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7

“葡萄酒教皇”Denis Dubourdieu:一颗温暖星星的陨落

  2016年7月26日,被称为“葡萄酒教皇(Pope of the wine)”的波尔多著名葡萄酒教授、庄主、酿酒师、葡萄酒科学家:Denis Dubourdieu,在与疾病进行了长时间的抗争后,在他出生、成长以及贡献了大半辈子的波尔多离世,享年67岁。包括葡萄酒大师Jancis Robinson等在内的许多业内人士纷纷撰文表达了他们对这位当代葡萄酒界伟人的怀念。

  今年,Denis刚刚被《Decanter》杂志评为2016年年度人物,他的专业成就再一次获得了业内里程碑式的认可。今年6月份在高柏丽酒庄(Chateau Haut-Bailly)为他举行的庆祝仪式上,Denis说道:“我希望能与每一位在我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帮助过我的人,以及我的家人和朋友,一起分享这个荣耀。”“他是葡萄酒界真正的泰斗,”波尔多1855年列级名庄委员会主席Philippe Castéja如是说道,“Denis对世界总是抱着开放的态度,愿意去分享一切,而且他分享的想法总是无与伦比的。”Denis的父亲Pierre Dubourdieu则说道:“Denis一路成长以来并不是最引人瞩目的小孩,可他从不犯错。”
 
  无疑,Denis给波尔多乃至整个葡萄酒世界留下了宝贵的财富。但凡喜爱波尔多葡萄酒的饮家,都或多或少在他们的葡萄酒品鉴生涯中,受益于Denis这些年来在葡萄酒科研领域取得的成果。而作为一名酒庄主和酿酒师,Denis坚持自己的风格和标准,将无与伦比的葡萄酒,特别是白葡萄酒和贵腐甜葡萄酒带给世人,这也是许多酒评家所认同和欣赏的。在Denis职业的一生中,他不仅为包括白马庄、滴金庄、玛歌庄等波尔多顶级酒庄在内的客户当酿酒顾问,而且出版了超过200份研究论文;他的学术观点在全球范围内,被引用过超过7000次;他桃李满天下,学生中包括一些如今名声在外的酿酒师;2009年,他着手成立了如今已是全球最重要的葡萄酒科研中心之一:葡萄与葡萄酒研究学院(Institut des Sciences de la Vigne et du Vin)。
 
  葡萄与葡萄酒研究学院可谓Denis的掌上明珠,他为此感到兴奋和骄傲不已。高柏丽酒庄的Véronique Sanders评价道:“他对现代葡萄种植以及葡萄酒酿造技术有着很深的影响,几乎在每一个方面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和他一起工作总是让人充满期待。他能找出土地的风土以及酒庄所有者的风格,并在酿酒的时候尊重和保留这些风格”。然而拥有顶尖技术的Denis,却又十分谦和,且乐意与所有愿意学习的人分享他的知识。葡萄酒大师Jancis Robinson说:“当我们在为最新版的牛津葡萄酒辞典寻找关于欧洲地区酿酒建议的内容时,Denis无疑是最佳人选。他得知后,义无反顾地答应了。”Denis对葡萄酒酿酒科学方面的贡献,包括研究了导致红、白葡萄酒过早氧化的原因;未熟透的葡萄品种中青椒和蔬菜气味的来源;如何避免葡萄酒中的氧化酵母发出的马厩里的气味;找出了长相思品种中独特香气的来源;分析了贵腐葡萄酒的分子结构等。拉芳酒庄(Domaines des Comtes Lafon)庄主Dominique Lafon评价道:“Denis与波尔多那些最伟大的酿酒师,如Emile Peynaud走在同一条伟大的道路上”。
 
  对于葡萄酒,Denis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在《拉鲁斯世界葡萄酒百科全书》中文版一书的序中,他生动详细地阐述了自己对葡萄酒的理解:“一瓶出色的葡萄酒并不只是单单靠技术来完成,而是靠人类与自然的默契配合。它源自于一个构想的两次诞生。酒的构思源于种植者的想法,酿酒师一个将葡萄转化成天然葡萄酒的过程,这个过程是葡萄酒达到我们所期待的味道:也许是淡雅的,或果味丰富的、清爽的,或令人欣喜的;抑或是美味的、动人的、复杂的、现代的、独特的,或是经岁月沉淀的,产自著名产区的。葡萄种植的终极目标是年复一年出产理想的葡萄,酿造出让人渴求风格的葡萄酒。经过酿酒师的精心培育,葡萄酒诞生于酿酒桶,随后,葡萄酒再次被消费者赋予新的生命,在市场上体现价值。葡萄酒的消费者与种植者、酿造者一起,赋予了葡萄酒第二次生命,他们也是葡萄酒最忠实的支持者。”对于中国葡萄酒未来的市场,Denis也持乐观态度:“18世纪英国爱好者的热爱与支持,令法国波尔多葡萄酒和香槟酒在世界各地大放异彩,未来,中国的葡萄酒爱好者也将会懂得挑选心仪的葡萄酒来搭配他们的佳肴—世界上最古老、最多样、最精致的美食。”
 
