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丨卖中华国酒的干邑传人 ——专访卡慕干邑第五代总裁西里尔·卡慕

  卡慕干邑(CAMUS),作为法国最大的干邑家族企业、中国市场的四大干邑品牌之一,以“中华国酒”的名号一举包揽茅台和古越龙山在国际免税店网销售,本来就不一般。即便面对各大酒业巨头的收购潮,卡慕干邑依旧坚守着家族传承精神和历代相传酿造干邑的秘技。如今,面对着中国国内因反腐败措施落实随之而来的干邑销量下降状况,卡慕干邑又能否继续以独特的视野和策略扭转乾坤?且看我与卡慕干邑第五代总裁西里尔·卡慕(Cyril Camus)对话,谈干邑家族使命与未来。
 

文 关雅文 图 受访者提供 编 Kent   设计 王健芸
 
学习中国文化
 
  和卡慕干邑第五代总裁西里尔·卡慕对话,和他的飘逸长发留给我印象一样深刻的是他对家族使命的一句精简描述,“我们不仅仅为自己酿造干邑,上一代在陈酿,这一代在蒸馏,下一代在装瓶(We do not make Congac for ourselves. Congac has been aged by last generation, is distilled by my generation, will be prepared by next generation.)”。关于西里尔的卡慕干邑传承征途,他说大概要从1991年说起,“当时干邑开始进入亚洲市场,我刚从美国留学后回到法国,正与父亲商量下个留学目的地。当初动机很简单也很商业,那时候我们的干邑在日本已经卖得很不错,韩国市场相对较小,庞大的中国市场无疑成为我们新的开拓目标。于是父亲决定将我送到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进修(UIBE),修读中国环境经济,学习中文和领略中国文化。”
 
  转眼二十多年,如今的西里尔说着地道的普通话,在看待中国烈酒市场上有独特的视角,“中国人对新事物充满好奇心,学习能力和应变能力很强,会根据环境的变化而作出调整,应对中国市场,一定要灵活变通。中国人很重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和关系,这一点和卡慕干邑的家族精神尤为相像”。西里尔在中国生活的经历让他的包容能力更广,他强调,在北京留学的那四年对他影响很大,他回忆道,“那时候还是学生,朋友常常会带些像小二(二锅头)和茅台等中国白酒给我尝,当时我就觉得这些中国酒很特别,应该让更多人知道!”。
 
  想要在中国这样正在发展的市场抢滩成功,天时地理人和缺一不可,当年卡慕干邑没有选择由国内的分销商代理经营,反而亲自到中国设立分公司(即现在的源流国际贸易集团),其实是件挺冒险的事,但在西里尔看来,却是要“接地气”的必然之举,“九十年代,在中国国内匮乏经验丰富的干邑进口商和分销商,如其贸然将我们的品牌交给不了解卡慕干邑的人,我和我父亲都认为,不如亲身到中国市场打拼。后来,在一些机缘巧合下,我在中国认识了些很重要的朋友,这是我的优势,也是我们在环球免税店(DFS)销售茅台、古越龙山等中国烈酒的契机。卡慕干邑和茅台白酒都各自代表了其国家的酿酒文化,目标客户群都是懂得享受和有要求的消费者,我们的旗下产品系列覆盖了多个类别,像香槟、冰酒等葡萄酒,还有烈酒和水”。关于“中华国酒”的设计理念,西里尔接着说道,“机场的免税店每天有来自世界各国的旅人,将茅台与古越龙山这样具有中国特色的烈酒结合打造为“中华国酒”,在免税店一并推广,让中国顾客看到会想着带回去送礼,外国顾客想要买下当作特色手信。另一方面,这也让我在中国市场推广卡慕干邑上有了新的灵感:茅台能成为中国最成功的白酒品牌之一,他们在传达品牌理念必然有过人之处,我经常想,假若让茅台来推广卡慕干邑,他们又会以怎样的方式将品牌价值传达至消费者”。

 
稳守免税渠道
 
  说到卡慕在环球免税店(DFS)以“中华国酒”的名衔销售中国名酒,相信阁下自然会联想到卡慕干邑强大的环球免税店销售网,如果要用一实例体现卡慕干邑的家族传承精神,这实在最好不过。1960年,罗伯特·米勒(Robert Miller)和查克·费尼(Chuck Feeney)在香港共同创立环球免税店(DFS),当时的环球免税店与现在大相径庭,不但水静河飞,不少品牌因为担心免税店的价格会影响品牌价值,令奢侈品不够“奢侈”,而拒绝与环球免税店合作,又或者故意缩短赊购期限至十五天(一般六十天)和要求先付款再交货。那时候,日内瓦钟表集团明示“在环球免税店摆卖无法显示出他们钟表产品的质量”,而香奈儿(CHANEL)向免税店表态其香水系列只适合在最高端的卖场出售。1965年,米高•卡慕(Michael Camus),即西里尔的爷爷,有天在夏威夷火奴鲁鲁机场的免税店视察没看到卡慕干邑,追问下才知道免税店的资金周转有问题,于是米高·卡慕(Michael Camus)邀请查克·费尼(Chuck Feeney)到巴黎会面。两人交谈,查克·费尼(Chuck Feeney)说因为另一边汽车生意让资金未能自如周转,但对免税店的前景充满信心,希望可以直接从卡慕购入干邑,并寻求更长的赊购期限以作运营周转,米高·卡慕(Michael Camus)真的也没多想就爽快答应了,并慷慨地给出特别延长至120天的赊购期限。两位哥们就此达成协议,最后查克·费尼(Chuck Feeney)更答应高·卡慕(Michael Camus)会全力推广卡慕干邑,并让卡慕掌握太平洋及远东地区的环球免税店销售网络。
 
