也让很多人慢慢地看到了这个平台,慢慢地愿意去接触香槟这样的酒。“很想感谢跟我一起摸索前行的团队小伙伴,跟我这样一个理想主义的‘女魔头’一起,为了一个看不到尽头的愿景,法国和中国两边基本24小时不间断地在工作。另外,我最幸运的地方应该是有一直无限支持我的家人,以及几个会时常鼓励帮助我的朋友,比如亦师亦友的吕杨。”
 
  孟蕾一直将iChampagne到后来的“槟客文化”当作是推广香槟的文化桥梁。作为文化推广者的角色,她的努力也让很多酒圈内的人士开始关注香槟这一小众的葡萄酒。更让人兴奋的是,酒庄以及香槟官方的组织也开始认可这一份努力。
 
香槟校尉的规划 


  早在2015年,孟蕾就在兰斯授勋“香槟骑士”称号,2017年则进一步晋升为“香槟校尉”。这一荣誉勋章来自于最早由路易十四组建的,一个以推广美酒美食目的的香槟襟彰会(L’ordre des coteaux de Champagne)。在法国本土,“香槟校尉”的称号一般会颁发给为香槟推广作出卓越贡献的个人或者组织,通常会颁发给酒庄庄主或者某些推广组织,目前来说很少有华人在法国获得授勋。
 
  2017年10月,更重磅的消息传遍了香槟酒圈—孟蕾成为首位香槟界“奥斯卡”华人得主。这是全球唯一一个关于香槟的奖项“Trophées champenois”,由全法发行的香槟专业杂志《Bulles & Millésime》主办。经过一个多月的投票,孟蕾从包括顶级香槟品牌Veuve Clicquot, Duval Leroy以及F1香槟赞助商Champagne Carbon在内的众多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获得“年度最佳香槟区宣传个人(机构)”奖。这是该奖项第一次提名华人,也是首次由华人获得。
 
  得知这一消息时我已回国将近一年,很遗憾没有在现场见证这一时刻,给团队每位成员一个拥抱。但又很高兴地看到孟蕾以及槟客文化平台已经成长到这样一个高度。虽然现在已经很少参与槟客团队的活动,但也让自己开始能够以一个“旁观者”的角色去看待槟客文化的未来:“中国太大,不可能走遍所有地方,跟所有人分享香槟。所以明年会推出认证讲师培训以及城市宣传大使,带动更多的人跟我们一起传播宣传香槟酒和香槟文化。”在谈话中,孟蕾还是依然保持着最初那份纯粹。
 
  近几年,孟蕾更关注侍酒师这一群体对香槟推广的积极作用:“侍酒师是真正能接触到很多终端消费者的职人,中国侍酒师普遍很年轻,但是他们非常努力,对香槟和所有葡萄酒的理解进步极快,我相信他们以后会是传播香槟酒和文化很重要的人。另外通过今年的香槟酒展,除了是完成自己的梦想,也是希望香槟的文化能够惠及更多消费者。”依然能够听出孟蕾的那份理想光芒,凛冬过后饮用香槟的那份喜悦,也终于像当年唐培里侬那样脱口而出:“只为所饮为星辰”。
 
孟蕾 Lei MENG
北京槟客文化传播公司创始人。
法国官方香槟骑士襟彰会授勋香槟校尉;
2017年香槟奥斯卡"Trophées Champenois"年度最佳宣传机构得主。
主要从事香槟酒贸易咨询业务及香槟文化推广,
并为私人收藏家提供顾问服务。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33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