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Hobbs:马尔贝克之王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保罗·霍布斯(Paul Hobbs)是人们口中“葡萄酒世界里的乔布斯”,也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酿酒顾问之一。他是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眼中的“松露猎犬”,有人将他比作美国版的“飞行酿酒师”米歇尔·罗兰……总而言之这位两度成为帕克“年度葡萄酒名人”的人物成为了现代马尔贝克开创性的人物。他让世界知道阿根廷马尔贝克可以出产如此高质量并具有代表性的葡萄酒,也在带领昔日马尔贝克的故乡卡奥尔(Cahors)走出历史的泥淖……或许在不远的将来,他的名字将与“马尔贝克之王”划上等号!
 
Paul Hobbs is not just the Steve Jobs of wine, and twice named Wine Personality of the Year by Robert Parker, he should be the best winemaker of Malbec. From Robert Mondavi to Opus One and later Simi Winery, then he worked as exactitude of winemaker and consultant globally. He helped Argentina bring that region into global focus, and making fanatic Malbec wines, and finally working with Bertrand Gabriel Vigouroux in Cahors set out to a new interpretation of Malbec of Cahors for Crocus, redefining Malbec from its birthplace. 
 
 
  如果你想成为一位葡萄酒大师或侍酒师大师,或许参加一个终极考试就能实现,然而,如果你想成为一个酿酒大师,或世界著名的酿酒师,那么你只有用作品来说话了!
 
  今天,我就想跟大家聊聊一位用作品敲响世界大门的著名酿酒师,他叫Paul Hobbs 保罗·霍布斯。他曾经酿造出7款满分之作的葡萄酒,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酿酒顾问之一。或许很多中国消费者并不熟悉这个名字,但福布斯(Forbes)曾将他比喻为美国“葡萄酒界的乔布斯”,你能get到这样的地位吗?他还曾被The Drink Business评为全球10大最具影响力酿酒顾问第三名,还有人将他比作美国版的“飞行酿酒师”米歇尔·罗兰(Michel Rolland),而全球最知名的酒评家罗伯特·帕克更亲切地将他称为“松露猎犬”!
 
  我曾两度错过他来中国,并至少三度错过他们家的品鉴会或晚宴,刚开始没太在意,因为极少因为一款酒的知名度而盲目追捧,直到2018年的“马尔贝克世界日”(Malbec World Day),我们做了一期马尔贝克的主题品鉴,在盲品中,为阿根廷Vina Cobos(可宝斯酒庄)一款马尔贝克所折服,才开始留意这个酒庄和它的酿酒师。那一期杂志,整理自己的品酒笔记和资料,为专栏写一篇文章时,才发现我几度错过的这个酒庄竟然是阿根廷酒王一样的存在!于是,当2018年末他再度来中国恰巧和我遇上档期冲突时,我安排了同事前去采访,直到2019年1月看到采访成文,才发现Paul Hobbs在葡萄酒世界里的牛掰故事。
 
  2019年11月他终于再度前来,我自然不会再错过机会,前去会一会这个葡萄酒界的乔布斯,看看他到底如何成为了Robert Parker口中的“松露猎犬”,并两度被他评为“年度葡萄酒名人”(Wine Personality of the Year)。
 
葡萄酒的狂热信徒
 


  我的同事写过一篇《Paul Hobbs:风土的信徒》,大家感兴趣可以去找2019年1月刊或同期的公众号推送,里面详细描述了这个曾经拥有宇航员梦想的少年,在经历了医生“弱视”的诊断后感到非常崩溃,16岁开始就觉得自己应该寻找别的出路。后来,这个“葡萄酒界的坏男孩”一路成长,加入“美国酒王”Opus One的“梦之酿酒师团队”,成为其中重要一员,参与了以作品一号为代表的葡萄酒品牌酿造,并在著名酒庄思美(Simi Winery)从助理酿酒师一路做到酒庄副总裁兼酿酒师。取得一系列成绩之后,来自世界各地的橄榄枝开始向他伸来,他先后在北美、南美以及欧洲多个酒庄担任酿酒师或酿酒顾问,成为了美国版的“飞行酿酒师”米歇尔·罗兰。他的飞行酿酒经历中,有一段堪称人生指路明灯般的存在,冥冥中将他带往一个前人从未走过的方向!
 