  当年两人的君子之约,传承至今,造就了两个企业的巨大成功。然而,重大的转折点发生在1996年,LVMH收购了环球免税店(DFS),买下查克·费尼(Chuck Feeney)的全部股份,而另一位创始人、现年81岁的罗伯特·米勒(Robert Miller)则保留38%的股份并留任于环球免税店。如今卡慕仍然在环球免税店销售网络占据着重要位置,但毕竟LVMH旗下有自己的品牌干邑,罗伯特·米勒(Robert Miller)亦年事已高,竞争日渐激烈的状况,当年的君子之约能不能继续承转下去,在我看来,这对卡慕干邑来说非常关键。
 
无惧企业并购
 
  而在国际烈酒市场的舞台上,正在上演日本酒业巨头三得利(Suntory)以136亿美元收购美国烈酒生产商Beam的戏码,现时双方已同意交易,正在等待股东们的同意和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审核批准。并购成功后,三得利将紧随帝亚吉欧(Diageo)和保乐力加(Pernod Ricard)其后,成为世界第三大烈酒企业,平分秋色。目前可以遇见,这三大烈酒巨头在收购其他企业的可能性不大,毕竟他们各自都有相当完善的品牌、品种组合。于是,剩下的相对较小型的家族企业到底是独自坚挺下去,还是去觅一个有前景的主,成为下一个关注点。对于这点,西里尔坦白回应,“不仅是卡慕,对很多家族企业来说,越来越多的企业并购,在资源越来越集中的市场下竞争必定是激烈的,但我对我们的品牌和品质非常有信心。卡慕干邑的品牌价值基于三点:真实(Authenticity)、工艺(Craftmanship)、国际化(International)。作为法国干邑区最大的家族企业,我们从1863年开始酿造干邑一直到现在,而我作为第五代总裁,对世代相传的酿造工艺和技术很有信心,这是其他酒庄或企业无法比拟的,因为当我们将产品冠以自己家族的名字,我们对产品质量和品牌价值必须是感到骄傲的!卡慕旗下的干邑系列跨度很大,无论是深受大众喜爱的VS Elegance干邑到精英之选的Extra Elegance干邑,又或者是口味独特的XO Borderies,甚至去年发行的卡慕150周年纪念版Cuvée 5.150干邑,我们认为每位顾客对干邑都有各自的口味偏好和追求,他们是懂干邑的鉴赏家”。西里尔承认有收到并购的邀请,但对他而言,将干邑家族酿造工艺和承传精神延续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中国作为卡慕干邑的核心市场之一,在2013年,受一系列的反腐措施影响,干邑销售量急降了19%,这对卡慕来说是另一个挑战。关于干邑在中国的未来,西里尔态度很积极,继在北京设有占地500平方米的高度会所卡慕世家酒廊后,卡慕在上海开设可尽情俯瞰南京路全景的卡慕世家高端会所(Maison CAMUS Lounge),西里尔透露,“过去很多人购买干邑是为了送礼,但我们真正希望的是,消费者能亲身品尝卡慕干邑,而不仅仅是摆在酒柜里放着。的确 ,因为调控关系,送礼现象减少了,但个人的干邑消费量有上升。我们的客户是干邑鉴赏家,我在酒廊设置干邑课程的目的,是为了让客人能深入了解干邑产区的土壤结构、种植、蒸馏、甄选、陈酿及勾兑工艺,甚至调配出属于顾客自己的独一无二的卡慕干邑”。
 
  关于卡慕干邑的未来,想必充满各种未知与可能,但我确信,这个干邑家族传承着的酿造工艺和精神,一代代接力绽放光芒。尤其在得知卡慕最近正在开展咖啡业务、在上海开设卡慕咖啡店后,甚至推出加入卡慕VSOP Elegance干邑特制而成的Camuccino,便想起西里尔·卡慕在最后谈及他的两个中法混血的儿子所说的话,“他们将来也会承继家族的使命吧,干邑一直改变,不变的是精神”。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