  Denis认为葡萄酒是美的化身,“它向我们演绎了酒标背后的历史传承与地理文化,又如同音乐一般,无需语言,却能深深地打动我们,让我们成为更好的自己”。Denis用自己的专业成就了这种美,最后自己也成为了美的一部分。7月29日,他的葬礼在他出生的城市,波尔多的巴萨克(Barsac)举行。这位世界的葡萄酒教授离我们远去,留下与他相守40年的妻子Florence,和两个儿子Fabrice和Jean-Jacques。
家人与学生谈Denis
 
  孙 (Di Dubourdieu):嫁给Denis的儿子Fabrice的哈尔滨姑娘
  邓欣雨(Crystal):Denis在葡萄与葡萄酒研究院的学生
 
01:第一次见Denis是在怎样的场合?初印象怎么样?
 
  Di: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我与我先生Fabrice认识了一个多月,他就带我去见他父母。那是一个品鉴会兼新书发布会,Denis的新书刚出版,现场有许多粉丝来品尝他们家的酒。我当时就觉得他像一个明星,所有人都簇拥着他,所有的人到了现场都要跟他打招呼。而Denis则泰然自若,有点明星范儿同时又很有气度,是一个大学者的气派。我的初印象是Denis应该是一个很有名气的人,当时我们在现场就简单地点个头,说了一下你好而已。两人之间有种距离感,觉得他好像有一点点高不可攀。
 
  Crystal:第一次见到Denis是在学院的课堂上。当时觉得他是非常博学、严肃和严谨。他在学生中的威望很高。
 
02.与Denis认识之后,印象有没有变化?
 
  Di: 事实上,他是一个非常有学识,非常真诚也很关心别人的人。我后来从婆婆口中得知Denis年轻的时候比较寡言,喜欢钻研科学和埋头写论文,并不太懂人情世故。后来他成为了教授,特别是当了葡萄与葡萄酒研究院的院长之后,需要与人做很多沟通,很快变得全面起来。所以他人际关系非常广。他其实是非常和蔼体贴,又非常有学识的一个长者。
 
  Crystal:后来接触下来发现Denis是一个非常和蔼、平易近人的人,同时是一个非常值得尊敬和受人爱戴的导师。他很愿意为别人,愿意分享他无与伦比的学识以及对葡萄酒的激情。
 
03.你心中的Denis是怎样的?
 
  Di: 我们俩都是巨蟹座,他是7月1日生日,我是7月15日。其实我们俩还挺像,都是做事情对自己负责,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的人。Denis做事不做则已,一做就要做到最好,拼尽全力。有时我们俩相互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的想法,挺神奇的。每次我和他聊天都可以天南地北地从古典音乐聊到印象画派,再聊到美食米其林餐厅。Denis非常喜欢运动。Jane Anson的文章里说他在城市里呆不住,总喜欢往乡下跑,是真的。他喜欢骑马,也喜欢开帆船。我觉得他真是一个全能型的人才。而且他一直以来都很努力,也很成功。所以我觉得他的离去是有点天妒英才吧!他确实有点太完美了。
 
  Crystal: Denis很爱护和支持年轻人对葡萄酒事业的梦想和追求。当我翻译的《拉鲁斯世界葡萄酒百科全书》准备出版时,就是Denis抽空给我作的序。
 
04.关于Denis印象深刻的事?
 
  Di:说到我对Denis印象深刻的事,也是Denis对我印象改观的时候。那是我在葡萄与葡萄酒研究院读书时,我的酿造学课程教授就是Denis,课程的最后我们要考一道由他出题的20分的大题。当时他没向我透露任何一点关于考试的内容。考后他问记分的女士“我给我儿媳妇打了多少分?”因为是匿名评分的考卷,女士将卷子都拆开后,说:“你打了19分。”Denis非常惊讶,因为他记得非常清楚自己只给一张卷子打了19分,是最高分,评语是“完美”。他说:“那不可能是一个外国人写的卷子,因为没有任何语法错误和这个拼写的错误。”过后他给我打电话,说为有我这样的儿媳妇而感到骄傲。他以前可能觉得我就是一个很喜欢打扮的漂亮姑娘而已,没想到我是个这么认真学习的一个女孩。而我对Denis的改观是因为我上了他的课。他真是一个葡萄酒界的文人,或者说是一个诗人。他永远都可以用简单但富有诗意的语言,把非常难懂的科学问题解释清楚,化繁为简,言简意赅,是真正的大师级别。
 