  1980年代末,因为在美国加州的出色表现,知名度在国际上也渐起。1988年,他第一次受邀前往阿根廷,后来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了,他和卡氏家族酒庄(Bodega Catena Zapata)当年的庄主Nicolás Catena合作,把阿根廷马尔贝克的知名度推向了世界舞台,从此让阿根廷葡萄酒在国际上有了属于自己的特色和标杆性的葡萄酒。
 
  然而,这只不过是他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酿酒顾问之一的起点。1991年在美国加州创立了自己的同名酒庄宝贺斯(Paul Hobbs),1999年又在阿根廷创立可宝斯庄园,旗下酒款屡获高分评价。但这位“葡萄酒的狂热信徒”对于葡萄酒新项目开发的脚步并没有停歇,除了打理自己的多个酒庄,他还为匈牙利、阿根廷、智利等世界各地的30多个酒庄做酿酒顾问。足迹甚至遍及亚美尼亚这样的葡萄酒边缘小国……在他看来,酿酒已然变成他终生的职业。“我觉得即便人倾尽一生,都不可能掌握葡萄酒,因为有无数的葡萄品种和无数有潜力的产区值得去探索。”
 
  随着知名度的不断提升,邀约更加纷至沓来,“要做的工作太多了,我已经砍掉了很多邀约了。”Paul笑说。这个已经做好准备用一生去追随酿酒事业的“葡萄酒的狂热信徒”这一次又带着他一个准备了10年新作品前来,而这个作品,不但冥冥中连接了他和卡氏家族酒庄共同将阿根廷马尔贝克的知名度推向了世界舞台的一段历史,也将这个故事引向了一个追寻马尔贝克之源的方向。
 
走向世界,成为马尔贝克之王
 


  Paul在马尔贝克酿造上取得很多的成功,我问他:“从阿根廷到卡奥尔,似乎你就是个马尔贝克专家,是因为兴趣选择的这个方向吗?”他笑说:“这个故事得先从阿根廷说起!”
 
  于是,他谈起1980年代末的自己:“我一直在寻找职业生涯中的新挑战,1988年3月从阿根廷旅行回来之后我还去了智利,我认为南美将会是下一个即将崛起的葡萄酒产区。”在那里,他见到了同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一起做过研究的校友,正是他校友将他推荐给了哥哥Nicolás,也就是当时卡氏家族酒庄的庄主。Nicolás请他帮忙开发国际市场,因为那时阿根廷葡萄酒没有出口,质量也不太好,存在很多的问题。一年后,他答应前来。1989年他来到阿根廷,正式开始为卡氏家族酒庄工作,一直持续到1997年。很多人其实并不知道,刚开始的时候,Nicolás主要是让Paul酿造霞多丽,其次是赤霞珠,因为Nicolás认为那是国际市场上需要的葡萄酒。
 
  不过,Paul更感兴趣的其实是马尔贝克,虽然那时他对这个品种没什么经验,马尔贝克当时也不是阿根廷的招牌,甚至被认为是质量比较差的混酿品种。但他曾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做过相关的研究,知道马尔贝克也曾属于贵族品种(Noble Grape),所以跟卡氏家族酒庄商量,希望他们在经济上支持自己在这方面的研究,并且开始尝试将这个品种运用到商业酒款的酿造上。刚开始Nicolás并不支持,幸好Nicolás当时住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所以这个“葡萄酒界的坏男孩”再次发挥了他的本色,趁着Nicolás不在门多萨的时候就跟当时的主管背地里开始偷偷捣鼓,直到后来美国媒体前来,他们将自己偷偷酿造的马尔贝克介绍给美国记者。后来,《西雅图时报》的Thomas Stockley写了一篇名为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的报道,对他们的马尔贝克给予了极高的评价。Nicolás这才下定决心开始酿造,但他不想让这个产品贴上自家标签,于是给了这款马尔贝克一个全新的名字,也就是今天大家熟知的“Alamos”。
 
  1993年,Alamos出口美国,市场反响出乎意料的好,受到很多葡萄酒爱好者的追捧。后来又出口到加拿大的安大略、魁北克,再接着是英国,然后是整个欧洲……现在已经出口到世界各地,也逐渐成为国际认可的葡萄品种。但在那之前,阿根廷直到1993年以前几乎都没有代表性的葡萄品种,他们完全开创了阿根廷葡萄酒酿造的一个全新的品类,不仅让马尔贝克成为阿根廷标志性的葡萄品种,也将阿根廷推向了国际市场。
 
