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看希腊农业部有多固执吧!

 
对于酿酒师来说,各种各样的法规就像是枷锁一般的存在。目前,我和希腊农业部就因为一个法规产生了分歧:他们的法规导致我朋友的酒庄无法将我最喜欢的白葡萄酒装瓶,但酒庄这样做的原因只是为了确保这款酒始终处于最佳状态。
 
以前我写过自己对凯法利尼亚岛罗柏拉葡萄酒(Robola of Cephalonia)的喜爱,这款精致的干白葡萄酒来自阳光灿烂的爱奥尼亚群岛(Ionian island)。我这么喜欢罗柏拉这个葡萄品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去过很多次凯法利尼亚岛,并且参观了很多位于奥马拉山谷(Omala Valley)的小型葡萄园。但我可不是因为怀旧才喜欢这些葡萄酒,它们绝对是清新、迷人且纯净的酒款,值得好好探索。
 
 
在我第一次去拜访Petros Markantonatos和Mariana Cosmetatos时,他们正将自家金缇利尼酒庄(Gentilini winery)的葡萄酒用合成软木塞来封瓶。在20世纪90年代,软木塞污染是葡萄酒行业遇到的主要问题之一。他们的葡萄酒精致、芳香,带有罗柏拉葡萄特有的矿物特征和花香,所以即使是最轻微的软木塞污染也会破坏这款葡萄酒的风味。
 
我当时还在英国著名的葡萄酒零售连锁店Oddbins工作,受到Oddbins的鼓励,一些有前瞻性的酒商热情地接受了这些看似实用且不会造成软木塞污染的合成塞。与某些合成酒塞不同,诺玛科(Nomacork)的人工软木塞更加柔软有弹性,很容易从瓶中取出来。它们看起来很时髦,按道理还可以反复使用——这似乎就是理想的瓶塞。
 
 
遗憾的是,时间告诉我们,这样的瓶塞并无法避免氧化,瓶内葡萄酒可保存的时间依然不长。据我所知,已故的保罗·庞坦勒维(Paul Pontallier)就曾在玛歌酒庄尝试过用合成塞并且发现了其不足之处。保罗并没有用合成塞给玛歌酒庄的葡萄酒装过瓶,但他用过小批量的玛歌酒庄三等酒来做实验。
 
这些葡萄酒从未公开销售过,保罗曾在伦敦举办过一场葡萄酒品鉴会,分享自己的实验经验,但就算在这场品鉴会上也没有出现过用这些合成塞来装瓶的酒款。他告诉我们,这些葡萄酒的品质实在是太差了,完全不值得拿出来品鉴。但我们也尝到了玛歌酒庄一些用Stelvin牌螺旋瓶塞来装瓶的隐藏酒款——保罗对于结果很满意,但他还是希望在广泛采用螺旋塞之前对葡萄酒做更长时间的测试。
 
 
对于合成塞的不足之处,我有自己的看法。几年前,我在批发商的促销活动中买了几瓶便宜的金缇利尼酒庄罗柏拉葡萄酒。这些酒已经有4年酒龄了,我知道买下它们就是在冒险,但是价格实在很吸引,我又喜欢这些葡萄酒,所以我选择赌一把。然而,箱子里的6瓶葡萄酒都被氧化了,它们的颜色很深,味道苦涩。
 
我并没有从饮用中得到任何乐趣,所以它们只能用来烹饪,并且很快就在厨房里被用完了。或许在储存过程中,这些葡萄酒也没有保存得当,比如暴露在高温下,但是我在同一家公司中买的其他葡萄酒尝起来并没有类似的情况。因此,我认为就是这些酒的瓶塞出现了问题。
 
 
在新西兰,酒商通常会用螺旋盖来密封葡萄酒,只有不到5%的葡萄酒仍然使用天然软木塞。说真的,在当地用软木塞的葡萄酒太罕见了,以致于我在去一些餐馆的时候,不得不向服务员展示如何使用开瓶器。新西兰的庄主们在2001年时发起了一场“螺旋盖倡议”活动,这场活动是为了回应远在地球另一端的葡萄牙软木塞厂商,告诉他们:看看你们供应的软木塞质量多差。
 
来自库姆河酒庄(Kumeu River Winery)的酿酒师迈克尔·布拉伊科维奇(Michael Brajkovich)也是一位葡萄酒大师,多年以来他一直担任新西兰螺旋盖倡议活动的主席。迈克尔进行了长期的实验,对比用软木塞和螺旋盖装瓶的同一批葡萄酒的氧化程度。他发现,用螺旋盖装瓶的葡萄酒状态一致,而使用天然软木塞装瓶的葡萄酒状态不一。对他而言,同一批次的葡萄酒能保持一致的状态,就是因为使用了螺旋盖。
 
 
我记得在听到金缇利尼酒庄打算开始用螺旋瓶塞来给罗柏拉葡萄酒进行实验性装瓶时,我感到很高兴。显然,这对于他们酒庄所产的精致、迷人的葡萄酒而言,是理想的选择。也正因如此,当我知道由于希腊农业部坚决地执行一项38年以前的法律,所以金缇利尼酒庄不能用螺旋盖来给罗柏拉葡萄酒封瓶时,我才会感到如此震惊。
 
1974年的第978号官方文件中指出:“带有原产地名称的葡萄酒只能装于容量小于1L的玻璃瓶中,并且只能使用软木塞”。由于Robola of Cephalonia是一个原产地保护名称,所以必须使用软木塞来封瓶。
 
 
为了符合欧盟第2007/45号文件,从2008年开始,希腊就取消了禁止使用大瓶来罐装葡萄酒的规定。甚至软木塞的定义也在扩大,复合塞被允许使用,但禁止使用螺旋塞的规定依然存在。问题在于,1971年创建希腊优质葡萄酒体系法规时,要求在软木塞的上方、酒帽的下方放一个纸封,上面写明在特定批次中生产的瓶数,但如果是使用螺旋塞就无法做到这一点了。
 
Petros和Marianna也可以使用螺旋塞来封瓶,可这会导致他们的葡萄酒无法被分类在凯法利尼亚岛产区,也无法将罗柏拉这个葡萄品种标在酒标上。
 
 
综上所述,我对于希腊农业部在这个问题上的顽固态度感到很无奈。尽管有大量来自海外的证据可以证明螺旋盖的品质并不低,比如库姆河酒庄和玛歌酒庄的实验,还有希腊葡萄酒大师伊安尼斯·卡拉卡西斯(Yiannis Karakasis)的品鉴记录,希腊葡萄酒评家尼科·曼内斯(Nico Manessis)和葡萄酒大师康斯坦蒂诺·拉泽拉基斯(Konstantinos Lazerakis)等人的专业意见,但希腊农业部还是坚持认为,酒庄要使用天然或合成的软木塞——他们冒着让葡萄酒污染或者氧化的风险来禁止酒庄使用螺旋塞,但与此同时,全世界都因为要“保证葡萄酒品质”而正在使用螺旋瓶盖。
 
希腊农业部的做法也让我们无法在尽可能好的储存条件下,享用到本来非常优质的葡萄酒,这种做法真是太愚蠢了!

 
David Allen MW
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
全球用户数量最多、影响力最大的葡萄酒信息搜索网站Wine-Searcher(葡萄酒搜索引擎)的葡萄酒总监。
从业近30年,具有丰富的葡萄酒销售、推广、培训、品鉴等方面的知识。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