  Crystal:Denis做事非常认真、细致和严谨。2014年10月底,我带一位朋友去参观Denis家族的酒庄。他做了非常精心的准备和安排。那时正值葡萄采摘的季节,他亲自带我们到田里,品尝感染了贵腐霉菌的葡萄,并告诉我们怎样的色泽以及糖度到达了什么程度,才是贵腐葡萄最佳的采摘时间。他从葡萄园的风土、管理以及酿造的艺术、技术还有葡萄酒的存储,都一一作了详细的介绍。最后在他家品酒时,他也对家里所有的酒都作了非常详尽的介绍和分享。
 
  他集科学家、院长、教授、酿酒顾问、酿酒师以及葡萄园庄主等身份于一身,平时非常忙,但似乎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葡萄酒科学领域方面的研究。即便他工作再忙,也依然坚持给学院的学生们授课,从而培养了一大批年轻酿酒师和品酒师。他上的课总是最受欢迎。记得D.U.A.D.俱乐部有一节白葡萄酒品尝课。波尔多所有有名的白葡萄酒酿酒师都来了,包括滴金庄、玛歌庄和奥比容庄的。那节课爆满,后面来的学生和酿酒师站满了教室的角落。在课堂上,学生和酿酒师们不断地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他都一一作出了耐心解答。
 
05.在Denis身上学到什么?
 
  Di:我从他身上不仅学到了葡萄酒的知识,最重要的是一种做人的态度。他总跟我说:“很多事情你都不用太担心,尤其是在做生意方面,有时必须顺其自然。”他既有生意头脑,又有学者的儒雅,也不会势利眼。我觉得他就是上天的宠儿,智商情商都非常高。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关于经商的本领,譬如如何销售,然后如何保持人际关系等。
 
  他让我很感动还因为他桃李满天下。他教了很多学生,我常能在不同场合遇到人跟我说:“你知道吗?我年轻的时候是你公公的学生。”许多人都记得他对葡萄酒的激情和科学的严谨,以及从他身上学到知识和做人的规范。所以觉得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中国女生,可以嫁到这样一个非常有学识,然后非常有大家风范的一个学者家里。这确实是我的荣幸。
 
  Crystal:Denis对葡萄酒的执着和热爱,以及难以遏制的与人分享的热情,还有他丰厚的学识以及对美酒的热爱,都一一指引着我。他教我忠于自己的内心,在葡萄酒朝圣的这条路上,坚定不移地向前进。
 
06.与Denis的一些珍贵记忆?
 
  Di:有一次我谈生意遇到挫折,Denis对我说:“生意上的事就是风水轮流转,这次不成肯定以后也会成的。”他还说:“你不要担心,虽然你在葡萄酒行业是新人,但是你的人生阅历和经历其实已经非常丰富了。”当时我觉得,哇,多好的一个公公,一个导师!他简直是一个精神和人生的导师。只是很可惜,我还没有学到什么他就已经走了。最可惜的是我的小女儿还没有真正认识他。虽然小女儿知道Denis,她偶尔也会跟我说:“爷爷睡觉,爷爷睡觉。”就是我告诉她说:“爷爷长眠了,爷爷要一直睡觉,你才看不到爷爷了。”其实Denis既喜欢运动,也很会享受生活,只是他之前工作实在是太忙了,才让身体垮掉了。所以通过这个事情之后,我觉得有时候功名利禄真的没有什么意义,最重要还是健康,然后要活得开心快乐。我也希望通过自己,将他这种正能量的思想带给别人。所以建议大家一定要放平心态,生活其实并不至于功名利禄,更重要的是生活本身。
 
  Crystal:每年圣诞节前后,我都会邀请Denis和师母Florence在波尔多的同一家餐厅吃晚餐,餐桌上Denis会亲自点酒,我们一起分享美酒的美妙时光。记得去年他点了一瓶2008年的凯龙世家(Chateau Calon-Segur),那是他做酿酒顾问时,他学生酿的酒。每次打开酒时,他都能娓娓道出其中的故事:美酒的芬芳,还有那年的天气、阳光等。那顿饭的空瓶子被我一直珍藏着,那会是永久的纪念。