追寻马尔贝克之源
 
  马尔贝克在阿根廷如火如荼地兴起了,却在它的老家卡奥尔(Cahors)逐渐受冷落,所以法国人开始坐不住了。于是贝特朗·加布里埃尔·维古鲁(Bertrand Gabriel Vigouroux)2009年跑到了阿根廷,想了解马尔贝克为什么能够在阿根廷这么火?经人介绍,Bertrand找到Paul Hobbs。
 
 

 
  Bertrand的家族从1880年代就在法国卡奥尔生产葡萄酒,而位于法国西南部的卡奥尔地区(Cahors)正是马尔贝克的故乡。但马尔贝克却因为抗寒性和抗病性不佳在法国的受欢迎程度日益下降,随着根瘤蚜虫病席卷欧洲和1956年的一场霜冻,两场灾害几乎毁灭了法国大部分的马尔贝克。Bertrand和Paul第一次见面一番恳谈后,决定邀请Paul成为他的合作人。而Paul在2009年第一次前往卡奥尔后发现,这里的马尔贝克真的是酿得不太好,酒液污染、过度萃取、卫生等很多问题都存在,但久经酿酒考验的Paul却反而更有信心了:“这些酿酒方面的问题都是可以纠正的。”但这里的土壤和地形的奇妙却更加令他着迷,甚至让他想到了勃艮第。
 
  后来他带上地质学家一起考察,发现这里的土壤确实有一部分跟勃艮第一样,同属侏罗纪时期形成的土壤,其中的红色黏土含铁和石灰岩的比例更高,这让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因为阿根廷和加州都没有这样的土壤。他的伙伴Bertrand说:“Paul,我带你去看点东西吧。”然后把他带到了图书馆,看到历史资料显示当地的土壤就跟勃艮第的一样,他开始充满信心和热情地踏上了这个追寻马尔贝克之源的旅程。
 
以古蔻酒庄(Crocus)开启马尔贝克的复兴之旅
 
  马尔贝克在它的故乡卡奥尔没落之后,1971年,Bertrand的爸爸是第一个把马尔贝克引回法国的人。他曾立志要把马尔贝克这个曾经在卡奥尔耀眼的品种重新做起来,但他不明白自己的儿子为什么要跟一个美国人合作,因为在老爷爷世界里,法国人不是更懂酿酒吗?所以Paul很感谢Bertrand千里迢迢去往阿根廷找到他,并且信任他。Paul回到马尔贝克之源,先是花了3年时间来指导Bertrand和他的团队。先是种植方面的调整,然后才是酿造……历时5年,2014年终于上市的第一个年份。他们将这个新的品牌命名为Crocus(古蔻酒庄)。得名于当地盛产的番红花(Crocus Sativus),因为自14世纪以来,番红花就在卡奥尔地区种植,并用于生产著名的香料藏红花而备受赞誉,而这也正是Paul和Bertrand重新定义马尔贝克的发源地的一种追求,将旧世界古老的风土与新世界的视野相结合。
 
  古蔻酒庄(Crocus)酿成之后,第一个上市的市场是美国。因为产量不多,所以目前只会精选市场和渠道发售,并精选合作伙伴去放配额(中国选了乐富酒业作为独家代理)。目前除美国市场以外,只投放了中国市场,连原产地法国都没有上市发售。我问他为什么?他说问得好,他认为(市场)基础很重要。因为他们在美国有比较好的销售和网络(渠道)基础,他认为自己在美国的市场基础比法国甚至德国都要更好。其次,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卡奥尔在300-500年前,曾经是法国最著名的葡萄酒产区之一,后来铁路的出现,这个局面开始发生改变,甚至一度成为法国最贫困的地区。法国人非常谨慎,而卡奥尔人守卫传统,却不是追求酿造更好的酒。“现在,我们正在做的工作是改变人们的观念,他们的技术落后了,他们远远落后于法国其他地区。因此,这个新项目有助于这个地区的复兴……”


 
  Paul语速飞快地说着,如同你所能感受到他的脑袋在飞速轮转,其间,他总是情不自禁地大肆跟我谈论风土、地理和地形等等,比较法国、阿根廷和加州几个不同产地的差异……看着他的双手随同他的语调在空中比画出一个又一个动作,恍如跟你在描绘风土和地形,有种天生为之痴狂和沉迷的状态,让人感受到一种无法言喻的魔力,或许正是这种魔力驱使着他如此醉心于葡萄酒的酿造,在过程中观察和捕捉每一个细微的风土条件,调整种植和酿造上的每一个细节,然后成就一个又一个作品,从而形成一个品牌。我突然相信:或许在不远的将来,他的名字将与“马尔贝克之王”画上等号!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